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新闻 武陵片区 查看内容

贵州务川:灰了豆腐 富了村民

2017-3-5 23:0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9384| 评论: 0|来自: 人民网-贵州频道

摘要: 在大家还在寻找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等输血式扶贫出路时,柏村镇雷家院的村民却从最在行的“老手艺”入手,传承农特产品灰豆腐的传统手工艺,几十年来风雨无阻,硬把过去的“老手艺”变成了如今的“金饭碗”,不等不靠 ...
贵州务川:灰了豆腐 富了村民

在大家还在寻找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等输血式扶贫出路时,柏村镇雷家院的村民却从最在行的“老手艺”入手,传承农特产品灰豆腐的传统手工艺,几十年来风雨无阻,硬把过去的“老手艺”变成了如今的“金饭碗”,不等不靠不要,自力更生脱贫致富,提前奏响了幸福生活的乐章。

传承手艺自强不息

一大早,唐明英就乘坐柏村第一趟客车前往县城进料,买了两麻袋共90斤黄豆回来。 “买这点不如不去买啊,看你做这些事情,不想说你了....” 刚一下车,唐明英就被在站点等候接货的丈夫雷时宾劈头盖脸地数落着。 原来,平时定时运货的车坏了,唐明英不得不自己去采购,但是都晚去一步,供货商的黄豆所剩无几。 “这点原料能做多少灰豆腐啊,怕只能跟客户道歉咯”,雷时宾十分担心,因为近几天大小订单都有200多斤。 雷时宾说,他们全家都靠卖灰豆腐为生,夫妻俩坚持了20年,这一路来,经历了太多的辛酸苦辣,还好都撑过来了,现在日子越过越有盼头。 在雷家院,雷时宾算得上是全寨靠卖灰豆腐发家的开路人。 20年前,一次与外地朋友在道真聚餐时,听友人直夸桌上的灰豆腐味道相当不错,雷时宾突然想起了家乡灰豆腐的味道,心里思量着:“如果这也是美味,那家里的灰豆腐岂不是极品”。 于是,雷时宾开始了他的计划,他要将老祖宗留下来的灰豆腐制作手艺传承下去,让更多人品尝来自家乡的美味。 说的容易做的难,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家庭背景下,夫妇俩做灰豆腐原料都是靠劳作自给自足,他们每日起早贪黑,将做好的灰豆腐拿到集市上卖,然而无数次都是血本无归灰头土脸的回家。

“很多次想过放弃,但是都因为不甘心一直坚持”,雷时宾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雷时宾夫妇已有了稳定的收入,他们的纯手工灰豆腐逐渐被四面八方的人熟知并欢迎。

灰豆腐吃香“走四方” 听说卖灰豆腐也能挣钱,雷家院越来越多外出打工的村民也回家来“吃”这个“金饭碗”。如今,全寨165户400多村民,有65%的人都以此为生。 “卖灰豆腐脱贫致富的也不在少数”。雷时宾说,“隔壁的雷世宽、对门的雷世堂、前街的雷金强......做灰豆腐也基本上十多年了,去年各家各户都花了几十万修了新房”。

炒灰豆腐

而雷时宾的新房早在四年前就已建好,如今,他每月需要支付三个孩子上学生活费3千多元,但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接下来,他还打算去考驾照买辆车。

从雷时宾的作坊出来,记者看到,一连几家村民都正在灶台前忙着炒灰豆腐。 “这还是淡季,不算忙,我们一天只能找个100多块钱”。雷时宾说,每年4-5月份是淡季,最忙在国庆后,尤其春节期间甚至一天炒12锅灰豆腐都不够卖,以批发价7元/斤、零售价8元/斤,平均每天都能收入500元以上。 谈及销路,雷时宾坦言,他们就是靠最传统的“口口相传”方式打通了市场,口碑就是他们的王牌。 “我们的灰豆腐之所以远近闻名是因为这里的青山绿水,生态环境很好”,优质的烧灰树源和清洗水源为做灰豆腐提供了最关键的保障,而且灰豆腐制作工艺复杂,有“泡、磨、滤、压、切、洗、炒”等工序,环环都有时间讲究,味道也因其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据了解,随着雷家院灰豆腐的知名度不断提高,如今,这里的灰豆腐在外已以“柏村灰豆腐”为“品牌”而名声大噪,很多人都慕名购买,还有不少其他乡镇的村民到雷家院拜师学艺。 同时,结合市场需求,为方便群众购买,柏村灰豆腐还在县城和遵义分别设立了1个代销点,纯手工的绿色农特产品备受重庆客人青睐,还远销浙江、上海等地。 游逛整个寨子,记者发现,全寨挨家挨户几乎都是老宅配新房。雷时宾解释说,老宅是作坊,新房是村民们致富后修的安乐窝。

众人拾柴火焰高

“这是浙江的,这是珠海的、余庆的......”雷时宾一边翻着手机一边给记者介绍他的客户。

每一个打进来要货的陌生号码他都会认真存好,靠这种执着积累,现在雷时宾已经获得了三家大饭店的稳定订单。

在雷家院,村民们还会“资源共享”,大家互相介绍客源,有活一起干,有钱一起挣。而且不管大单还是散单,他们都认真对待每一单。

如今,除了外出务工的,在家的村民几乎都在卖灰豆腐,除了灰豆腐,他们也附带买豆腐和豆腐干,年均收入3万元左右。

“从白手起家到共同发家,从默默无闻到远近闻名,难以想象”。柏村镇党委书记黄显这样描述雷家院的蜕变,“我最敬佩的还是村民自力更生的决心和毅力”。 “看到这种靠自己勤劳双手脱贫致富的村民,我们基层干部很是欣慰和自豪”, 黄显说。 在雷家院村民的影响下,镇里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进来,灰豆腐这种“短、平、快”的传统产业为年轻人提供了脱贫新路,也为贫困老人养老提供了保障。

“那些困难的老人基本上每月卖几次灰豆腐就能支付自己的生活费”。 尽管市场效益乐观,但柏村灰豆腐还没有真正注册商标、包装上市,这种难得的纯手工农特产品目前仅凭着“口碑”走上大众餐桌。

黄显说,为避免农户孤军奋战,接下来,柏村镇将积极招商引资,引进龙头企业发展灰豆腐传统产业,并探索建立新的生产专业技术协会,统一标准,培育品牌,以推行“公司+村委+基地+农户+销售”的产业扶贫模式,让柏村灰豆腐成为更多农民致富增收的新产业。

同时,充分利用电商扶贫拓宽销售渠道,在全县15个乡镇已建立的51个镇(村)级商务服务站点全覆盖推送灰豆腐农特产品,助推“黔货”出山。(申遇兴)

编后:“精神贫困”是扶贫攻坚的最大敌人,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各级帮扶干部送知识、送技术、跑资金,一门心思要让贫困群众尽快掌握致富技术、走上致富道路。但是,个别贫困户却习惯于等靠要,热衷于输血式扶贫。群众自寻出路,自力更生越显难能可贵,雷家院的“脱贫记”,从荆棘中萌芽努力生长到众人看得到的高度,这样的命运改写弥足珍贵。真正摘掉贫困帽,要从根本上为贫困户“扶智”“扶技”“扶信心”,激发困群众内生动力,拒绝培养“懒汉”。打赢脱贫攻坚战,不能唱独角戏,而要演大合唱。脱贫攻坚战的主角是广大贫困群众,帮扶干部只能当助手、做助攻。这样的脱贫攻坚才真正出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