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漫语黑獭

2019-4-1 11:22|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9871|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相

摘要: 当乌江从鸭池河出发穿越武陵山间峡谷,一路向东曲曲折折奔驰到贵州东北境界线马上就要进入重庆领域时 ...
     当乌江从鸭池河出发穿越武陵山间峡谷,一路向东曲曲折折奔驰到贵州东北境界线马上就要进入重庆领域时,他像一条被挡了去路的蛇蟒忽然来了个180°的大转弯,将头转向西然后稍一犹豫又坚决果断的向北呼啸滚浪而去,如同孩子投入母亲的怀抱,在重庆涪陵融入长江大流之中,完成了他1000多公里的奔袭。这个让豪放不羁的乌江转向的地方,就是沿河的黑獭。

乌江三峡--黎芝峡


  黑獭位于沿河县城东北8公里的乌江东西两岸边。同重庆酉阳山连脉,水同源,人同俗,有几个村的部分村民与酉阳万木村杂居在一起。总面积75平方公里,7个行政村1个居委会,总人口不足1万人,是贵州最小的乡镇之一。

  獭,是一种动物,是水獭、旱獭、海獭的统称,通常指水獭。水獭贪食,常捕鱼而陈列于水边;故《礼记.月令》称水獭这种行为叫“祭鱼”。在中国以水中动物作行政地名或村野名的似乎不多,但在沿河就有黑獭堡、黑獭子、黑獭坪等多处地名。我不知道沿河土家族祖先为何要以黑獭取地名,是因为乌江之故獭很多吗?显然不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那乌江里的黑胡子鱼还要多,沿河就应该有黑胡子等地名了;在沿河的确很难找到“黑胡子”、“黄腊癫”之类的地名的,这一定是土家族文化的一个秘密。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相继成立自治行政区域,尤其1987年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成立后,研究土家族文化的人员忽然多了起来,沿河的人名、地名及土家族语言等方面文化研究,自然成为研究者的主要课题内容。黑獭是以动物命名还是土家语,早有人研究过。据研究,“黑獭”的意思就是“陷下去的地方。 “黑”为土家语一词的译音,是“凹陷”之意;“獭”是土家语处所词后缀tha(处)的音译“黑獭”(xje tha),意为“凹陷的地方”。这是根据黑獭民间传说推断的意思。其实,黑獭应该是“黑塔堡”的汉字表音而成的简称。黑獭完整称应该为“黑塔堡”或“黑獭堡”,是土家族语音汉字记录。由于历史上土家族与汉族文化的交融,为了简便,逐步把堡字去掉了。“黑”在土家语中是豆腐一样松软的意思。而“黑塔堡”就是土家族常有的语音,意思是“像豆腐一样松软易垮陷的地方”。如在龙山县的村寨山野地名中,塔、堡与其他语音相连成的名称比比皆是;譬如:“出出堡”、“屙屎堡”、“碑塔”、“墨古堡”、“墨塔苦”等。在黑獭,由于乌江在这里受到黎芝峡忽然一夹阻,乌江水中的泥沙就在这地方沉滞下来,形成了松软的地质极不稳定的沙丘滩涂之地。可以想象,当第一批人住进黑獭堡,要与乌江相依为命时,看着这片松软的土地,把它叫着如豆腐一样的地方,是正常不过的,倒显得出土家族先民的智慧与幽默。“黑塔堡”,多么贴切的名字噢。

土家草墩

  所以当我第一次踏上黑獭堡的土地时,就深深被这个奇怪的地名所吸引。在黑獭工作的六年时间里,我始终怀着对黑獭这种独特文化的好奇心,常常行走于村村寨寨,感受着住在这片独特地方的百姓日子,探触着省界边境的风情习俗;或者躺在漫布着的湿滑如少女骨节的鹅卵石的沙滩上,欣赏着乌江水姿态的千变万化与黎芝霞光的奇观;有时又拾撷一些水边腥亮圆润的美丽小石,嗅着春天乌江两岸黄橙橙金灿灿的油菜花香,看那小湾里闲横的一叶渔舟和拦水堤上穿着薄衣低头漂洗着衣物的姑娘……我总是惊叹,好一方多彩绚丽的毓美之地!

  在黑獭,有贵州著名的“人体碑”。古黔川边,人脉同源,劳息相濡,居舍相混,姻亲戚邻。在黑獭乡杨柳池村场上,现在仍然保留着一条中国最短的跨省小街巷。正街长不过500米,支街长50来米,像一个黑体“卜”字,酉阳万木的两个村民组300多人和黑獭机关、场镇居民500多人混迹居在“卜”字线两边。1998年街道未修整前,街道两侧的房檐紧贴着,让住在房檐下的人们脸对脸,锅碗瓢盆碰撞之声相闻,晴雨往来走路不湿鞋。那时,人们称这种街道为“扁担街”或称“场巷”。街道虽短,但因黑獭是通往酉阳的水码头,自古川渝物资便从这里经过,成为沿河对外贸易的重要商贾窗口集镇之一。在街道两边的店铺里,重庆、贵州的货色齐备,水电、通信难分彼此。人们从古至今保留婚配嫁娶以房屋、土地相赠的习俗,导致一房两地人,一家几户口。尽管如此,川黔两地还是进行多次的地域分界协商。在古时候,这里往往为边界之分兵刃相见,闹出人命来。“人体碑”就是这种历史的见证。该碑位于“卜”的长短笔画相接处。相传,很久以前,在黔渝边有土司冉宣慰和田宣慰。冉宣慰执管酉阳十八硐,田宣慰辖管思州十八堡。田宣慰智勇双全。而冉土司却不断南下,意取思州十八堡。在黑獭堡,田宣慰与冉土司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针锋。后双方求和,要求定下边界。冉宣慰提出由他选一名弓箭手站在酉阳县万木乡境内官木岩射箭,箭落处为界线。田宣慰答应下来。谁知听见“嗖”的一声,羽箭飞过黑獭场直奔距黑獭堡2000多米处的媳妇坨回龙寺而来。一见不妙,田宣慰伸手一把抓住羽箭用力回掷,箭落黑獭堡上。

打糍粑

  按照风俗,定边界要人祭。到底杀谁呢?双方谁都不愿杀自己的人,现场正好有一叫花子观看,被当场抓作祭品。之后两地人民和睦共处,成为现在的“黔渝和谐一条街”。站在“人体碑”线上,你的脚掌尖踩着酉阳县,脚后跟踩的就是沿河县。所以,人们说黑獭堡是“一脚踏两省”之地。我初到黑獭工作就同和平镇工商所整顿黑獭堡市场秩序。有一家经营饮食没办证,当工作人员要罚款时,店主说:“你们等哈行不?”大家以为是因为忙的缘故,就去外面了。隔会来,发现店主在房屋的另一间经营。因该房子正处边界线上,一头属酉阳,一头属沿河,由于酉阳万木乡和沿河黑獭乡没对市场管理、税收事项达成协议,在酉阳的地盘上干事,你干瞪眼,所以一时搞得大家哭笑不得。2003年,有一驾货车从万木的公路上翻倒到黑獭村民的土地中,死了4个黑獭和万木的村民。在处理丧葬时,两边政府很是头痛。后为了统一标准,只好由黑獭乡政府一起买老被、老鞋和火炮等什么的为死者处理善后工作。在黑獭堡,居民虽然户口各在一边,但红白大事,这里是不分彼此的,有如一族兄弟。许多田土“插花”,除土地主人外外人是很难完全分清楚的。彭水电站修建需搬迁万木在黑獭堡的村民,但因这里地势特殊的原因,无论你说出一朵花来,群众就是不搬迁。

唱船公号子的老人

  黑獭的人们长期生活在江边,由于交通的缘故,对赶场非常在意。不管是五天一场,还是七天一场,有事无事,都要数着日子,记住赶场日,心怕忘记了赶场天,似乎哪场场上缺少了他,就会做不成生意一样。赶场天,一家男女老少一早起来胡乱吃点啥后就成群结队往黑獭堡赶。推渡的一船过去又一船,直累得船老板汗水在脸上的皱纹里横淌。所以在以前,黑獭的船生意特好,两公里的河道有五六处渡口。从山上下来的,就像红军在长征,满山的路都是从一个方向蠕动的人流。到场后,有山烟、海椒等特产卖的就在谁家的房屋前一坐,摆上要卖的东西就向面前过往的人打着“他爷、他公、他孃的……”的招呼,一脸的纯真笑颜。

  无东西卖的人们从场这头走到那头,500米的街道,再慢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场上有些啥卖,有哪些新闻,心里就有了底。然后就这里站一下,那里看一会磨蹭着时间。男人们则大多数走一遭后就一头钻进吊脚楼的茶馆里花上三五毛钱,在桌子上走棋叙事,说情讲理,相面看人,摆谈聊天一大天。有的干脆来碗牛肉水挂面,喝上三两酒,待老婆孩子一叫,就乐陶陶、醉熏熏的下桌赶往船上去。当然,因场小人多,免不了我绊倒你的背兜,你踩着他的脚后跟的,如是一时气起,就更有热闹了。因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场上是逢场必有架打,有皮扯.你想哦,无所事事的人或从广州回来耍“二气”的人,不生事闹一闹,时间咋打发?赶场还算好耍?

  黑獭还有一种人,是属于包打听的“行什婆”,人们雅称“外交家”的。这类人,似乎在沿河县城、黑獭场上每次都能看见他的影子。每场到场上算他最早,他好像有办不完的事,东串一下,西坐一会。然后与人们交谈着什么话后就一头钻到机关办公室。倘若办公室的干部同他“烙覚”的话,那他从办公室出来,脸上总是满足而又通红的表情。一是可能他又得到了什么新闻或办好了事,二是与办公事的人又“嘬了几杯”。我初到黑獭时,不了解这种情况,每场为接待这些人,要么忘记了吃早饭,要嘛准是像“酒醉板”。后来,我看出了个中奥秘,就叫办公室买了个装50斤酒的土罐罐,然后花50元在卫生院抓一包草药,自泡一罐药酒放在办公室,并安排一个喜欢喝酒的干部专侍此酒罐。每场一早打开办公室门,就有“外交家”们先报到了。我在办公室就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反映“民生民情”之事,就这样,我足不出户,就知道哪家媳妇把婆婆打了,哪家的母猪下了20个猪崽,哪家与哪家为边界在打官司……等等凡他们知道的,我也就全了然。在“外交家”寨上,有哪家有事要乡里解决的,必先找到“外交家”,在寨人眼里,他们是无事不知,无所不晓啊。的确,如果你有哪场没有去场上,那你晚上就会从“外交家”口里知道场上发生的一起,包括乡里哪位领导有可能几天后调动,哪位领导明天要“放客”之类比较官方的消息。这“外交家”产生的环境,就是因为黑獭与沿河与重庆酉阳不过就隔一条沟的缘故。你说,在县城工作的黑獭的乡里乡亲的人,遍地都是,把大家的消息汇聚在一个人那里,你说是什么样的优势?可想而知了。黑獭因与沿河隔近,你工作就一定要小心,只要你哪方面比如方法粗暴啊、对哪件事处理偏心啦等等,不出24小时,沿河的亲戚或领导立即会从“外交家”口里知道。所以,对于黑獭,群众上访的事,不过就是像赶场那样的方便。赶沿河的人走在街上,突然想起那件事来,把背篼一挎就直奔县政府。反正,耽误不了赶场要办的事情,顺便到县政府办公室,说不定还会得到新闻之类的呢。

  黑獭的村名亦有趣。我初到黑獭,几个村名记不准,书记就教我一个好记的方法。她说:“红花盖”上到处 “香树林”;香树林里遍地是 “麝香”和“虎头”。林边有丘“杨柳池”,池水来自“石板坝”的“大溪沟”。只要你心中有幅画,呆记心就如好笔头。一下子,我把上面引号里的以物取名的全乡7个村名记得牢牢的。红花盖村是黑獭最穷海拔最高的村,在1000多米海拔的高山上,三面悬崖绝壁。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该村还是无路无水无电,村民过着非常贫困的生活。因为穷,许多男子到40岁还讨不到老婆。最多时候1000人的村有36个大龄光棍汉。九十年代末,村里的老支书号召家家养猪,户户搞水池,在各级政府的扶助下,才赶上新世纪奔向小康的列车。我在黑獭时,有空就上红花盖。我不光是去工作,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的人们非常朴实,你同他们生活在一起,尽管吃得不丰盛,但享受到的是尊重和快乐。这里地处高原,风光自不必说,无论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可以修飞机场的火石坡药场的辽阔,还是狮子洞上看沿河县城和乌江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都会让你心旷神怡,忘去往日的烦事。红花盖有一个青年在广州打工时认识了一位姑娘,姑娘问:“你是啥地方的?”青年答:“我是红花街的。”姑娘满以为他是居住在城市里,又问:“你们街上有啥特产?”“青杠树上结糍粑”青年回答。到后来,姑娘与青年结婚了,才知道所谓树上的“糍粑”是野板栗籽。在红花盖,不光野果丰富,动物也多,人们生活有如世外桃源。有年,我和重庆的汪老板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西部开发办的领导到红花盖考察白术药场,我们从早上八点就头顶手推着这位领导的屁股从小河口上山,到中午一点才把气喘吁吁的领导又扶又拉地请到药场的房子里。正当我们大家向领导道歉说这地方实在不好让领导受累时,药场主人端出了一盆菜让大家下酒。本来就饥肠咕噜的我们,没问来路就端碗握筷一阵酣战。当大家酒饱饭足时,北京来的领导才一番感慨:“我说,李乡长,我这一生,恐怕是今天吃得最舒服。”我以为是客气话,问老板:“今天是什么菜?这么香!”老板不好意思说:“白菜是前面土坡里的没撒肥料的,像萝卜的是坡上挖的野人参头,肉是昨晚套的毛鸡……”没等他说完,领导笑着说:“哦,我明白了,你们这里全是山珍啊!”2003年,我去北京拜访这位领导,他还念念不忘在红花盖吃的那一野餐。

  红花盖野猪最多。有一年野猪泛乱,到处都是,把群众的苞谷、红苕等庄稼践踏得惨些些的。群众要求用枪打,我说,野猪是保护动物啊,能打吗?后来,有户人家把母猪放出去,好久不见回来,野猪也没再到猪圈里抢猪食。好久后的一天,母猪突然带着野猪和五六个野猪崽浩浩荡荡奔回家来,报答主人的撮合之恩。

  在红花盖,你还可以享受土家族的原始生活。打猎捉鸟是常事,烧香拜佛也不稀奇。但在农家吃一餐鼎罐饭,你肯定会啧啧称赞的。有一次我们乡里5个干部冒雨从香树林钻小路到火石坡,既冷又饿。主人让我们坐在草墩上席地烤木柴火。一会,三脚上架起鼎罐煮米饭和苞谷面还有红苕。菜就是糟海椒炒从屋梁上切下来的大片腊肉,又甜又脆的白菜打汤。当我们两杯“苞谷烧”后,饭菜一扫而光。主人说:“我还多煮了2个人的,没想到你们把锅巴都吃了唉。”说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在黑獭,吃的方面,真是山珍海味样样都有。农村的野菜野味,粗粮细食,只要你想吃,都是很容易的事。当然,如果要吃荞面煮萝卜丝,牛肉汤锅煮水挂面,那要选时间和机会。要嘛是黑獭有喜事,比如,石坝沟的学校落成,村长宴请深圳团委领导时,就是杀了一头猪下荞面煮萝卜丝。要嘛是赶场天,黑獭满街的门面都是煮牛肉汤锅和水挂面卖的。除此之外,就是河里的东西。虽说没有沿海地区的螺、蚌什么的,但只要过了乌江禁渔期,虾子、胡子鱼、“黄腊癫”会让你像吃酸菜一样,直吃得翻肠倒胃。你如果要吃长江里的海味,也容易。只要你驾一车子,不到20分钟,就可以到重庆万木的狮子山庄或再前行到两河厅吃,随你便,你要吃啥就给你上啥。最便宜和享受的是去黎芝峡野炊。黎芝峡是乌江百里画廊最优美的景区,从黑獭乡政府下2公里就到。这里山林茂密,刀劈悬崖,流泉飞瀑,鹰翔猴啼,沙鸥比翼,鸳鸯戏水,溶洞翠竹,滩峡幽幽。你进入这里,就仿佛成为另外世界的人,心里是多么的清净超脱。你如果饿了,就在三个河石垒成的灶上煮从小船上买来或你在河里钩钓得来的小鱼,用人字瀑的水煮,不要猪油,但一定要有盐巴和海椒。倘若有二两五的酒,就完全美满了。这样的鱼汤有说不出的腥鲜。当一锅鱼汤只剩汤脚脚时,夕阳就在峡上方照射了。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景色,让你如置仙境,如痴如醉。你就会知道,为何该峡叫“黎芝峡了”。

  如果你认为黑獭就只是吃的水准,那就错了。黑獭的历史文化是悠久而丰富的。因乌江之故,黑獭祖先依山而耕,凭江而航,过着农耕和航商的生活。在黑獭虎头、大溪,就有乌江中上游地区人类活动的商周遗址;据说,沿河独特的歪屁股船亦是黑獭人的祖先发明创造的。现在,只要你走在村村寨寨,就会听到七、八十岁的老人讲着他们的祖先如何在乌江上战江魔过险滩的故事和地地道道的船公号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