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与乌江石结缘

2019-1-8 12:11|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10900| 评论: 0

摘要: “乌江奇石”,既有山石的豪迈,也有水石的柔美。这是由于我们贵州高原的母亲河,由于特殊的地质构造而形成的 ...
      不论是石界行家,还是石门新秀,都认为山石有山石的风格,水石有水石的韵味。而我们的“乌江奇石”,既有山石的豪迈,也有水石的柔美。

  这是由于我们贵州高原的母亲河,由于特殊的地质构造而形成的。更是我们乌江人的缘分。这里我不妨班门弄斧罗嗦几句。因为乌江河在全长1050公里的河段内,落差高达1636米,并且河谷切割深,谷深水急,滩湾相接,因此形成了奇石的绝佳地域。再由于乌江中下游分布的岩性复杂,主要为早古生代及二叠纪、三叠纪的碳酸盐岩类及构造角砾岩、细碎屑岩、磷块岩等,故乌江流域的观赏石品种十分宽泛,主要有风格独特的图纹石、质地石、造型石等,还有水墨石、山墨石、砍纹石、类幽兰石、类武陵石、素陶石、类太湖石以及各种景观石、象形石、文字石、花斑石、网纹石等等,此外也产生物礁岩的藻化石及无脊椎动物化石的观赏石。

  “乌江奇石”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价值内涵,奇石的摩氏硬度高达6—7度,其轮线简洁、婉转、圆顺、柔和、流畅;其面光洁、细腻。石面表现着三种主色调:绿、黄、白。绿是乌江石的母色,绝不逊色于彩陶石的绿,有草绿和墨绿、灰绿之分。草绿鲜嫩清丽,欣欣向荣,显示着蓬勃的朝气;墨绿沉静厚重,可以沉淀观者浮躁的情绪;灰绿平淡素雅却不晦涩。黄是乌江石中的巧色,有古铜黄、金黄和鹅黄之分。古铜黄深沉古老,包浆厚重,充满古韵;金黄灿烂而鲜艳,明度很高,尤其是在绿色母岩上特别耀眼。鹅黄温婉清丽,一如江南少女娇艳的面容。白是一种瓷白,不仅玉透晶莹,而且在细腻的石肤上,常常伴有纵横交错的冰裂纹线,透着淡淡的瓷韵。乌江石,以其细腻光润的质地、艳丽丰富的色彩、绮丽明晰的画面、千姿百态的造型,演绎出别样的风采,受到越来越多爱石人士的亲睐和珍爱,成为奇石大家族中一枝独具魅力的奇葩。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观赏石收藏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观赏价值,同时其文化价值和发现价值更是难以估量的,这也是观赏石之所以引人入胜的关键所在。因此,我们在乌江流域纷繁众多的观赏石,虽然目前未做任何处理,基本为半成品,可是我们相信自己的乌江奇石收藏品,有缘分引起有关专家重视——当然,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其中的一方“七彩石”已经引起有关方家重视,尽管只有25×21×11cm的体积,12千克重量,但石头质地细腻,手感温润。放眼看去,那一颗颗如辣椒籽、鱼籽般大,呈七彩靓色的小晶体,密密麻麻地附着于凸凹不平的石体上,故价位已经出到了5位数以上。

  我县很早以前就有寻觅奇石、根雕的习惯。每年正月十五这天,思南城乡人民,都要风雨无阻地去畅游沙洲。游洲后带回一些五颜六色的卵石,寓意是“空手出门,抱财归家”,清朝的李成周曾在诗里直白地作过交待:“所得非金银,白鹭洲纹石。”还有不少诗人,在诗中记叙了他们游白鹭洲捡纹石以为留念的趣事。浙江山阴人,康熙二十七年安化知县姚夔诗云:两岸苍崖入素秋,一泓清涧抱芳洲。忘机白鹭无回避,伴我沙汀捡石头。本县河段到处都有为水冲石、图纹石、造型石等,多数是难得一见的乌江青,颜色有红、橘红、黄、绿、青、紫、白、黑等。

  赏石是一种文化,其源头在中国。千百年来,国人的爱石、搜石、藏石、品石之风源远流长,形成了一种传统的赏石文化,并进而影响到海外诸国家和地区。时至今日,赏石渐成国际潮流。据统计,全世界至少有2000万天然奇石爱好者,他们大多是乐天派,心态平衡,身体健康,以石会友,体味人生,寄托情感,陶冶情操,增强体质,延年益寿。爱石者如有缘分觅得一方满意奇石,便会欢喜若狂,到处奔走相告。石友相聚,面对一方方争齐斗艳的奇石,说不完的经,论不完的道,谈古说今,各自发表高见,犹如进入奇石论坛,使人忘却一切劳累、忧郁与烦恼,回到童年,回到自然,远离喧哗,生活在一个清凉的世界中,感到安逸与祥和,充满希望与快乐而到达悠然忘我之境。

  相逢在乌江奇石缘分里的爱石者倘若在石海里吸取知识,领悟人生,进入一个荣辱皆忘,不慕虚荣,不求奢华,淡薄人生的境界,倒也是一份长寿之道。因此,几千年来人们对石头的玩赏,多数都是通过赏石陶冶情操,净化心灵,古往今来,赏石爱石者多长寿,因之古人将奇石称之为“寿石”,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奥妙。笔者虽然达不到这种境界,但也是这样的一种人。2012年新年正月初二,虽然天上雪花纷飞,我仍然象平时那样,清早就邀起石友背起背篼奔向沙滩相逢乌江奇石缘,并且在寒风呼啸的沙滩上即兴写了一阕《浪淘沙●壬辰年正月初二沙洲拣奇石》:“瑞雪舞双肩,白鹭翔天。江边堤岸夙石缘,总是称心加如愿,喜上眉间。//石友伴身边,一样欢颜,石葩耀眼醉石仙。希望从来在脚下,笑颂尧天。”

  2012年2月10日,余寻得一方疑是“籽玉”的奇石,甚为兴奋,特口占一诗纪念:寻觅石葩山水间,天公助我夙石缘。日摸“奇石”三百遍,不做神道做石仙。

  奇石艺术是人的纯朴、博大、高雅的精神体现。每件奇石雅品,都有一首吟不尽的诗,一部读不完的书,一副看不够的画,一份猜不透的缘。它富有哲理,启迪人的思维,可做人的楷模和师友;奇石默默然,不求利禄贪生,身在人间无所求,心系天下一片情。人要以石为境,净化心灵。赏石事业在发展,愿赏石艺术之花越开越盛。

  当然,石头和人一样,也是有瑕疵的,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就象伟人毛泽东所说的,人总是要犯错误的,只要改了就好。有瑕疵的石头也是可以通过打磨、抛光等措施处理成为一件精品的。而且我还认为,残缺的东西也有残缺的美。如断臂维纳斯。

  因此,我以为,觅好觅差,虽然与自己的知识结构和学识水平关系很大,但也在很大程度上由缘分所定(尽管我是无神论者)。同样相逢乌江奇石缘,缘分到了,你就会在别人身后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奇石;而缘分不到,你就是走在别人前面也发现不到奇石,只能发现别人捡到的“惊诧”;或者发现的只是次品、残品。

  本人相逢乌江奇石缘后,也是“石来缘转”。2012年4月22日,在沙洲腰椎突发骨质增生,疼痛难忍,但仍然坚持背了几十斤石头回了家,虽然爱人和朋友都很“生气”,可他们却犟不过我,并且在坚持不懈的背石运动和药物治疗中居然把腰椎疼痛治了个百分之大概。算是我在奇石收藏中人为培植的一篇花边新闻哈。

  因此我以为,人生相逢乌江奇石缘,不管是夙愿也罢,还是觅财富也罢,或者做神仙也罢,最好的事情总都是朋友在身边,缘分在心中,希望在眼前,理想在脚下,当然还有生命在运动。

    作者简历  任若绵,笔名俳坛石者,土家族,1963年6月生,思南人。1984年涉猎写作,杂家,体裁广泛,题材随意。作品曾刊《梵净山》、《乌江文学》和《贵州日报》等报刊。1992年,与人创办并主编企业内部文艺刊物《鸡公山》(出刊32期)。2001年后,写作方向转为诗词曲联赋汉俳等。2006年3月,率先在省内成立汉俳短歌研究小组,并创办和主编内刊《俳韵》。系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楹联学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黔人散曲研究会常务理事,市作协会员。现任思南县诗联学会名誉会长、县乌江文化研究学会、土家族研究会副会长,曾参与《思南县工业志》编纂和《思南新时期文学作品选·诗词卷》副主编。与父亲任达瑜有《风清韵》和“椿桂”系列诗文、歌曲合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