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散文|黎大杰:进入城市的麻雀

2018-6-28 09:1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11656| 评论: 0|原作者: 黎大杰(南充)|来自: 天下黎氏

摘要: 打开办公室门,一只麻雀立马被惊飞。这大概是一只没归宿感的麻雀,误入了办公室 ...
       打开办公室门,一只麻雀立马被惊飞。这大概是一只没归宿感的麻雀,误入了办公室。

  办公室窗户预留有一条不大的缝,这只麻雀是从缝中进来的。见我进门,麻雀扑棱着翅膀往透明玻璃窗上飞。这一飞,相当于头撞玻璃,“啪”的一声,麻雀弄出的声响反倒吓我一大跳。


  有麻雀进屋,这已足够让我欣喜了。

  我想,这只小麻雀肯定是从我曾经的乡村小树林中飞进城的。我虽无法猜测出它是进城的第几代雀孙,但我能准确判断这是一只稚嫩的小麻雀。

  因为它不如其他飞进我办公室的老麻雀老辣,见到陌生人就在屋内盘旋着飞,飞得高,屋里人够不着,然后再找准一个出口从容钻出去。

  这只小麻雀显然缺乏经验,它不敢乱飞,而是误把透明的窗户当成了天空,直往上面扑。每扑一次,就碰壁一次。碰上几次,头就昏了,先是在窗玻璃上方飞腾,后来慢慢没了力气,往下掉,落在窗台上,歇一下,再往上扑。

  我有些心疼小麻雀了,但又不敢说你往侧边飞呀,侧边有缝呀。我怕我的声音再次让小麻雀受惊。

  飞累了的小麻雀停下来,反身惊恐地回望了我一眼。只一眼,让我瞧出了无助。

  我放下公文包,缓慢向窗台移步。其实,我是在等待小麻雀自己能找到那条隙开的小缝。但我所做这一切,没让小麻雀增强自信,反而让它更慌乱,窗户被撞得啪啪响。

  不能让它再无望地乱扑腾了。我伸出手,很容易就捉住了它。小麻雀在我手心乱蹬,用尖嘴啄我。我手一松,小麻雀又飞了,又在窗玻璃上撞了一次。

  唉,每撞一次,我心口就微疼一次,痛惜一次。再次让我捉住就不轻意松手了,小麻雀在我手中睁着两只异常慌乱的小眼睛瞪着我,让我乱了方寸。

  我都不敢在手中欣赏这只漂亮的小麻雀了,直接拉开窗户,摊开手,小麻雀“呼”一下,飞走了。

  我看见,它身旁有几只老麻雀来接应,围着小麻雀上下左右纷飞,像是安慰,也像是庆贺。

  外面空间大如许,这只惊吓不小的小麻雀一下子飞得没了踪影。


  在村里的岁月,我也曾上树将稚嫩的小麻雀从窝里抓回家侍养,给它捉虫子吃,给它喂米饭,给它水喝,但一只都没养活。

  后来,我在网上查到一些资料,说麻雀不是玩物,很多人试图将其圈养,但没一人成功。失去自由的笼中麻雀成天会处于恐惧中,不食,不睡,哀叫,最后都会死去。

  麻雀是乡村之灵物。那时,乡下到处是麻雀,庄稼地里也是,铺天盖地的,它们在啄食虫子时,也糟蹋粮食。

  我的乡亲都是实诚人,他们曾错将麻雀当成有害之物,驱之,逐之,甚至还想灭之。但麻雀家族兴盛无比,聪明无比,它们知道田野里的稻草人都是假的,时常飞歇在上面。

  毕竟它们吃不了多少粮食,我的乡亲后来大都选择了原谅。

  一度地,麻雀在乡村失踪了。

  有人说,麻雀随打工者坐火车南下了,这话或许有些道理。那些年,庄稼种少了的乡村,养不活麻雀庞大的家族,它们只得飞到异乡去讨生活。

  这下,麻雀不是又飞回来了么?生态的乡村又把麻雀吸引回来了。麻雀是美丽乡村的试金石,它的选择,就是我亲爱的乡亲的选择。

  六年前,我家空调室外机里也安居有一窝麻雀,我一直想不通它们为何要在我家的空调室外机上筑巢。街道上的行道树,院子里的绿化树,不是都可以为家么?

  它们选择来我家,我将它们当作燕子一般的灵物,不去惊动它们,让它们顺利地孵抱吧。

  后来,我有所领悟,行道树换得勤,绿化树又低矮,都不适合安家。

  今年二月,一家小麻雀衔来好多干草和枯枝,又想来我家书房预留的空调孔筑巢。我依然选择默认,只不过空调孔太圆滑了,生不了根,弄得我书房里到处是干草和枯枝,最终没能搭成窝。

  小麻雀呀,要在城里找一亩三分地搭个窝过日子,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作者简介】

  黎大杰,本名黎杰。四川省作协会员,南充市嘉陵区作协主席,《凤垭山》文艺主编。散文、诗歌见诸于《诗刊》《星星》《绿风》《散文诗》《诗潮》《四川文学》《延河》《天津文学》《草原》《牡丹》、《人民日报》《中国教师报》《四川日报》《贵州日报》《甘肃日报》等。出版有诗集《阳光之上》《此情不关风月——黎杰诗歌精选》和散文集《给爱一点空间》《等爱的槐花》《此情不关风月——黎杰散文精选》旅游散文集《我想陪你看风景》等6部。2016年获四川散文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