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人物 魅力人物 查看内容

有一种缘分叫"多缤洞"

2018-5-24 11:26|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11706| 评论: 0

摘要: 在我的朋友中,有一位兄长,文能捉笔挥毫侃侃而谈;武能上山犁地下河驾船;智能把脉时代紧跟前沿;勇能秉持初心百折不弯..
  在我的朋友中,有一位兄长,文能捉笔挥毫侃侃而谈;武能上山犁地下河驾船;智能把脉时代紧跟前沿;勇能秉持初心百折不弯。说他是文人,他却有着雄心勃勃的商业手笔;说他是商人,他又有着为梦鼓呼的浪漫情怀。当这样一位文武兼备智勇双全的才子,与一座生成于亿万年前风光旖旎却鲜为人知的巨型溶洞,不期而遇,缘定三生,那番人、洞相牵所演绎出来的传奇,该有着怎样的精彩?



  身在泥土  心在云端

  三年前,我得到了一本装帧古雅的图书,名为《贵州绿茶》。翻开来,图文并茂,很受吸引,一口气读完。掩卷之余,深感作者的见多识广且用心良苦。彼时,具有现代意义的贵州绿茶品牌正处于初创阶段,作者敏锐地预见到它如火如荼的发展前景,适时编成此书,被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王富玉高度评价为“一本推动黔茶出山的外宣手册,一扇了解秀甲天下的贵州绿茶的窗口”。当该书成为第一本在全国新华书店上架销售的贵州茶文化类图书,并成为贵州省部分大中专院校及贵州省青年创业就业培训指定教材时,我也于2013年北京的深秋时节,有幸结识了本书的编著——吴枫先生。

   因为同属一个地级市,同饮一条乌江水,我们算是大老乡。以其年长于我,呼之为“兄”,俗称“枫哥”。吴枫性格豪爽热情,与朋友交往能容人所短,学人所长。因此,每到一地,他都有很多“兄弟伙”。吴枫说,正因为有大家的支持,他才勉力做了一些“想得美”的事,比如出版这本关于贵州绿茶的书。


  这次见面后大家聚餐,所在皆是同乡,席间自然弥漫着浓浓的黔东风情。善于热场子造气氛的茂澎兄弟唱起了土家山歌。吴枫听罢兴致大发,一筷子敲下去,碗碟脆响,一连串乡间说“福事”的四言八句喷薄而出,令听者如醉,欢笑之余也足见他受武陵山区厚重的地方文化濡染之深。我更觉得《贵州绿茶》这本雅俗共赏的图书,理应出自这样风趣多识的文化学者。

  但吴枫并未把自己当作学者,仅自称是“贵州文化的吆喝者”。这虽属自谦之语,却甚是恰当。笔者走在京城的街头,常被人问及是否来自“桂林的贵州”。人知有桂林而不知有贵州,身为贵州人,每念及此,不禁汗涔涔而泪潸潸。贵州奇山秀水,蕴宝无数,并非没有文化,却少有人知,皆因宣传不广的缘故。而吴枫所做的,正是将丰富多彩的贵州文化,用通俗易懂且民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吆喝”给山外的世界,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并了解这片多姿多情的土地。

  “吆喝”一词的灵感,应该来源于他的祖辈。吴枫出生于思南县乌江边的大山深处,祖父与父亲都有着在乡间“赶转转场”的行商经历。乡场上做买卖是需要吆喝的,同理,把文化做成产业,也需要借助吆喝的方式来让受众了解相关内容,吆喝者在市场经济形态下互通有无各取所需,既满足了大众的文化需求,又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吴枫说:“文化产业要招招逼进市场,应该利用文化公司的传播功能,来追求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做文化不要忌讳谈钱,而是要向好莱坞学习,既输出价值观,又赚得盆满钵满。所做项目,题材定位要精准,切合当下社会主题。”他十分赞赏好莱坞借视觉震撼与价值观输出相结合来全球圈钱的商业模式,实则他的“文化吆喝”论也与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是在此思想的主导下,他的《贵州绿茶》一书才编得又叫座又好看。尤其令人惊叹的是,吴枫已把文化传播公司开到京城来了,并喊出了“根植贵州、落地北京、面向全球”的豪言壮语。

    下一次见面,是在2014年的夏天,又恰逢吴枫的扛鼎之作——全国第一部省级酒典,也是贵州省第一部最具权威性、知识性与完整性的酒类工具书《黔酒宝典》问世。厚厚的一本大书,洋洋洒洒一百多万字,从黔酒溯源、黔酒地理、黔酒文化等九个方面详实记载了孕育出名扬中外的“国酒茅台”的贵州酒业的发展历程,并配置了近千幅实景图片。且延续《贵州绿茶》的亲民风格,图文并茂,通俗易懂,虽是行业类用书,我这样的外行,也能藉此登堂入室,一窥黔酒的博大深邃。


  而此书更是见证了吴枫的功力。当初他应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录生老人之请,为贵州酒业编写这部志书,是出于骨子里的奔放与热情。接下任务之后才发现,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便只有硬着头皮做下去了。从确定内容体例到图书版式,他先后熬了二十多个通宵。而为了获取第一手资料,除过到贵阳各大图书馆去查阅相关资料外,他又不辞辛苦地在省内走访了许多生产厂家。记得在拍摄赤水河古老的纤道时,他顶着酷暑,冒着危险,踩着碎石,钻着荆棘,艰难地下到河边。同行的人们在公路上高喊:“枫哥注意安全!”殊不知此时的吴枫正忍受着炼狱般的煎熬。但就是凭着这种舍我其谁的拼命精神,从立项到成书,仅用两年的时间,他就编纂成了足以传世的《黔酒宝典》。

  当朋友们钦慕吴枫在传播贵州特色文化方面所获得的掌声时,他却将其归功于“想得美”。的确,吴枫有着无穷的创业热情与激情,敢想,还敢于行动。他认为,要先想得美,才会做得美。做文化产业尤其要有梦想,不仅要能具体阐述自己的梦想,更要能让其落地,为大众所接受。所以,每一个想法出来,他都会乐观地告诉自己,只要做起来,就能看到希望。

  而纵观吴枫的成长经历,也无处不充满了“想得美”。孩提时,“赶转转场”的父亲告诉他,长大后最好是走向城市,别在山沟里转一生。因为“想得美”,他负笈县城求学,离开了群山环绕的家乡。在思南上中学期间,他看遍了县城所有的书摊。又因为“想得美”,他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奔走于一个又一个城市,看到了书上描绘的平原和大海。自主创业后,也是因为“想得美”,他以布衣之身吆喝贵州文化,取得了人所共见的佳绩。

  由此可见,“想得美”里倾注的是吴枫的情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有梦想和情怀,人活着要追求一种价值”。这个认识源自他对北京故宫太和殿的参观。他当时想,文治武功特别厉害的皇帝坐在金銮殿上,目之所及也许就是天安门、正阳门,但他的视界里面已洞穿华北平原,过黄河,跨长江,到岭南,心里装着的一定是广袤的疆土!做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和气度,一定要站在一个较高的层面上,从大格局、大情怀的角度来审视与指导自己的立身处世,有了气度、魄力和情怀,就有了做事的基础。

  因此,“想得美”的吴枫,在完成《黔酒宝典》之后,又开始着手《舌尖上的黔茶》、《稀奇古怪看贵州》、《黔茶大典》等传播贵州特色文化的图书的编纂。

  而他还有两个远景目标,更是“想得美”:

  一是沿袭祖辈“赶转转场”的方式,用文化产业创新思维把贵州少数民族文化,沿“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做海外展出,去巴黎、伦敦、米兰、新加坡、维也纳等地“赶转转场”。吴枫说,贵州是一个充满多元化少数民族元素和原生态人文旅游资源的内陆省份,是一块风土人情浓郁的世外净土,就像歌里唱的“奇风异俗动魂魄,山情水韵入梦来”,能给人以心灵的震撼并留下无穷的回味。他选了“水书与水书先生”,“傩戏与傩艺师”,“土家十里红妆”等课题,打算用实物再配以相应的文字、图片、影像等方式将贵州民俗文化介绍给世界,赚洋人的钱。

  二是完成“导演梦”,拍一部电视剧和两部电影。电视剧名曰《海椒花开》,以有“辣界第一女神之称”的艰辛创业终获大成的贵州老干妈陶华碧为原型,打造中国版的“阿信”和“大长今”形象,拍一部40集励志电视连续剧。电影之一名曰《蚩尤大帝》,以远古华夏三祖之一的蚩尤为题材,做一个“阿凡达”与“封神榜”的混合体,打造成一部既有文化深度,又有视觉冲击力的东方大片;之二名曰《救赎》又名《石门坎》,以100多年前英国传教士伯格理到贵州威宁石门坎传教的经历为故事背景,诠释中西方文化碰撞与交融的过程及其对社会的改变意义。

  人生不能没有梦想,即使身在泥土,也要心在云端!而这,就是吴枫的情怀与气度。

  多缤洞的前世今生

  再一次见面,吴枫更“想得美”了,他在为实现自己的两大文化梦想继续努力的同时,竟又分身有术,打起了旅游业的主意。只因一个名叫“多缤洞”的极具开发价值的巨型溶洞,不期然地闯进了他的生活。

  说起这个多缤洞,很有来头。字典上对“缤”的解释为“繁多而凌乱”,对此洞而言,可谓一语中的。多缤洞就像早些年乡间常用的包罗万象的历书,荟萃了自然风貌、人文历史、开发利用等多方面纷繁复杂的信息,不能不令人对其注目。

  从地理位置来看,多缤洞位于贵州省息烽县九庄镇与修文县六桶乡交界的凤凰山下,处在省城贵阳和历史名城遵义之间,距这两座城市均不过百里。从时间上来说,处在黔中喀斯特地貌发育最完整区域的多缤洞,生成至今已有上亿年的历史。从结构上来讲,多缤洞属多层巨型溶洞,共分五层,一二层以暗河为主,三四五层以旱道为主,主要由六支水洞与七支旱洞组成,共有16个洞口,72个洞厅。1984年,贵州省科学院探测考察此洞,探明长度为21.4公里,这样的长度在世界上也属前列。从景观上来评价,多缤洞集多洞为一体,容水陆于一身,洞洞相连,景观各异,地形结构复杂,地面堆积物丰富,钟乳石种类齐全,堪称旅游、探险、科研的理想之地。

        而说起多缤洞的历史,就令人想起明代大儒王阳明。当年王阳明被贬黔中龙场驿,多缤洞即属其治下。现今多缤洞口存有一联:“觅得桃源这落座,能安梓里我补天”。此联虽证实为民国十三年(1924年)由地方绅士王道陈所刻,却颇能想见阳明先生当年在此开蒙启智的盛景,感受到他一番孜孜济世的遗风。


  多缤洞的名字也颇多曲折。民间俗称“躲兵洞”或“永安洞”,皆因战乱频仍的年代,当地老百姓隐匿洞中以求安生而得名。又据修文县志记载,民国十三年,里人集资修整此洞,更名为“休息洞”。而1984年,贵州科学院有关专家在深入细致地考察该洞后,依据洞内景色千姿百态的特点将其重新命名为“多缤洞”。一个洞名,一变再变,从侧面反映了黔中地区不同历史时期的兴衰变迁。若说“躲兵洞”、“永安洞”或“休息洞”体现的是以往人们对于和平生活的企盼与热爱;那么“多缤洞”则体现了现代社会对这天造地设的自然仙境的喜爱,和将其开发为旅游景点以适应人们物质文化生活需求的愿望。

  然而,从1984年贵州科学院科考完此洞至今,除中途有过一次不太成熟的开发以外,多缤洞的庭院仍然深深深几许,紧锁着满园春色。而当年被学界与之并称为贵州岩溶洞穴三大奇观的安顺龙宫与毕节织金洞,早已成为了蜚声中外的著名景点,每年吸引着大量海内外游客前往探奇览胜。

  但多缤洞就如同深巷里的美酒,山谷中的幽兰,因其自有的芬芳,注定不会沉寂太久,尤其是当它遇见了这位名叫吴枫的文化学者之后。

   当吴枫与多缤洞相遇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机缘巧合。2014年年底,当同为《黔酒宝典》图书编纂同事的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录生老人再次找到吴枫,希望他能做一点口述历史方面的工作,为贵州现代社会的发展留下一些宝贵的见证资料时,他欣然应允。第一位采访对象就是当年参与多缤洞科考的贵州科学院的老专家刘怀侠。刘老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发现该洞的科研与旅游价值及为其更名的经过。回来一整理采访资料,对市场方向比较敏感的吴枫就有些坐不住了:自然禀赋这么好的溶洞景观湮没于山野,实在是太可惜,无论从哪方面入手,它都完全可以作为一篇大文章来做!

  周末,吴枫带着满心的好奇去多缤洞一探究竟。没曾想这一探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不仅自己探洞,还带人探洞,带亲人、带朋友、带专家、带投资商、带工程队……一年下来,他先后进洞达100多次,并4次走通已堪明的21公里洞程。

  吴枫说他与多缤洞仿佛是命定的缘分。喜欢洞穴探险的朋友们都知道,地下世界迷境重重,稍有不慎,就可能危及性命。而吴枫进洞百余次,数次涉险,却都能化险为夷。不仅有惊无险,还领略了无穷的美景,感受了无价的亲情,通过了意志的考验。

  多缤洞内有一处奇特的“天窗”景观,人称“望天洞”。洞口东西窄南北长,与台湾岛的轮廓惊人相似。由于洞口与洞底相距150多米,每天阳光能照到洞底的时间极为有限。而吴枫第一次走到望天洞时,就邂逅了此生最难忘的美景——阳光正巧掠过洞口,一道七彩的光瀑霎时泻入洞底,光瀑中闪烁着洞口植物曼妙的身影,更有无数鸟儿的啁啾和鸣点缀其间。洞口的热闹与洞底的安静无缝融和,营造出不是仙境胜是仙境的圣洁氛围。这是照拂了多缤洞亿万年的时光啊,它就这样轻轻柔柔地把吴枫裹在了永恒里!就像在梵净山金顶沐浴到了有缘得见的佛光,吴枫双手合十,虔诚地跪下了。这一跪,就把吴枫的心与多缤洞紧紧连在了一起,他发誓一定要把多缤洞推介给所有热爱洞穴探奇的人们。

  有一次,他带着两个儿子进洞,行进中,一条支洞赫然入目。吴枫就让儿子们在洞外等候,他自己前去一探究竟。就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般,“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洞厅里的景观异象,令人忘返。吴枫如痴如醉地欣赏着这雄踞亿年的绝世美景,沉醉不知归路。而洞外左等右等不见父亲归来的两个儿子却急坏了。他们高声呼喊着爬着滚着挤进洞里,来寻找忘身世外的吴枫。仿佛是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父子三人在洞内相拥而泣。而令吴枫流下热泪的,除了亲情,还有这大自然无私馈赠的佳景。

  就在二十多天前,为了规划二期开发,将洞内游览行程控制在两小时以内,吴枫与相关工作人员再次进洞。他们在已探明的洞端放上照明标志,然后从另一个洞口进入,向标志前进。不料在离终点30米远的时候,危险来临了!脚下是数米深的石壁,底端是深不可测的水潭,即使冒险下到水潭游到对岸,也难以攀上对面成九十度直角的绝壁。而后退更是不可能的,来时路一样的险绝,且花了三个多小时,若原道返回,单体力都难以支持,更遑论其他。前无去路,后无退路,怎么办?此时,他们发现旁边的石壁上有一个小洞可以钻到对岸。但体格较为魁梧的吴枫要从这样曲折的小洞中爬过去,无疑是一场艰巨的考验。他将头探入洞内试了试,还好,能过。于是,他将外衣脱掉,口衔电筒,开始了艰难的穿越。当时,他已经出现了低血糖反应,但他努力稳住情绪,硬是在这个绝境中战胜了自己,平安爬到了对岸!

  多缤洞等了亿万年,等来了一个吴枫;而吴枫踏遍千山万水,也只情牵一个多缤洞。形象地说,当多缤洞与吴枫相遇,就如同优质面粉碰见了优质酵母,只等一个华丽的转身,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就将是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精美糕点。

  路漫漫修远上下而求索

  吴枫要当“洞主”了。消息传开,不光是亲人,朋友们也很不理解:本来已经在文化产业中做得风生水起,为什么又要另起炉灶,进军一个自己原本陌生的行业?

  但吴枫之所以是吴枫,就在于他有着过人的胆识和不一样的眼光。在对多缤洞“想得美”的激励和鼓舞下,他毅然决然地把自己扔在了一条未知的路上。

  吴枫深知,企业的失败,就在于闭门造车,信息不对称,思路闭塞,经不起市场经济的考验。为此,他做了多方面的准备。

  一百多次探洞所见,对多缤洞自然风貌与经济价值的谙熟,让吴枫充满了底气。成立“贵州阳明之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并与息烽县人民政府签订的投资开发协议,让吴枫有了政策的保证。北京大学国家软实力研究院、中华书院、中国避暑旅游联盟的参与,让吴枫有了智库的支持。贵州旅游业欣欣向好的大环境,让吴枫有了成功的希望。最重要的是,他做文化创意产业的那股“疯劲”又犯了,脑洞大开地说要跳出旅游做旅游,在游客中找游客,总之是一腔奇思妙想。他将多缤洞的开发定位为“贵州地心魔幻世界”(英文名“古特提斯世界海洋地质公园”),计划用千万只萤火虫,打造亚洲第一地下星空。还打起了迪斯尼的主意,号称将用目前最先进的全息3D、VR技术,打造中国最走心的地下世界景区,美其名曰“地心迪斯尼乐园”。整个顶层设计预算总投资4.6亿元,计划于5年内将多缤洞建成4A级旅游景区。一切的一切,只要行动起来!

   然而,真正要开发这样一个巨型溶洞,并使之成为世界级的旅游品牌,谈何容易。但吴枫既然与多缤洞结下了缘分,他就决心要坚持到底。

  在执行既定方案的过程中,吴枫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资金问题。

  钱从何来?吴枫不知道,身边的亲人朋友也不知道。

  刚拿下项目那一段时间,吴枫忙得焦头烂额。他的合作伙伴们分分合合,他的办公室一搬再搬,他在北京、贵阳、上海等地轮番奔走,寻找一切可能合作的伙伴……每次见到他,他都自嘲在“赶场”。他滔滔不绝地解说多缤洞的开发前景,不厌其烦地游说资本方看好这个项目,不辞辛苦地奔波在一场又一场见面会上……这其中的酸涩一言难尽,为了开发多缤洞,吴枫几乎尝尽了所有的无奈、孤独和创伤!

  诚如王阳明所言“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吴枫把最大的对手设定为自己。他自黑不是“枫哥”而是“疯哥”。他可以半夜从小河驱车赶往金阳的办公室,只为了躲开早高峰时期贵阳的堵车而不让投资商久等;他可以接到一个电话后,马上启程飞往北京面见投资商,只为了面对面的交流更能达到心心相融的效果……

  他以办公室为家,一年睡沙发的天数超过了三分之二。他有二十年的驾龄,车技娴熟,却有上百条违章记录,只因心不在车,魂牵洞里。他在山间小路上放逐,经常自己给自己发微信记录那些稍纵即逝的灵感,生怕错过每个灵光一闪的瞬间。他给员工放假,却把自己关办公室里,一沉思就是五六个小时,默默承受着无言的压力。撑起石头放不得手啊,吴枫逼着自己像一架永动机,从不停止思考,也从不放弃机会。

  吴枫说,他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就像他说的曾多次从正面、侧面都看过黄果树大瀑布,却没有俯视过,但他相信有一天他能够实现俯视,多一个维度,看到的景致就迥然不同。所有的条件都是人创造的,若等条件成熟,那我还能做什么?正因为没有钱,才要去挣钱,如果连自己都挑战不了,一切就都免谈了。

  七十三岁的老母亲不知道吴枫每天在忙什么,但却以一个母亲宽广的胸怀温暖着儿子的心。每个星期,老母都要亲自前往吴枫的办公室,为他打扫卫生,整理物品。每念及此,吴枫都哽咽难语。

  就这样,在亲人朋友的关切下,在“想得美就行动”的自我激励下,吴枫一步一个脚印,艰难地,然而也是坚实地,向着既定的目标,一往无前!

  吴枫认为,做景区开发,一定要符合市场经济体系,他把自己的公司定位为“旅游文化产业金融运营商”,把自己定位为“资源配置者”。近期内他还想在北京、深圳、香港等地组建投融资平台,与资本方进行有效沟通与对接,希望能将地方上的优势资源与各项资源整合在一起。

  对内,他则要求公司的员工们把所有的幻想都停下来,到现场去,踏踏实实做事去,能做多大的事就做多大的事。他知道,如果将资产包、资产格局、商业模式都做出来了,就有说服力,就能吸引国内最优秀的资本。

  在吴枫和他的团队的努力下,现在的多缤洞,每天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工建设。目前,他们公司已投资1000多万,在多缤洞做了大量基础设施工作,期待能够筑巢引凤,积极融资,加快景区建设的脚步。

  与此同时,吴枫还积极整合资源,准备在铜仁市德江县合兴镇打造一个占地1000余亩嘉年华式的旅游主题公园。

  行事如风的吴枫,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会儿听说他来了,待要见面又听说他走了。他腾挪转移,为了实现自己的事业和梦想,始终不懈地奔走在路上。

  行文至此,篇幅已经很长,想说的话却还很多,而吴枫就如他所编著的图书一样,图文并茂,深刻耐读,并非我浅陋的文字所能尽述。苏东坡说“立大事者,不唯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有感于吴枫的坚持与坚守,是为记,并以此自勉,也祝愿有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参与到多缤洞的开发中来,与吴枫一起,共同打造多缤洞梦幻美丽的明天!
高原水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