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人物 魅力人物 查看内容

【思南名人录】贵州教育先贤——田秋

2018-10-24 09:3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7351| 评论: 0

摘要: 作为明朝官吏的田秋,深知贵州没有开举“乡试”的弊端,他在《开设贤科以宏文教疏》一文中说道:...
  




贵州科举之父

  勇于改革科举考试设置不合理弊端

  开启贵州科举考试先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作为明朝官吏的田秋,深知贵州没有开举“乡试”的弊端,他在《开设贤科以宏文教疏》一文中说道:

  “窃惟国家取士,于两京二十省各设乡试科场,以抡选俊才,登之礼部,为之会试,然后进于大廷,命以官职,真得成周乡举里选之遗意,所以人才辈出,视古最盛,以此也。惟贵州一省,远在西南,未曾设有乡试科场,止附云南布政司科举。盖因永乐年间初设布政司,制度草创,且以远方之民,文教未尽及也,迨今涵濡列圣休明之治教,百五十余年,而亲承皇上维新之化,又八年于兹,远方人才,正如在山之木,得雨露之润,日有生长,固非昔日之比矣。臣愚以为开科盛举,正有待于今日也。且以贵州至云南相距且二千余里,如思南、永宁等府卫至云南,且有三四千里者。而盛夏难行,山路险峻,瘴毒侵淫,生儒赴试,其苦最极。中间有贫寒而无以为资者;有幼弱而不能徒行者;有不耐辛苦而返于中道者。至于中冒瘴毒而疾于途次者,往往有之。此皆臣亲见其苦,亲历其劳。今幸叨列侍从,乃得为陛下陈之。边方下邑之士,望天门于万里,扼腕叹息,欲言而不能言者,亦多矣。臣尝闻国初,两广亦共一科场。其后各设乡试,渐增解额,至今人才之盛,埒于中州。”

  田秋排除干扰,据理力争,在《开设贤科以宏文教疏》中写到:

  臣窃以为人性之善,得于天者,本无远近之殊。特变通鼓舞之机,由于人者,有先后耳。今设科之后,人益向学。他日云贵又安知不若两广之盛乎!议者曰:科之不开,病于钱粮之少,臣窃以为不然。盖贵州虽赴云南乡试,而举人坊牌之费,贵州自办也。鹿鸣之宴,贵州自备也。今所加者,不过三场供给试官聘礼耳。镇远、永宁等税课司,每岁不下数百两,思南府又有棉花税。若设一税课司,委一廉干府官监收之,每岁亦可得数百两。只此数项,足够其费。况求才大事,又可靳于区区之小费乎。且历年抚按官亦屡有举奏,盖一方之至愿,上下之同情。其建置之地,区画之详,在彼必有定议,乞敕该部再加详议。旧额二省共取五十五名,云南三十四名,贵州二十一名。臣请开科之后,二省各于旧额之上量增数名,以风励远人,使之激劝,则远方幸甚。

  奏疏言之有理,言之有据,言之有力,明朝宫廷高层不得不予以重视。

  田秋力主大明王朝改革科举考试点的设置,在贵州设立科举考试点,终于得到嘉靖皇帝的恩准,命令巡按御史王杏调研后提出方案。明朝廷“命云南四十名,贵州二十五名,各自设科”(《世宗嘉靖实录》)。嘉靖十六年,贵州首次乡试贵阳隆重举行。田秋特地捐资购地,将所收租谷用作考生的试卷费,表示对家乡开闱乡试的支持和庆贺。

  贵州设立科举考试

  推动古代贵州文化教育事业发展

  经过田秋的艰苦努力,明朝廷加大了对贵州教育建设力度。自嘉靖十九年建立务川县学起,明政府在贵州各州县相继设立了学校,到明朝末年,贵州的府州县卫司学发展到了五十余所,初步建立起了形式多样、门类较为齐全的学校教育体系,贵州参加乡闱的人数不断增长,到明朝万历年间发展到七千余人,促进了府州县卫司学和书院的发展。贵州首次开闱乡试录取举人25名,以后逐科增加,最多时达40名之多,这比开设乡闱前的最高数增加了一倍。

  从贵州建省到明朝末年,全省考中举人者,共1738名。到了清代,贵州全省录取的文举人更达到了3110名、武举人1704人。据《道光思南府志·选举志》记载,从明朝建国到贵州开闱乡试前的一百六十多年间,整个思南府只考中举人24名,而单独开科取士到明末的一百零几年里,就出了85名举人,是前一百六十多年的三倍半。这样一来,取得到北京参加会试资格的人数也大大增加,中进士的人数也成倍增长。据《乾隆贵州通志·选举志》记载,明朝在开闱乡试前,贵州只出了33名进士,单独开科取士到明末,就出了87名进士,是前一百六十多年的两倍半。

  嘉靖三年(1524年)正月,时任福建延平府推官的田秋回思南探亲,途经乌江潮砥,在江边一巨石上留下了“黔中砥柱”四个大字,这是田秋留下的唯一手迹。

  “黔中砥柱”前款为“甲申岁孟春月吉旦”,落款为“西麓田秋题”,字体系楷书,端庄而苍劲。

  主 要 功 绩

  田秋的最大业绩是关心家乡文化建设,最早提出在贵州兴办州县学校,开科取士。

  明朝永乐至嘉靖的百余年间,全国13省有12省都有乡试科场,惟独贵州未设科场,想考举人的学子们只能远赴云南昆明应试。千里迢迢,道路崎岖,行旅艰难,不少俊才因为路远费重,而丧失机遇。

  嘉靖九年,田秋向嘉靖皇帝上《开设贤科以宏文教疏》,奏请在贵州独立设乡试考场。十四年,获得朝廷批准。十六年,贵州首次开科,从此贵州向学者日益增多,人才四起,直追中原。

  田秋还倡导当地士绅置买卷田,租金用来为考生购买试卷,减轻考生负担。贵州独立开科三百多年,考生一直免交考卷费。

  嘉靖十年,田秋还上了《请建务川、安顺、印江学疏》,也得到了批准,三地相继办起了学校,为贵州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田秋关心桑梓,深知乌江航道无人整治,船难以直航,而贵州恰恰不产盐,人民只依赖于川盐,川盐入黔大都依靠乌江航运,由于航运艰难,运费成本高,贵州人难以承受,造成官方、民方、商方三不利。在明嘉靖十八年,田秋任四川按察使时上疏朝廷,阐述贵州建省以来,江流阻塞,食盐不能进入境内,不利人民生活,也不利朝廷税收,国家应加大乌江航道治理力度,明王朝准奏。他利用在川任按察使之机,多方促成川黔巡抚合作整治乌江航道,并呼吁商贾大力资助。由此乌江航道很快得以治理,川盐入黔畅通,运量增大,运价减少,盐价相对降低,使官府获千百之税,民获廉价之盐,商获千百之利,促进乌江沿岸走向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

  田秋著有《西麓奏议》,删定有《思南府志》二册。

  (▲位于思南县关中坝街道办事处的以先贤田秋命名的“田秋小学”)

        田秋一生不畏权贵、恪尽职守、刚正不阿,建树颇多。嘉靖皇帝赞颂田秋“以谏为名,官守言,责实兼有之。”被列入明代贵州十大名人之列,新中国成立后,收入1984年出版的《中国名人大辞典》。

  千里乌江,悠悠思南,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沃土上诞生了我国古代明朝教育家、改革家田秋,田秋身为明朝官吏,但他勇于改革,直言敢谏的精神,促进了古代贵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与教育的繁荣。研究田秋改革精神,对于我们深化改革,建设百姓富、生态美,开创多彩贵州新未来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