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红色故事.映照初心】再唱黔东苏区一曲悲壮的颂歌

2019-8-16 12:09|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4243|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相

摘要: 黔东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时期全国八大根据地之一。这块根据地,是自“湘鄂西革命根据地 ...
       "青钱泽,土地湾,红旗猎猎歌漫山;杜鹃花开烈士血,革命精神铸旗杆"。以位于沿河谯家土地湾的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为标志的黔东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时期全国八大根据地之一。这块根据地,是自“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转战而来的红三军重获立足休整之地,是红三军保存并壮大革命力量的转折之地,也是及时接应肩负长征先遣任务的红六军团、孕育红二方面军之地。这块红色革命根据地有力地策应了中央红军先行长征,唤醒了黔东人民的觉醒,播撒革命初心和火种,让飘扬在贵州高原上的第一面革命旗帜更加灼灼闪光、熠熠生辉。


  黔东苏区创建中,烽烟弥漫,曲折艰难,党领导红军和苏区人民出身入死,抛头颅、洒热血,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留下湘鄂西中央分局三人团力挽狂澜创苏区,二六军团三处会师扫群魔,三战沿河县城令敌胆寒等等许许多多至今难以忘怀的感人故事。黔东苏区似乎冥冥之中与"三"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为此,让我们从三组人物故事中,来了解和领悟当年红军的初心使命、担当精神与崇高品质。

  红军贺姓英名传

  贺龙、贺炳炎、贺咏珍都是从湘卾西转战来到黔东的贺氏三名红军。当时,他们中一个是军长,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普通女红军干部。但三人都为黔东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做出了不杇的功勋。


  贺龙作为红三军的领导和新中国十大元帅之一,他英雄事迹可以说妇孺皆知,代代相传。他从湖南桑植洪家关一个穷小子、赶马帮出身,到成长为革命志士、北伐骨干再到共产党员、红军将领、八路军120师师长、最终成长为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新中国的重要领导人,是人人仰慕的英雄。尤其是他两把菜刀闹革命,勇斗谷麻子、棍打朱海山、刀斩王老虎、扫荡众土匪、讨袁北伐、护国护法,追随孙中山、投奔共产党,创建黔东苏区,迎接六军团,长征北上抗日等等故事,我们三天三夜也摆不完。


  这里,我先从一首山歌说说他在黔东的故事:"爬山豆,藤藤长,爬坡过坎找阳光;干人苦,神兵藏,如同孤儿没爹娘。藤藤长,百花香,要找红军去晓景,要找贺龙到长岗"。这是黔东苏区建立期间流传川黔边界一带的民歌,表达了当时冉少波带领神兵千辛万苦盼望找到红军的心声。贺龙带领红三军还没到黔东前,黔东北一带农民因不堪封建压迫,就立神坛,喝神水组建神兵,但惨遭黔军廖怀忠部、杨畅时部、傅衡中部、当地保警大队和区长劣坤等镇压,死的死、藏的藏,风风火火闹了几年的神兵差点熄火。就是1934年初,主动脱离国民党陆军部队任职的黄埔军校毕业生冉少波回其家乡重新组织“神兵”后,仍盼星星盼月亮等待红军到来。1934年6月贺龙率领的红三军一到沿河,冉少波便拿定主意“请共产党行船掌舵”,经神兵几次派代表找红军,并与贺龙在沿河长岗岭、酉阳南腰界进行两次初步接触后,6月12日,冉少波等神兵首领在印江县刀坝才见到贺龙。贺龙对冉少波说:“本人失败了好几十次,得出一条经验,只有跟着共产党走到底,中国才有出路,革命才能彻底。”于是才有了后来1千多名“神兵”加入红三军,为只有3千人的红三军注入了新鲜力量,拉开了扩红序幕,也为建立黔东苏区准备了条件。


         在进入沿河后,贺龙坚决要求红军结束游荡和肃反无依托的状态。终于在沿河枫香溪召开的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上通过了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恢复政治机关和党团组织的贺龙的提议。为能有效开创工作,红军提拔了一批干部,还在土地湾干训所办了两期干部大队,培训学员600余人,贺龙与学员一起出操上课,亲自抓培训工作。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建立起了以沿河为中心,包括德江、印江、酉阳等县苏维埃政权,黔东首府“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机关就驻扎土地湾田氏房屋里,也就是现在的黔东革命委员会旧址。这个在1934年5月至12月,以沿河为中心的中国西部第一个省级苏维埃政权,下辖17个区苏维埃政府,100余个乡苏维埃政府,横跨川黔两省8县,纵横200余里。如果没有贺龙,濒临绝境的红三军在这里完成质的转变的历史也许会改写。因为有贺龙,在这块红色土地上,红军肃反停止了,恢复了党组织和政治机关,修养和扩大了红军,并接应挽救了同样濒临绝境的红六军团,最终成为红二方面军的摇篮,策应了稍后进行长征的中央红军西进。1934年12月主动放弃根据地东进湘西,直接为中央红军的黔北转战提供了战略支持。正是基于这样显赫的历史功勋,2004年,黔东革命根据地被作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全国8大革命根据地之一写进了中国革命史书中。

  贺炳炎是贺龙从湖北带上革命道路的将领,他与贺龙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最初,他是贺龙的警卫员,后来到黔东,贺龙更加器重他、信任他,经常委任他于危难之际,以致他不满20岁就成了独立师师长,20岁刚出头,就在湖南的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右臂,让他成为响誉红军中的"独臂将军"。2006年在沿河拍摄的《雄关漫道》中的"孤胆英雄"李明皓的原型就是他。1929年春天,贺龙率领的工农红军第四军,转战来到了长江边的湖北省松滋县。 刘家场镇的铁匠铺里,从小放牛、九岁丧母的小铁匠贺炳炎,再也无心叮叮当当地打铁了。他对父亲说:“我要投红军,打坏人!”  父亲呆呆地望着儿子,许久,才抚摸着儿子的脑袋连连叹气……原来父亲已拿定了主意,自己去当红军。当夜,他把儿子托付给另一个铁匠,毅然走上了参军的路。而父亲的劝阻,没有动摇小铁匠一心当红军的信念。天没亮,他就悄悄起床,蹑手蹑脚地背起背架子,疾步向红军驻地奔去。在红军队伍里,他主动当了小马倌。可是,他的个头还没有马背高。战士们劝他回去,从不掉眼泪的小铁匠,急得放声大哭,说啥也不肯。正在此时,贺龙军长来了。他微笑着轻轻摸摸小铁匠的头,说:“唉,人还没有枪高,长得像个小瘦猴子,志气倒蛮大。好,好,把他拨到宣传队去,提浆糊桶子。”提浆糊桶子的贺炳炎,贴起标语来,还得搭个小凳子,要不就会贴歪了。聪明伶俐的小红军,谁个不喜爱呢?贺炳炎入伍不到半年,经王尚荣同志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贺龙军长特意让他给自己当了一阵警卫员,又很快派他担任总指挥部便衣班的班长。小班长果然不负贺龙厚望。一次,为了摸清敌人的情况,贺龙军长命令他去抓俘虏,并限一天之内完成。贺炳炎二话没说,挺挺身子,单枪匹马,左躲右闪地潜入敌群中……待他按时归队时,押在他前面的,竟然是一个比他高出一头的俘虏。


  湘鄂西根据地的反“围剿”开始后,由于“左”倾机会主义的领导,置贺龙等许多同志的正确意见于不顾,革命失败了。马灯下,贺龙军长沉痛地对贺炳炎说:“主力决定转移外线,开辟新根据地。给你留下三个县的游击队,到襄北打游击,继续拉队伍。……另外,洪湖地区的三四千干部和群众,被敌人逼得走投无路,你要负责把他们带到襄北安置好。” 时年不满二十、军龄不到四年的贺炳炎,受命于危难之际,开始了风雪襄北的艰苦征战。当夜,贺炳炎带领三个县的200多名游击队员,躲过敌人四处搜索的电筒光,在敌人合围的缝隙中迂回穿行,经过两天一夜惊险的急行军,到达了群众齐集的马良渡口。 此后,贺炳炎组织队伍渡襄河,绕城镇,走小路,宿松林,吃尽千辛万苦,摆脱了敌人的追堵围截,把群众安置在大洪山区,又拉起了一千余人的“襄北独立团”。根据贺龙军长的命令,独立团边打边走,行军千里,历时月余,在鄂豫边区和红三军主力会师。1933年9月,贺炳炎率领红七师十九团打回家乡。转瞬四年,重回故土,而当年一起参加红军的父亲,一年多前早就英勇牺牲在鹤峰。旧恨新仇汇集他心头。同时,湘鄂西中央分局的“左”倾领导,竟然把“改组派”的罪名硬扣到贺炳炎头上,在永顺把他抓捕关押起来,蒙受冤屈和磨难29天之后,贺龙军长才发现这个情况,激愤地质问“左”倾领导:“他要是反革命,打起敌人来会那样不要命吗?……”由于贺龙军长据理力争,贺炳炎得到了解救,跟着贺龙到了黔东。在黔东苏区,他亲自在沿河的淇滩集镇和上坝乡驻扎,成立红色政权、组建沿河独立团和黔东独立师、帮助红军恢复党团组织,以致党的代表大会在谯家的土地湾顺利召开。他带领自己的部队东驰南腰界、西击三壶坪、南战毛田坝、北战沿河城,在方圆近百里范围内纵横驰骋,把付衡忠、杨畅时、彭镇璞等部拒之于苏区外,身经百战,多次负伤。

  
       但说来也神,他负伤多,好得也快。往往,刚刚包上绷带,他又照样冲锋。同志们开玩笑说他的血是铁熔的,他却诙谐地说:“敌人的子弹没劲,打到身上,软不塌塌的,没有什么了不起。” 但他在湖南的这次负伤不同往常,当他被抬到总指挥部卫生部时,整条右臂仅剩一点皮还连着,伤口一片骨粉肉泥,血流不止。贺龙总指挥和关向应政委决定马上给贺炳炎动手术。没有麻醉药,贺彪部长给贺炳炎嘴里塞上一块毛巾,要他咬住忍痛。臂骨被锯下来,骨头截面用钢锉锉平了,而贺炳炎嘴里的毛巾也被咬烂了。贺炳炎含着热泪对探望他的贺龙说:“老总,我还能打仗吗?”贺老总摸着他的头,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深情地安慰说:“为什么不能打仗?!你还有一只手嘛!”说着,他转身要了两块手术时锯下的碎骨,用红绸布包上。此后,他曾多次在人面前摊开红绸布,动情地说:“这是贺炳炎的骨头啊!”我们现在看见电视剧中李明皓被锯手臂时,牙咬铁棍的场景,就会自然联想贺炳炎的坚强和坚韧。

  贺咏珍是在黔东革命根据地历史上,少有记载的巾帼英雄。贺咏珍,原名汪瑞健,1915年生于长沙,1930年夏天,贺咏珍从家里跑出来与一位叫贺诗百的红军参加革命而改姓贺。贺诗百在一次战斗中负伤跳崖牺牲。贺诗百的姐姐贺芹姑领着她找到了贺龙。贺龙听了贺咏珍的经历,就让她正式加入了红军,干着后勤的工作。

  1934年,随同红三军的女红军只有三位,除贺咏珍外,另外有2位胡氏女红军。那时,贺咏珍已经是红三军九师师长汤福林刚结婚一月的新婚妻子。因和贺龙同姓,又在军部后勤工作,贺龙一直关心她,并经常对她开玩笑说:“你就是我的干女,你就认我干爸爸罗!”所以,一直以来都认为贺咏珍就是贺龙的干女儿。红三军游击在四川的酉阳、秀山、黔江、彭水等县期间,从大庸出发的第二天,夏曦对她说,"今日下午的宿营地是白马寺,你到达宿营地后就去九师师部报到哦。关(向应)政委要给你办喜事呢。"什么喜事呢?贺咏珍一时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是开她的玩笑,没很在意,但还是遵夏曦的嘱咐,一到宿营地,傍晚就去九师师部报到。只见屋里安好两桌席,第七师师长卢冬生,政委常达山和贺、夏、关三位首长都在。他们一见贺咏珍去,就叫她上桌就餐。席间,关政委站起来向在场的人们宣布:“今天晚上,是我们九师师长汤福林同志和贺咏珍同志结婚之喜,主婚人是贺军长,证婚人是夏曦同志”。因事情出现太突然,贺咏珍羞得转身就往外跑,却被贺龙军长的卫兵肖云挡住,嘻嘻地笑着说:“红军部队不兴封建,快去,坐下吧”。贺咏珍从此住在九师师部同汤福林师长一起生活。日常除了行军,只要停下来,她主要为战士们做点针线活,缝缝补补破烂了的战士服。但她一直只是一般的女红军,并没安排重要的工作,于是贺咏珍到军部去找关向应和夏曦反映意见,要求参加革命活动。关向应笑着对她说:“革命工作,无论干什么都是光荣的,你们每天给战士缝缝补补,就已经够干了…",关政委要贺咏珍多关心汤福林生活。

  后来,夏曦安排贺咏珍负责保管从地主豪绅们缴获的枪支、弹药、大洋,烟土、盐巴等,还抽出时间给贺、夏、关三位首长做布鞋、洗衣服,接着又承担一项极为秘密的军事情报工作。第一次,恰逢7月21日黔东特区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召开;这天,带着中央苏区5月6日发出的指示信和六届五中全会决议的交通员也到了土地湾,贺咏珍于是收到一套全新的长条布的男便衣,夏曦让她用棉花沾包谷烧酒擦洗,看它现出什么东西来。贺咏珍按照夏曦的吩咐去做,结果衣服上就出现了一行一行的字迹来,贺咏珍把衣服上显示的字照抄下来,经夏曦审阅后,樊哲祥再将字刻在蜡纸上,油印出来,钉成小册子,发到军部各处。夏曦这时对贺咏珍说:“你天天嚷着要干革命工作,现在实现了,但这是一项军事机密,要特别提高警惕,千万不得泄露啊!工作上还要细致,不能粗心大意,不能翻错,它有关我军存亡和成败……”从此,贺咏珍更加细心谨慎地工作。

  10月下旬的一天,红军侦察从白区回来说:“伪区、乡、保、甲在水田坝开会,大摆延席,把梭镖、马刀磨得晶亮,看来,有向我部进攻的趋势。"幸好,汤福林在家,他特地召集十多个老战士开会,研究对策,贺咏珍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可是,红三军军委会后勤任务很重啊!红三军六千多的给养,每天光吃饭一项,就够军委一百多人干的啦。此期间,军委天天得派武装力量押运粮食到军部,还要抽出武装人员四处筹粮,这样一来,真正守卫军委部的力量就非常单薄了。


  1934年10月23日,汤福林同志带90多位战士到沙子坡送粮,当天回不来,到了下午,向侦察兵急忙回转乡苏维埃政府报告说:“确实消息,敌人今晚要来攻打这里,劫走那些在押的土豪劣绅,还声言要消灭我们这个军委会和乡政府!”情况非常紧急,樊哲祥同志就下令:六时开饭,在家留守的十几个战士,把文件、枪支、弹药准备好,收拾好,以防敌来之后乱了阵脚,同时明确要求沉着、勇敢、临战不惊以及敌人来后红军撤退的方向。而红军刚把马喂饱,把文件、行李绑上马背,正在捆绑马肚带时,敌人就来进攻了,把红军团团围住。贺咏珍赶快挎枪上马和战士们一起,向先定的方向冲。刚冲出院落,敌人的好几支枪对着她射击,她顿感到左手臂膀一阵麻,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右手握的枪也直插到旁边的水田里去了。敌人包围拢来,梭镖、枪托不住地打在她身上,直至她昏迷不省人事!当她苏醒过来时,发现天已蒙蒙亮,但自己的骡子、文件连同捆在身上布袋里的大洋、金怀表和穿在身上的大衣等等,统统被抢劫一空。她的身边还有两个战士被砍死在水田里,乡苏维埃政府附近的群众家里也被洗劫一空,扣押着的100多名的土豪劣绅早也不知去向。贺咏珍的右臂部被杀得血淋淋的,站不起身。幸亏铅厂坝的张班长赶来援救,用楼梯做担架把贺咏珍抬回乡苏维埃政府。第二天中午,汤福林他们赶回来,立即派人把贺咏珍抬到了旧香坝的红军医院养伤。在医院只住了一夜,汤福林就又派人将她抬回军部,随行军部转移一边治疗。大转移中,把红军重伤病员有20多号,留下由秦育青与当地游击队共同照管,分散寄托在铅厂坝下沟,白石溪、汪家寨、符家寨一带。

  10月26日,红二、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转战湘西。临行前,红军决定成立黔东特委,组建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留在根据会同各区、乡游击队,由黔东特委统一领导坚持黔东斗争。重新组建的黔东独立师,由原六军团五十三团团长王光泽任师长,段苏权任黔东特委书记兼独立师政委。部队由原黔东独立师未编人红二军团建制的黔东独立团、德江独立团、川黔边独立团的人员和红六军团留下的201名伤病员组成。


  军部离开黔东那天的上半夜,贺咏珍被转移到汪家寨的汪再祥家。鸡叫头遍时,汤福林不放心,又同他的弟弟汤银山一起,牵着运输大队的黑马来接贺咏珍,叫她随同转移。而贺咏珍想到敌人已经从四面包围苏区中心地,红军拖着伤员走,必定影响速度。如果遇到险情,牺牲她个人是小事,但如使汤福林兄弟殉难,这对革命的损失可就大了。于是,贺咏珍含着眼泪催促他们快点离开:“我和众伤病员留在这里等候你们胜利回来!”可曾想到,贺咏珍和汤福林成了永别……汤福林在1935年11月参加长征后,复任红二军团4师参谋长。1936年5月7日却不幸在云南中甸桥头战斗中牺牲。

  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转移出瓦厂坝后,白石溪伪区长晏克武的团丁四处收捕红军、苏维埃干部和革命人员,黔东苏区谯家一带笼罩在白色恐怖中。符家寨游击队长符功章带领游击队将符家寨上养伤的贺咏珍等八名红军伤病员转移到溜沙坡岩阡边搭的一个棚里躲藏。但因叛徒告密,贺咏珍们藏身地暴露,团丁眼见贺咏珍长得漂亮,就想带去献给晏克武做小老婆,其余红军惨遭杀害。在半路上,恰好被一个弹花匠遇见。弹花匠见贺咏珍虽然面容憔悴,但不失娇容,于是同团丁谈妥,买下贺咏珍当妻子,就这样,贺咏珍跟着弹花匠,逃出了虎口狼窝,经印江、思南辗转到了遵义余庆找红军;但此时“夕阳如血、雄关漫道”的遵义哪有红军的影子!贺咏珍却始终相信,汤福林会来找他的,红军也会打回来的。她于是离开弹花匠隐姓埋名在绥阳安家苦苦等待。这样一等就是几十年,解放后,她被当地政府安排工作,一直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干革命搞建设,最后在绥阳水电局退休,2000年去世。有人写了一首诗赞扬她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

  不计荣辱的贺咏珍

  巾帼不让永坚贞,贺帅称她好后勤。

  革命征途未停步,不追荣辱到如今。

  苏区巾帼壮怀泪

  陈冬冬、何邦梅、陈仕吉都是与黔东苏区红军相关的平凡女人,但她们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

  陈冬冬是被贺龙赞誉为"山中革命的女强人"。她生于谯家的白石塘溪,从小过着苦难的生活。在黑暗的旧社会里,家庭财产全被土豪劣绅任贞臣霸占,她只有外出学弹棉花求生,养活无依无靠的外孙和自家老小。


  1934年古历四月红三军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期间,组织300人的地方工作队,广泛深入宣传红军革命宗旨,发动和组织群众进行建党、建政、扩红、建军,实行武装斗争,开展土地革命。陈冬冬得以参加旧寨坝游击队。她坚信只有依靠共产党才有人生出路,所以工作非常积极。她以“弹棉花”为名,利用农家妇女身份,主动给红三军当联络员,暗地调查土豪劣绅、伪乡团土匪的情况,揭发了伪乡长、伪中队长任忠邦、任忠德、女恶霸王妹四等人的罪恶活动,使红军很快抓捕了这伙土霸王,押送到枫香溪军部枪毙。

  有一次,陈冬冬外出弹棉花,听到白石溪张家寨的伪团长张西民骑马到印江凉水井至沙子坡探听红军消息,残害农民,敲诈勒索钱财。她及时向神兵头领宁国学报信,宁国学于是组织吴国成、陈子元、甘子老幺等四人持刀,将伪团长张西民在黎家息场砍死,为民除了一害。红三军在土地湾建立特区政府期间,组织游击队攻打茅草界、谯家铺、枫香溪等地方,陈冬冬积极带领青年妇女和游击队抓给养,搞后勤运输,护理伤病员,为红军加工棉衣,把红军当作自己的亲人。

  
       1934年古历九月底十月初,主力红军离开黔东,向湘西挺进,陈冬冬含着久久难舍的心情,唱着"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哎,走路要朝毛路头唉,毛路虫蛇特别多,小心咬着你的脚。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哎,走路莫要调转头唉,回头望见我泪多,小心打湿你的脚……"送别了亲人。红三军走后,陈冬冬在旧寨坝区政府的领导下,经常和区主席陈尚直、副主席杨光明、先锋队长吴国仕联系,继续坚持斗争。还乡团的清乡委员张关智、任贞臣等匪徒,伺机反扑,追逼革命者,陈冬冬不幸被捕,惨遭敌人严刑拷打。在敌人的屠刀下,陈冬冬毫不屈服,被任贞臣杀害在旧寨坝井沟边,年仅18岁。

  何邦梅是丈夫结婚就参加战斗的留守苏区女人,2010年采访她时,她刚满93岁。她小时候虽然是孤儿,但生性乐观、活泼好动、热爱民间文艺。生活再苦,她也会在当地流传的歌舞中寻找快乐。红军驻扎在她家乡瓦厂坝的时候,何帮梅已经是17岁的大姑娘了。红军组织了姊妹团,她经常去参加跳舞、打金钱杆,被红军称为瓦厂坝的百灵鸟。

  五月端阳河水大

  红军扎在瓦厂坝

  从上到下扎满坡

  区长保长打哆嗦

  ……

  这首歌是何邦梅打金钱杆时常唱的歌。她从小生活长大的谯家铅厂坝,而相隔不远处的瓦厂坝,一度驻扎着红三军军事部和特区革命委员会。因为瓦厂坝是黔东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带,红军驻扎时间长,自然,这里参加红军或游击队的人也多。1934年10月中旬,红三军主力南下接应红六军团,留下黔东独立师与地方游击队保卫苏区,趁苏区红三军力量空虚之时,川、湘、黔敌军趁机进入苏区对留守下来的独立师、参加游击队的人和其家庭进行大规模围剿清查。


  1934年10月20日,区副主席谢龙光,区书记谢虎光、谢凤光、柳仁义,区队长杨通乾、区自卫队长樊承中、区红军代表黄仁焕和谢光友、谢中国等9人正在区革命委员会房子里开会,讨论接应红六军团的事情,突然有人进屋说,红六军团打了败仗,一部分冲出敌人的包围,正往谯家这方向走来,叫区政府派人去接应。谢龙光等人没多加考虑就立即前往。没料遇到的是伪装为红六军团的姜兴尧部。除谢中国跑脱外,谢龙光等8人当场被捕,在当坝惨遭杀害。离瓦厂坝不远的猫阡坝2名红军伤病员为了不让群众受害,从包谷壳堆里挺身而出去跳岩,高呼"打铁不怕火烫脚,革命不怕砍脑壳"而壮烈牺牲。而何邦梅正巧在瓦厂坝开展活动,也被姜兴尧部下抓个正着。这时何邦其一改常态,对抓何邦梅的人说:"她和我是一个家族的。打狗也要看主人的面子嘛…",何邦梅才逃过一劫。

  何邦梅刚出嫁到瓦厂坝的丈夫叫谢中书,也是红军游击队。她出嫁的那一天早上,红军和土匪刚好打仗,好像专门为他俩庆祝婚礼似的。他俩刚拜完堂,就接到红军主力出发的通知,谢中书急忙换了拜堂的衣服就去追红军部队,留下何邦梅每天都望着远方,唱着一首《十杯酒》的歌:"一杯酒,望郎来,我郎久别家乡外。我郎一去不回转,奴在家中挂心怀。二杯酒,慰郎君,我郎投军要坚定。郎在外面当红军,奴在家中放了心…"寄托无尽的思念。


  陈仕吉自称是红军干女儿,下面是关于她与红军的传奇故事。2011年元月21日中午12点左右,室外白雪皑皑、冰天雪地。而在晓景乡会议室却热烈地进行着一场红三军遗物捐赠仪式。在捐赠的文物中有一个红军使用过的米篾篼,这是79岁的陈仕吉老人含泪捐赠出来的。黝黑的篾篼是在农村平常不过的东西,但在这个文物背后,却掩藏着一段陈老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据陈老回忆,当年红军一到晓景就驻扎在晓景余家桶子、张泽恩和他家,这三处呈等边三角形,彼此相隔不到30米。陈老父亲是远近出了名的民间医生,红军一到,父亲就专门为红军伤病员医治伤病,成了红军医生。红军在陈老家煮饭,经常用一个篾兜装米。两岁多的陈老那时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姑娘,由于家里没有哥子兄弟,红军战士特别喜欢她,红军排长陈海山又是自己的“干爹”,于是她整天围绕在干爹身边叽叽喳喳的,活像一只小百灵鸟。不久,红军要走了,干爹没有什么礼物送与陈老家作纪念,于是就留下了米兜。红军走后,父亲立即被国民党三区区长傅润之杀害,陈老便成了远近人们都不敢收留的孤儿。几十年来,无论陈老的生活如何艰难,居住地点也几次变迁,但她始终保留着干爹留下的纪念物,以此铭记家仇族恨,同时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凭之与干爹相认相见。一年又一年,陈老就深怀着仇恨和希望,守着这个米兜度过了自己的童年、青年、老年时光。现在捐献出来,终于了却自己一桩心事。

        在陈仕吉老人旧屋不到30米的左边,是陪同陈仕吉老人捐物的张珍花的祖父老屋基。张珍花与陈仕吉老人如同一根藤上的瓜,同病相怜,相慰相扶了几十年。张珍花的祖父是已经含恨九泉70多年的革命人士张泽恩。张珍花是张泽恩的唯一后代,她一直在晓景乡政府食堂煮饭,传承了祖辈的精神,辛勤地工作。只要张珍花讲述祖父祖母惨遭傅润之杀害的经过,张珍花老人就会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张珍花说,她祖父叫张泽恩,那时是木匠,经常在印江刀坝、四川南界等地打家具。红军进来前,他在印江县刀坝结交一位各叫张幸福外来人。据老红军庹忠文回忆,1931年,熊仲卿、任大全、安维海、陈大金、宁振怀等被党组织派到黔东进行地下工作。熊仲卿与贺龙早就熟悉,是在黔东的党的地下工作队的领导人;在红三军进入贵州前,他和冉少波等多次到湘鄂西找贺龙,后在他们的介绍下,使红三军顺利进入黔东,并将自己领导下的“神兵”归编入红军,成为黔东的一支主要地方革命军队之一。张幸福可能就是这支地下党队伍中的年轻人。不知张幸福是干啥工作的,却与傅润之、田明道等当地乡绅熟悉。1934年的一天,张幸福突然交给张泽恩一个木箱子,说:“哥,这箱子里面是文件,您们一定要为我保管好。我去沿河县城开会,可能不会回来了。如果今后红军到这里,就把箱子交与红军。如果红军问你的身份,你就说您就是张副官”。果然,张幸福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几个月后,贺龙带领的红军果然住到晓景场上,张泽恩以张副官的身份把红军接住进自己的家里。红军刚走,还乡团傅润之等就到晓景场上清查参加红军、支持红军的人。一天,在山上干活的张泽恩的老婆被傅润之手下枪杀在土里。这时,张泽恩生病躺在家里床上,还乡团从他房屋后窗里一枪打中张泽恩的大腿。由于傅润之宣扬不论是谁,都不能为张泽恩送药,不准去看望,否则,以参加红军论处。在无人医治照料的情况下,20多天后张泽恩在极度痛苦中死去。后在儿子张献权的央求下,寨上的亲人才用竹席裹着张泽恩尸体安埋到后山。张献权被还乡团追杀,被迫离家逃在外躲藏到沿河解放才回家,又找了个哑巴姑娘结了婚,才生下了张珍花。

  大义凛然敌胆寒

  红军主力撤离黔东革命根据地后,苏区党政军民坚持与反动势力作斗争,长达半年之久。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根据地顿时变为人间地狱。地主“清乡队”、“还乡团”日夜清剿、疯狂迫害苏区红军伤病员、苏维埃政府代表、红军联络员、游击队员以及苏维埃积极分子的家属等无一幸免地遭受打击报复。

  孔朝庭、符功章、王国义就是用生命悍卫苏区,在坚守根据地中表现出铮铮铁骨的三位英雄。

  1934牟12月中旬的一天,坚守苏区的100多名红军战士和600多名游击队员集中于水田坝,准备撤离。此时,敌人翻越红岩,从煤炭坳,朱家门、月门洞包,企图将红军和游击队员围歼于水田坝。激烈的敌我战斗中,除王齐书、赵昌顺、黄修清、黄仁启、黄修培、黄修蛟等少数幸存外,红军队伍几乎全部遇难。

  孔朝廷是沿河县蛟岩乡苏维埃政府代表。他被“清乡队”队长黄仁佑抓去,敌人对他捆绑吊打,“上滚筒”等酷刑,逼他供出红军情况和交出武器,他“死都不认”,因为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1936年农历三月含恨而死。临终前,他给儿子孔永安留下一份遗嘱:

  民国甲戌年,水田坝火烧宅孔朝廷(是)农会主席、代表。红军去后,孔朝廷被黄仁佑吊(抓)去,考(拷)问朝廷(为什么要)当代表,(又问)你强(抢)黄仁佑多少粮食?多少物件?孔朝廷说:(我)没有强(抢)。(又问)红军有多少人?孔朝廷说:人多我数不清楚。(又问)枪有多少?孔朝廷说:枪,有理(的)是。(于是)黄仁佑说:将孔朝廷捆去吊打,要(承)认你们有多少人抢我们的东西。孔朝廷死都不认。黄仁佑要孔朝廷培常(赔偿)80元钢洋,(使朝廷)川(倾)家破产。孔朝廷身体受了伤回来,一年半就死了。死的时间(是)丙子年3月12日。死的时(候),罕(喊)我儿孔永安,你来,我与你说,你把房门关上,我一(已)不得好了,我的田地都卖光了,借的钱有500多吊,每年(加上)利息,一斗还二斗。孔永安(你)今后头(要)好好读书。我红军贺团长(指贺炳炎)队武(伍)很多,他们坚决不提(投)敌人的祥(降)。孔永安等到我红军回来,你一定要你(替)我伸冤报酬(仇)。孔永安,你要与土毫(豪)彻底斗争下台(到底),永永(远)不要忘记。我死之后,你要与我打(立)一个石卑(碑),你衣(依)我说,你子孙发达。

  民国丙子年3月12日。

  这封遗嘱,表达了孔朝廷相信红军相信胜利的坚定信念,反映了苏区革命者的忠贞不渝、临死不屈的高尚品质,成为黔东苏区革命史上的珍贵文物。

  同样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在符家寨发生。1934年10月20日,谯家乡绅何邦其引来省军姜兴尧部和地方团防杨通选部袭击瓦厂坝,黔东省政府瓦厂坝区苏维埃政府干部和自卫队8名战士被俘后惨遭杀害。战斗中,红三军女红军贺咏珍等身受重伤。黔东独立师转移并先后到达石梁和南腰界与主力会合后,贺咏珍等20余名伤员隐藏在谯家土地湾、符家寨、晏家地。

  此时,黔军第二师部杨畅时返回沿河对苏区人民进行疯狂报复。各地的土豪劣绅也纷纷返回苏区,组织“清乡队”、“特务队”、“别动队”等,发出“一人当红军,全家被诛灭”和“凡参加游击队不投案自首的,隐藏红军伤病员不报的,分得衣物财产不如数退还的,给红军带路联系不说的,一律斩尽杀绝”的反动口号,大施野蛮暴行,他们洗劫村庄,镇压群众,采取“点天灯”、“猴子抱桩”、“灌辣椒水”、“打风摆柳”、“背火桶”和“破头尖”等,用被俘红军及游击队员的血“挂红祭坟”,手段极为残暴。

  符功章是符家寨游击大队长。国民党区长晏克武派部下谯佐廷到符家寨搜查,被搜出的红军伤病员均被谯佐廷残酷杀害。这样情况下,作为游击队队长的符功章带领符家寨游击队员千方百计保护红军战士。他们在夜里将隐藏于寨子里的阴草沟洞和洞脑壳里的8名伤病员转移到癞子岩溜沙坡。但被人发现,8名红军伤病员全部落入晏克武匪部之手,7名红军伤员惨遭杀害,仅女红军贺咏珍幸存下来,符家寨游击队员也遭到敌人的残酷迫害,有的被抄家、毒打,有的被围追迫害;符功章带领几位队员逃离魔掌,躲藏到余庆隐姓埋名,以帮人求生,直到全国解放才回家,而他的妻子早已遇害,战友和族兄弟符功高一直杳无音讯,不知所终。


  王国义是一个死了也不愿倒下的英雄。1934年11月,在黔东独立师和地方游击队坚守黔东苏区的时候,国民党清乡团杨通选对甘溪茶园头区革命委员会和游击队进行清剿。当时王国义是茶园头区革命委员会主席,当他被叛徒出卖在茶园头一山堡上被俘后,杨通选的手下以为他是区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国民,一阵严刑拷打后,拷打他的人问他是谁。他抬起不屈服的头,大声说:"我是区长王国义!""哈哈,我们找的就是王国义。"显然,敌人知道他是王国义,非常高兴。随后,当他被押至一块地里准备砍头时,他忽然挣脱押赴他的人,跳下土坎想逃跑。不料,被旁边的刽子手一刀砍下脑壳,他的身体跑了将近五米才倒下。第二天,王国义的头被挂在区革委会前的一棵桃树上示众,但全寨的人早吓得四处躲藏,哪敢露面呢?王国义尸头异处,几天都无人敢来收埋。一连两天,不见游击队影子后,杨通选才把队伍拉走。见敌人离去,王国民在晚上悄悄摸回,想看一下情况,不料,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险些跌倒。王国民以为是柴圪蔸,准备抱起来甩掉,却发现是一具人头。尽管王国民吓的不轻,但想到是王国义的头,于是抱起就跑。白天,当杨通选得知王国民偷走了王国义的头后,立即在周围的寨上逐家逐户清查,藏在一户牛栏上谷草里的王国民,知道自己再也躲藏不住了。准备出去时,忽然看见牛栏下的粪坑里是满池的粪水,他急中生智,躬身一钻就藏在粪坑里只露出头,一直等到杨通选的人离开茶园头了,才在晚上逃避出去隐姓埋名躲藏,由于他蹲泡在粪坑里太久,加之又冷又饿,以致田国民从此落下一身病,后来,他在甘溪场上病死,被别人埋在了附近的土里。

  以上英雄故事摆完了,我的心情却久难平静。此时,我想起左河水写的一首吟煤诗: “亿年修炼作乌金,多少沧桑未动尊;惟应人间求饱暖,一声呼啸化烟尘。”这不就是红三军和黔东苏区人民不惜牺牲自己、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精神和初心使命的真实写照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