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新闻 武陵片区 查看内容

道真自治县阳溪镇阳坝村部分党员干部群众访谈录

2019-5-16 11:4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14680| 评论: 0|来自: 贵州民族报

摘要: 遵义市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阳溪镇阳坝村,总面积25平方公里,与重庆市武隆区黄莺乡接壤。全村4个村民 ...

原标题:这些年民族地区乡村发展变化,他们是这样“摆”的一一道真自治县阳溪镇阳坝村部分党员干部群众访谈录


       遵义市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阳溪镇阳坝村,总面积25平方公里,与重庆市武隆区黄莺乡接壤。全村4个村民小组、1660余户人家,总人口3530余人。

  过去是“山多地少石头多,各村各组道路是泥坑。”而今是“组组通公路,家家通水电。”山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者近日前往阳坝村走访了4个村民组,采访了6名党员。这些党员中,有的是在任村干部,有的是退下来的村干部,有的是普通党员,还有的是党员致富能手;他们当中年长的78岁,年轻的31岁;党龄最长的47年,最少的6年。他们用朴素的语言讲述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和脱贫攻坚以来阳坝村的变化和他们的故事……


  杨正伦:(78岁,仡佬族)

  本报记者杨文静(右)到阳坝村骑龙穴组采访78岁老支书杨正伦(中)

记者采访途中


  过上了好日子

  我1972年入党,至今有47年党龄。

  新中国成立前,我还有一点印象,那时候家里面用半边牛肉换了3斗玉米(1斗30斤),大概吃了三个多月,日子过得极苦。

  改革开放以前,我们这个村民组山多地少,田没有几块块。饭也吃不饱,吃油、吃肉更谈不上了。以前老话说“住在高山顶,要想吃米还得坐月害病”,现在不要说吃上白米饭了,家家厨房楼顶都挂满了大块大块的腊肉,一年到头吃不完,我前年的腊肉都还有几块。 现在娃儿读书不要钱,生病了还可以报销医疗费,家中的房屋修得也可以,国家还有补助,我这辈子根本想都不会想到公路还会修到家门口,院坝也是政府出钱硬化的,水、电样样齐全,真是过上了好日子。

  【记者感言】

  回忆过去艰苦,不为寻求慰藉,只是感恩当下和奋斗未来,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王泽书(72岁,仡佬族)

  本报记者杨文静采访阳坝村新屋咀片区党支部书记王泽书 (右)


      阳溪镇创新党建模式,支部跟着产业走,图为阳溪烟叶站在田间地头开展“主题党日"活动


发挥余热带头干


  我从20到50岁,当了30年的队长,现在72岁了,党认可我,百姓相信我,就要为人民办事,为老百姓着想。

  我认为,一个人不管是做什么工作,一是要勤奋,二是要肯吃苦和要有耐心,从20岁当村民小组长,以前做工作很受气,做什么都要带头,还经常被骂,心想骂就骂了,明天还要开会。

  我从刚参加工作时的每年领15块工资到现在每个月拿2000多工资,已经是很大的变化了,感谢党还对我们这些老党员的信任和关爱,我从村上退下来后,还让我担任新屋咀片区的支部书记。

  村民对我的评价是“受得了气”。 所以现在村里不管是婚丧嫁娶、大事小事、大家都找我主持,如果不是公正,大公无私,群众也不会相信我,做工作要有姿态,要为老百姓把事办好。

  【记者感言】

  70多岁还在坚守岗位,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责任。


  

  韦继刚 (57岁,仡佬族)

  记者采访阳坝村党总支副书记韦继刚后合影(右二)

户户通,直接通到家门口

  站好最后一班岗

  我大儿子在贵阳工作,小的两个孩子在重庆办厂,家人都不在身边,一直坚持在这个村的原因    是党培养了我多年,我要为民谋福祉、为民谋利益,今后换届一定要选出能干事的人,这是我的愿望。

  我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作为党员,我考虑的不是工资多少,是做人的原则,所以我在这里一直坚持,继续站好最后一班岗。

  今后退下来了,也要向村里的那些老党员学习,因为他们时刻都没有忘记党组织、忘记自己是一个党员。

  【记者感言】

  为民谋祉,为民谋利益,勤恳服务是许多基层党员干部的政治、思想情操。

  

  周登学 (54岁 ,苗族)

  本报记者杨文静采访药材种植大户周登学(左)

阳坝村党参种植基地

  做时代的“弄潮儿”

  人家都说我是村里的致富能手,致富带头人,我不这样认为,我只是赶上了好时候。

  十多年前,由于家乡没什么发展,道路、交通受限,我曾外出打工五六年。从北京、河北到重庆,到处打零工。在外不固定打工的艰辛,最后听说家乡发展了,政府有鼓励返乡农民工回乡创业的政策,这让我有了回家发展的愿望。最开始没有技术经验,我也是到处偷师学艺,帮村里其它种党参的人家打工、做活,淘经验,一路走来,失败过、也辉煌过。

  现在觉的政策好了,我从最开始探索种植几亩党参到如今发展到种植药材300多亩,年收入也近100万元。通过流转土地和季节工的形式,解决了家乡80余人的就业问题。

  【记者感言】

  新时代、新机遇给每“追梦人”提供了自我努力发展的空间。只要能吃苦,苦干实干加油干,他们都会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杨远伦 (47 岁,仡佬族)

  本报记者杨文静采访阳坝村新屋咀片区党员杨远伦(右二)

记者采访烤烟种植户


  尽心尽力帮助群众


  我们小时候,村里种植烤烟,常常到对面的山上背煤回来烘烟,那时没有公路,都是羊肠小道,背都背驼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

  后来随着一系列政策出台,对口扶贫、产销对接等,通过发展种植等产业,一年能赚几万元。自己是苦过来的人,由于家庭原因也没上过几天学,所以不管苦点累点也要送孩子去读书。我有三个孩子,他们都在县城读书。如果不是党的政策好,没有经济,供孩子上学都很难,更不要说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了。

  既然加入了党组织,我现在又是村民小组长,党的政策这样好,我就要尽心尽力帮助群众,带领群众发家致富。

  【记者感言】

  “如果不是党的政策好,不发展经济,供孩子上学都很难,更不要说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了。”党的策给新时代农民创造了发展的动力。


  韩加法(31岁, 仡佬族)

  本报记者杨文静采访阳坝村总支书记韩加法(右

阳坝村烤烟种植基地


  为乡村建设出一份力


  我是3年前通过遴选来到阳坝村总支书记的。

  就我个人而言,能走到今天完全是因为党的一系列好政策。

  我是农村人,家里兄弟姐妹多,家庭负担大,后来母亲患病,大额的医疗费更是导致家庭一贫如洗。当时正在上初一的我已经辍学了半年,那时“两基”教育政策开始实施,学校党支部比较重,到家里来动员我读书,说再穷不能穷了教育,就这样我读完了九年义务教育。

  九年义务教育读完后,上高中又成了问题,当时学校老师说:“你放心读,钱的问题我们想办法。”老师们到处拉赞助,就这样一直念到了大学。后来国家给予贫困生的政策就更多了。

  如果不是“两基”教育政策,我现在连初中生都还不是。更谈不上能成为党员,能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

  【记者感言】

  国家的变化也是个人的变化,“当时如果不是‘两基’教育政策,我只能上到初一。”没有党的好正策,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话,做人要懂得感恩。
(贵州民族报全媒体记者  吴茹烈  杨文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