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高山上的小草(一)

2019-8-18 10:5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2206| 评论: 0

摘要: 文伟红,这位土家族干部,背着简单的行李,往乌江上游的淇滩镇和平村走去

武陵山腹地,小草随处可见。虽很普通,根却深扎泥土,笑迎春夏秋冬。站在人群里,文伟红不打眼,犹如一棵小草。


当文伟红牺牲在脱贫攻坚一线岗位,将近一个月来,在全国深度贫困县之一的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不论认识他的,还是未曾照过面的,都在说起他。熟悉的,怀念他,忆起他生前的点滴往事;不认识的,想着他,相互传颂着他那些平淡而不凡的故事。


大山镌刻着他走过的深深足迹,告诉人们他曾来过这里;乌江载着他的传说,流向远方……


山山岭岭唤我回


2013年2月21日,春寒料峭,乌江两岸荡起的河风,像刀子,刮得人脸上生痛。


文伟红(左)接访群众.jpg

文伟红(左)接访群众



文伟红,这位土家族干部,背着简单的行李,往乌江上游的淇滩镇和平村走去,开启了他连续七个年头的驻村生涯。


从1997年9月开始,文伟红一直在偏远乡镇任普通干部,十四年后,调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经开区管委会工作。


他是农民的儿子。1974年9月,文伟红出身于该县高寒山区土地坳镇群英村,当农民的父母靠着种烤烟,将他兄妹三人拉扯养大。作为长子,他走上工作岗位,便挑起家里的重担。一个人微薄的工资,要分做几块来用,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


和平村地处城郊,属沙坨电站建设范围。一拢村里,文伟红看到村委会办公楼厕所设施不完善,电线安装不规范。村支书罗廷福站在旁边说,村里没经费,没法解决。


文伟红点了点头。


凡认识文伟红的人,都知道他话不多,但办起事来,卯是卯,丁是丁。



文伟红(右三)与村民交谈.jpg

文伟红(右三)与村民交谈



不久,他向经开区管委会汇报,申请3000元。将村办公室线路重新走线,厕所安装了两台冲水设备。七年过去了,这些线路和设备仍然还在正常使用。


乌江河畔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当文伟红领着村民们栽完150亩空心李小苗,漫长却又短暂的一年就过去了。


这时,他接到去彭华村驻村的通知。收拾完行李,向村支书罗廷福辞行,就赶往邻近的彭华村报到。


他离别时,不慎将一本民情日志遗落在寝室里。罗廷福把它小心地收藏起来,不时打开看一看。民情日志的第一页,记的就是罗廷福反映线路和厕所的两件事。那天的日期,落的是:2013年2月22日下午。


在彭华村这一年,他过得忙碌而又充实。除协助西南水泥厂征地拆迁,还要搞贫困户入户调查。


次年,组织上安排他去离县城相对较远的茶坛村驻村。他接到通知后,就直接去了村里。


文伟红向群众宣传政策.jpg

文伟红向群众宣传政策



2016年3月,文伟红被派驻到麝香岩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麝香岩村座落在乌江岸边的高山上,距县城12公里。


和平村、彭华村、茶坛村,属淇滩镇,麝香岩村属团结街道。麝香岩村,比和平、彭华、茶坛三个村距离还要远。


熟悉的同事和朋友碰到他,不免要问他一句:驻村咋个越驻越远?他平静地答道:总得有人去驻。


妻子黎正芬知道丈夫的个性,只要是单位安排的事,他从不讨价还价,也从不推辞。她默默地为丈夫收拾下乡的行李。收拾完行李,她只叮嘱文伟红按时服降压、腰椎的药。


山已不再是那座山


依然是三月初乍暖还寒的日子,文伟红将行李绑扎在摩托车后座上,沿乌江下游弯曲的公路,往麝香岩村驶去。


江畔简易的公路,坑坑凹凹,尘土飞扬。大概五六公里后,公路突然右拐,狭窄的沙石公路盘旋而上,直到山顶。

文伟红驾着摩托车,如蜗牛爬行,好不容易行至山岩脚边的麝香岩村。


远望山下滔滔的乌江,文伟红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热汗。然后,环望了山岩顶上的灌木丛,和山坳里零星散落的农家。


他将在这里工作两年。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虽然别人没给他说过,可他已经预先猜测到。条件的恶劣,他并不怯可,他本身就在贫困的环境中长大。



文伟红与群众交谈.png

文伟红与群众交谈



一下车,他就走进村委会。在村委会五十多平米的房子里,他见到了村支书田旭东、村干部田小兵。三人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文伟红打开民情日志,详细地询问村里的情况,并将重要的事项记录下来。


交谈了好一会,两人引着他走出村委会,去实地查看。看了刚刚种植的南丰蜜橘产业,通往全村9个村民组的通组路,破烂的麝香岩村小学。最后,三人回到村委会院坝里,田旭东指着破旧、窄小的村委会办公室,说:“太窄了!开个群众会都没有场地。”


随后,田旭东带着文伟红去他家住下。


文伟红生前走访贫困群众.jpg

文伟红生前走访贫困群众


吃过夜饭,文伟红心里很不平静,他把白天看到的情况,写在民情日志里。他边写边思考,村里的孩子们上学一定得保证安全,南丰蜜橘基地里能不能套种以短养长的经济作物,村级活动场所怎么扩建,等等,他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思路写下来。


驻村一个月后的一天,他骑摩托车下山,直接去了自己工作单位,向管委会副主任田茂金汇报村里的工作。村里安装覆盖9个村民组的太阳能路灯,需要130盏,现还有30盏没着落。田茂金当即联系,经开区一家做太阳能的企业,愿意无偿安装30盏太阳能路灯。


路灯的事落盘后,他去敲开管委会副主任马春青办公室的门。马春青是江苏张家港来沿河挂职的干部,文伟红想通过他来牵线帮扶村小。马春青听了他的想法,满口应承帮忙。


经过马春青多次联系,张家港市10位爱心人士捐资106万多元。2017年3月,焕然一新的麝香岩村小竣工。文伟红和村干部们在村小大门旁边的一堵墙上,辟出一块永久砖墙,记述了村小重新修建的经过,并将10位捐资的爱心人士姓名刻在上面。


让他耗费心力的村委会办公楼,终于2017年12月动工,次年9月竣工。建筑面积300多平米。


南丰蜜橘基地里,也套种了100亩太子参。


时光飞逝,转眼两年时间又即将过去。


2018年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文伟红和往常一样,在村委会翻阅资料。这时,田旭东和田小兵先后跨进村委会,和他打了个招呼。文伟红示意他俩坐下来,说:“我驻村工作已结束了,可能要去另一个地方工作。”


田旭东和田小兵都愣了一下,说:“去哪里?能不能留下来,再帮我们一年。”文伟红说:“不知道去哪里?听组织安排。”


田旭东眼眶有些湿润,声音低沉,说:“我不会电脑,党建方面的资料不晓得咋个整?”文伟红答道:“党建有些资料,等我下次来移交给你。”


三人起身,离开村委会,往田旭东家走去。文伟红抱着一堆资料和生活用品,放进自家贷款加借款刚买来的轿车里,和田旭东、田小兵握了握手,打开车门,一脚车里,一脚车外,望了望麝香岩村的山坳和山凹,才开车下山。


大山知道我


就在文伟红从麝香岩村回来不几天,田茂金找他谈了一次话。


谈话之前,田茂金犹豫了好久,他的妻子在一家店铺打工,独子正面临高考,这次驻村的地方也许更偏远,况且他已连续驻村六年,让他继续驻村的话,真有些不好开口。其实,田茂金有让他回单位上班的想法。


田茂金硬着头皮,笑了笑,说:“是回单位上班,还是继续驻村?回单位,另派人下去。如果继续驻村的话,可能更远,条件更差。”


驻村工作图片(前).jpg

驻村工作图片(前)


文伟红待田茂金说完,接着回答:“我去驻村。”


不两天,他被告知即将担任中寨镇大坪村第一书记。


大坪村,地处贵州麻阳河黑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心,是全县极贫乡镇中寨镇14个村最偏远的深度贫困村。全村372户人家生活在海拔1200米的石山区,常年高寒缺水。距县城89公里,离镇上20公里。


文伟红将消息告诉妻子黎正芬。黎正芬突然一愣,半晌,她有些生气:“怎么越来越远”。跟着,她口气缓和了一些:“可以不去么?或是,请示领导将你调到近一点、条件好一点的村子。”


“我不去,也要有别人去。再说,我驻村经验比其他人丰富。”他说,“我应该去!”


黎正芬拗不过他,话说多了,是泡水,只好不做声。


年前,她知道丈夫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身体又不好。当丈夫提出将摩托车换成轿车时,虽然家里拿不出钱,但她还是支持丈夫的想法。夫妻俩向银行贷款和亲戚朋友借款,凑足17万多元,买了一辆小轿车。这样一来,加上住房银行按揭,家里的债务高达30余万元。


县里脱贫攻坚培训会结束的第二天一早,文伟红骑着摩托车就上路了。令他没料到的是,过了他的老家土地坳镇后,不是上坡就是下坡,急弯随时出现,一时在山谷,一时在山顶,颠簸了四五个小时,他才赶到中寨镇。


中寨镇党委书记谭鹏飞记得十分清楚,2018年3月31日中午,文伟红由镇里包村干部带着去他的办公室报到。谭鹏飞紧紧握住他的手,说:“你就是文书记!”文伟红点头,微笑。


还在文伟红没来镇里的前两天,谭鹏飞通过打听,对他作了侧面的了解,知道他长期驻村,作风扎实,经验丰富。一见面,谭鹏飞边问候边打量,确信自己了解的情况是真实的。


谭鹏飞把大坪村的情况作了详尽的介绍,说:“你去之后,要抓三个方面的重点,一是通村通组路,二是人饮安全,三是整村易地搬迁。


两人交谈一个小时后,文伟红就去了大坪村。


村支书高腾科,听说文伟红到了村委会,急忙从地里赶过来。前些天,文伟红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了解村情,并告知他将到大坪村任第一书记。



文伟红爱看的书籍.jpg

文伟红爱看的书籍



两人打过照面,高腾科引着他转到村委会背后的空地上,往山下指指点点。


他举目四望,群峰错列,连绵不绝,山峦如黛,农家的木瓦房,散落在山谷和山腰。高腾科说,这一匹匹山,像锯齿,我们本地上叫这些山为“锯齿山”。


高腾科介绍,村里有108户627人举家外出,在湄潭县核桃坝村务工,有14户68人在湖北当阳市租地种庄稼为生,常年住在村里的,只有105个老人和小孩。


文伟红心情沉重,这是典型的“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哪!


回到村委会,他让驻村干部田晓波抱来“一户一卡”等档案资料,仔细查看,对有疑点的,认真记下来。


一个月后,文伟红召集村组干部开会,说:“‘一户一卡’资料不完善。”高腾科“腾”地站起来,说:“你一来就说我们资料不完善,一锤就把我们的工作否定啦!”


文伟红质问:“全村122户近700人举家在湄潭县、湖北当阳市打工、生活,他们的住房安全是否有保障?有无‘两错一漏’?仅凭一个电话就能确定?”在场的村组干部无言以对,高腾科生气地转身就走了。


事后,高腾科想了半天,才觉得文伟红是对的,他后悔自己当时冒冒失失的。


将群众的情况搞个彻底明白,文伟红和村干部商量,去湄潭和当阳,核实大坪村外出群众的生活现状,为易地扶贫搬迁的精准打下基础。


他将此事向谭鹏飞汇报,谭鹏飞肯定他的做法。考虑到去当阳、湄潭路途遥远,就跟他说镇里派车送他们去,文伟红说:“镇里公车本来就少,还是我开自家的车去。”


谭鹏飞的内心顿了一下,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说:“车开慢一点。”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