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人物 魅力人物 查看内容

石丽平:苦涩的泪酿出甜蜜的汁

2021-9-14 15:54|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2815| 评论: 0

摘要: 对于苗家女子石丽平来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平凡的苗绣传承中把指尖技艺转化为指尖经济...
  谁说女子不如男?且看苗家女子胜过汉!

  对于苗家女子石丽平来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平凡的苗绣传承中把指尖技艺转化为指尖经济,能够由一名边远山区的贫苦农家女成长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石丽平享受的甜蜜的汁,是由多年来流下的苦涩的泪酿出的。

  痛心的泪:创新刺绣工艺的“石专家”

  苗族没有民族文字,绣画就是一种文化表达、一段历史记载。因此,苗绣被称为“穿在身上的史书”,千百年来,苗族同胞们以线为笔,以布为纸,悄无声息地记录着本民族的历史民俗和文化。苗家女孩,大多从小就开始学刺绣。待到出嫁时,她们会穿上自己亲手绣的嫁衣。

  石丽平家祖祖辈辈对刺绣情有独钟,一直有特殊的刺绣手艺,刺绣也就成了石丽平家中的一项特殊职业传承下来,这项职业让石丽平从小就有着深厚的情感。大约在三四岁的时候,母亲就手把手地教石丽平摸索怎么用针、怎么走线、怎么绘图,渐渐地,石丽平也就学会了拿针配线。长大以后,石丽平逐步清楚,靠现有的刺绣技术,刺绣行业的发展是没有多大希望的。

  为了掌握过硬的刺绣功夫,石丽平背井离乡外出遍访名师,钻研刺绣技术,创新刺绣工艺。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迁向城市,只剩孤寡老人和小孩留守村里,使得松桃刺绣技艺传承出现断代。而老一代刺绣艺人相继离世,刺绣技艺濒临消亡。刺绣的现状让学成归来的石丽平流下了痛心的泪,她毅然决定从事苗族刺绣的传承、保护和开发。从2000年开始,她用8年时间,徒步3万多里路,收集刺绣资料,整理刺绣历史,记录刺绣经历。

  2008年12月,石丽平组建了松桃苗绣团队,努力留住民族手艺,使之代代相传。石丽平最喜爱的是盛开在梵净山上的鸽子花:“我希望苗绣能像鸽子花一样,经过世事变迁,还能留存下来”。中国特有的“鸽子花”,学名珙桐,为落叶大乔木,是第四纪冰川孑遗树种。春末夏初,珙桐花盛放,远远望去,宛如展翅欲飞的白鸽。石丽平将传统图案“鸽子花”进行改造创新,与苗族文化、现代时尚元素融合创作,现在,石丽平已经成了全国有名的刺绣工艺“石专家”。

  艰辛的泪:培育刺绣后人的“石老师”

  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吹响以后,思维敏捷的石丽平突发奇想,能不能将刺绣“指尖”文化转变为“指尖”经济,让刺绣在传承的同时带动贫困户发家致富?主意打定后,石丽平就以助脱贫、稳就业为重点,以松桃刺绣技艺为载体,立足省内,瞄准中国,放眼全球,做大做强刺绣产业经济。积极开展跨省培训,为湖南、重庆、云南等武陵山区脱贫攻坚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为了培育刺绣后人,石丽平不知流下了多少艰辛的泪。截至目前,石丽平的松桃苗绣公司先后培训了1万多名绣娘,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建立了100个扶贫工坊,帮助包括贫困户在内的4000多人实现稳定就业。 一针一线,惠及成千上万的群众以及她们背后的家庭,无不令人敬佩。


  刺绣不单单是培养了“绣娘”,同时也培养了“绣爷”。1998年,年仅23岁的松桃苗族自治县妙隘乡村民杨光荣在福建的一家煤矿厂打工,突发意外石头砸伤腰部神经,导致下半身全部瘫痪。返乡后,他靠着低保金和残疾人补助,勉强维持生活。

  2017年,脱贫攻坚战打响,石丽平带着刺绣团队到乡里培训刺绣,这给对生活几乎失去信心的杨光荣带来了希望。忆起当年情景,杨光荣依然激动:“幸好遇上了石老师!她了解我的情况后,对我特别照顾,鼓励我学好刺绣”。在石丽平的帮助下,杨光荣拿起针线,努力练习掌握刺绣技法,加入了松桃苗绣公司。现在,杨光荣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十分满意:“石老师和大家很关心我,工作也稳定,每月还能存下钱”。“进入公司工作后,他不仅在生活状态上得到改观,精神面貌上也变得乐观自信。”石丽平说,在杨光荣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他身残志不残活得有尊严,还可以看到他身上满满的正能量。

  2019年5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贵州调研“脱贫攻坚,人大代表在行动”时,对石丽平给予高度评价:“石丽平代表通过公司,用心用情培训,帮助贵州、湖南、云南的绣娘们从刺绣当中学会这门技能。一个绣娘学会了,一个月最低挣2000元,而且是自由加工,自由选择时间。一个贫困户家庭,如果一个绣娘每月一两千元,一年下来至少一两万元,脱贫就有保障了,这样的人大代表贡献是很大的”。

  酸楚的泪:关心刺绣员工的“石大姐”

  石丽平不是把员工当作下属,总是把员工当作姊妹,员工们亲切地叫她“石大姐”。

  今年33岁的王怀敏,是在2011年加入松桃苗绣公司的。一开始,她是兼职刺绣,现在专门到公司上班,收入稳定,撑起了半边天。在她眼里,石丽平是一个为员工着想的好领导,“石大姐常常站在员工角度考虑问题。平常里,绣娘们要照顾老人小孩,她就让大家自主安排,家里有事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就行”。

  绣娘田应芝,是松桃苗绣公司的老员工,一个月基本能拿3000多元工资,给家里减轻了不少负担。“我们都很感谢石大姐,她给大家提供一个很好机会。公司按件支付酬劳,完成的作品越多越好,收入就越高”。

  石丽平的关心,赢得了员工们的尊重。2020年,当得知石丽平要到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时,公司13位绣娘主动克服工资不高的困难,背着石丽平悄悄行动,抽出大量时间义务为她缝制一件进京开会的“鸽子花”绣衣。因为疫情期间不能聚在一起干活,大家就分了工,四人做云肩,四人做裤子,还有人做袖子、盘扣子。去北京前,大家把做好的绣衣交给石丽平,看着她穿上:“看看,这就是你的衣服嘛,穿着有漂亮苗绣‘鸽子花’的服饰上北京,让大家都知道咱绣娘脱贫的故事”。听着绣娘们的一番话语,想着绣娘们的工资太低,看着绣娘们的灿烂笑容,石丽平当场流下了酸楚的泪。在“代表通道”上,石丽平向中外媒体亮出了“成绩单”:以“鸽子花”为载体,绣娘们用勤劳的双手,创造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民族自主品牌。

  忧愁的泪:攻克刺绣艰辛的“石三郎”

  不扩大生产,企业发展无望;若扩大生产,企业会面临重重困难。在维持原状与扩大生产的两难选择中,石丽平感到非常担心,流下了忧愁的泪,当起了敢于拼命攻克刺绣艰辛的“石三郎”。2018年,石丽平的公司急需采购一大批原材料,由于公司前期投入大,资金周转难。石丽平冒风险,顶压力,一面协调信用联社贷款发展生产,一面充当材料采购员联系厂家购进材料。石丽平拼命的精神深深地感化了信用联社负责人,经过积极对接与深入调查,信用联社授信贷款2600万元用于支持其企业发展。2018年9月,信用联社为石丽平发放37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帮助其度过了“生产”这道难以越过的“坎”。

  2019年,石丽平积极响应党和政府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召扩大刺绣生产规模,助推广大农村妇女创业就业。然而,扩大生产需要扩建织房、绣房,增加织布机、绣架等设备,为解决资金不足难题,石丽平再次向松桃联社申请贷款。松桃联社深入了解生产经营状况,发放贷款430万元,助其攻克了“扩产”难关,扩大了生产规模,现有织房3600平米、绣房1600平米、织布机85台、绣架560台、刺绣基地6个、织布基地5个。

  2020年1月初,一家绣布公司为回笼资金,紧急降价处理布料。石丽平得知采购这批布料可给公司节约近一半的成本,立刻联系了松桃联社发放150万元贷款,既为苗绣公司降低了经营成本,也为刺绣产业赢得了发展先机,同时降低了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助其度过了“减产”这道难关。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贵州时为苗绣点赞:“把苗绣发扬光大,传统的也是时尚的,苗绣既是文化,又是产业”。石丽平说:“习近平总书记的点赞让我们深受感动,倍受鼓舞,我们要把刺绣让年轻人用起来,让苗绣活起来”,“创新是最好的传承,使用是最好的发展,松桃刺绣将坚持保护传承和创新应用两条腿走路,用产业反哺非遗、反哺传承”。

  苦涩的泪酿出了甜蜜的汁,今天的松桃苗绣已经销往67个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刺绣花鼓、鸽子花系列还成了外交部和联合国指定的外交礼品、和平礼品,得到了世界认可。目前,石丽平主办的贵州省松桃梵净山苗族文化旅游产品开发有限公司累计培训苗绣、服装和银饰加工技术人员5700余名,辐射县内外26个地方,带动3800余名绣娘实现家门口就业。(刘振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