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文化观察 查看内容

从古思州沿革及其涵义谈沿河自治县思州街道命名的可行性

2019-9-28 17:37|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3046|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相

摘要: 本文特对古思州的源流建置情况等进行梳理,探讨思州内涵及文化特征..
       前段时间,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为进一步优化行政区域布局,加快小城镇建设,充分发挥城市辐射带动作用,有效缓解因易地扶贫搬迁、水库移民安置等原因导致人口过度集中而带来的资源不足和管理困难,更加优质高效地服务广大群众,根据有关规定,依法依程序开展析置"思州街道"的工作基础上,拟报省人民政府批复。因本人参与该地名的命名工作,深感古思州之名作为现在的行政区划地名,既要做到"改的有理、留的有利、群众接受、使用方便",又要不致带来争议和舆情,有影响民族感情等风险,这就需要我们对思州的历史及其涵义有一个清晰而深入的了解。基于此考虑,本文特对古思州的源流建置情况等进行梳理,探讨思州内涵及文化特征,提出沿河自治县设置"思州街道"的可行性。

  一、思州沿革及其史事

  思州,从其诞生到消失经历"置、废、升、降、析、复"的曲折过程,名称更替与历史事件相互关联,比较复杂,要完全讲清它的历史,此较困难;但总的说,我们一般认为古思州就是自公元630年改务州为思州起至民国4年改思州府为思县直至思州长官司名消失为止,是跨越了1285年历史时空的思州。

  三国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蛮帅田益宗率部域四千户地内附。北周保定四年(公元564年),涪陵蛮帅田思鹤以地内附周,周建德三年(公元574年)改奉州为黔州。

  隋文帝时,为解决南北官多民少、建置混乱状况,推行州、县二级行政制度,隋炀帝时,改州为郡,成为郡、县二级建制;隋炀帝大业三年改黔州置黔安郡,今铜仁地分属黔州(治今彭水)和庸州;通常并称黔州黔安郡。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乌江下游的黔中郡 (治今彭水)包括今黔东北一带,处于湖广、四川交界的“两不管”的地方,史称“蛮夷之地”,时常出现“夷苗屡叛”。在隋朝皇帝苦于无计可施之际,大臣苏威保荐田宗显为黔中刺史。田宗显与子田惟康到任一年多,黔中大治,隋文帝即封田宗显为国公节度使。后白莲教金头和尚任则天起义,朝廷再遣田宗显征伐,田宗显奉命管理黔中一带,还被加封为宣慰荣禄节度使金龙护国公,子孙世袭;田宗显的儿子田惟康世袭为黔州刺史,又因平叛有功,加封为黔潭二州节度使。

  隋朝招慰于开皇九年至十九年间(公元589~599年)置务川县,治今沿河,因川而名;务川县初隶庸州,后隶巴东郡(治今黔江)。隋武德元年,招慰使冉安昌以务川当牂牁要路,于隋大业二年(公元606年)请置务州。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改置黔安郡,天宝元年改为黔中郡。时务州隶巴东郡,领务川(今沿河)、涪川(今思南)、扶阳(今德江)3县。

  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以后,各州频易名,遂改务州为思州,由冉昌安刺史领,为经制州(正州)。由于乌江中下游地区方便连接中原,也得行经制州定制,推行封建地主制经济,其职官"官不世袭,职不常任",都督、刺使等高职都由朝廷调遣,一般不任土著首领,故最初思州为川东冉氏所据。时思州领3县、10开元乡、6元和乡。川境东西230里、南北512里。

  唐永隆元年(公元680年)田宗显四世孙田克昌卜筑始守思州。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田克昌以黔州为都督府,设思州等9个经制州和充州等50个羁縻州,思州治与务州同,州县同城。田氏历代大首领(氏族首长),大多受朝廷敕封。如田宗显五世孙田道元因征战黄土坡仡僚有功,授思州义军兵马使;六世孙田公荣公元729年授义军兵马使。公元735年,田公荣因平叛有功,加思州节度使,升中书侍郎。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改黔州为黔中郡,有4200户;改思州为宁夷郡,领务川(今沿河)、思王(乌江与印江河口处)、思邛(今印江)。时隔16年后,唐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废宁夷郡、复名思州。田宗显七世孙田载龙袭位45年,八世孙田时丰袭位40年,九世孙田佐禹袭位8年,十世孙田凤翔袭位78年,均承父职,授义军兵马使。盛唐时思州领务川、思王(今印江河口)、思邛(今印江)、城乐等县。

  随着唐王朝衰落,地方割据势力干戈四起。五代十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段大分裂时期,它起自唐末的藩镇割据,并通过相互之间的吞并,到了晚唐时期,逐步形成相对较固定的割据。此时期,土官田氏蛮长据思州,先附楚、后附蜀,后唐灭蜀后,思州归后唐控制。唐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田宗显八世孙田时丰兼领,唐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宗显九世孙田佐禹领思州节度使,宗显十世孙15岁的田凤翔以威服苗夷,加定蛮威武将军。五代时期,南为各氏番部唯田凤翔掌控的思州毫无震辣,人称其"乱世之能臣",直至其93岁病故。

  宋治唐制,将"道"改为地方一级行政区划,不久改为"路",经制州、羁縻州、藩国并存。宋初思州属于夔州路(治今渝奉节)领内之羁縻州,其政自理。田宗显十一世孙番部长田承文于北宋大中祥符三年(公元1010年)奉敕安宁(今昆明西南部)、交趾(今越南北河内)将军,又因作战勇猛,加义勇将军、都指挥右仆射平章事,袭位62年。田宗显十二世孙田正允于北宋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八月奉旨收复南叛寇王贵千和傅事鲁等,授义军兵马使,升都指挥,封武略将军,袭位43年。田宗显十三世孙田仕儒于北宋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加封都指挥使,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征讨泸南叛寇获全胜,袭位33年。

  宋徽宗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田宗显十四世孙蕃部长田佑恭入朝内附,愿为王民。宋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移思州治署至今务川地多罗山下建思州城,思州治地从此离开今沿河地。宋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田佑恭以镇压贵州境内少数民族有功,加封贵州防御使(贵州之名始于此),赠封为少师思国公。宋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废思州,其州县并入彭水县,思州降复名为务川县,隶黔州,田佑恭在思州的政权大大削弱。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田氏世守思州地后,因征战王辟、郭宁忠获胜,提振军威让川东安宁,即于南宋高宗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再复置思州,思州领务川(治故都濡)、邛水(治今三穗)、安夷(治今镇远)、思邛(治今印江)4县,获敕"世为思州守"。南宋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设思州宣抚司以田佑恭为守令。思州疆域扩张,领今铜仁全部,遵义务川、凤冈,黔东南三穗、镇远、岑巩一带,地域北接绍庆府界,东至今印江东部,下至今石阡东部,西达芙蓉江下游包括凤冈、湄潭抵乌江背岸,南临石阡南境向西延伸至乌江南岸。田宗显十五世孙思州军民事田汝端于南宋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另授黔州防御使;十六世孙田祖衡拒蒙古人,保俱基业;十七世孙田宗翰,十八世孙田庆裕加授夔州路兵马节度使,再加封显庆侯;十九世孙田兴隆加授夔州路兵马团教练使;二十世孙田应炳抵御蒙军,授武烈大夫,并吉州刺史。

  进入元代,中央王朝对西南少数民族推行土司制度,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十二年(公元1275年),廿一世孙田谨贤以思州地归附,置思州安抚司;次年,旋改为思州军民安抚司,田谨贤为安抚使并知思州、珍州驻御防统制兵马使;后南宋灭,西南成一统.思州军民安抚司(宣抚司)为军政合一的机构,隶湖广行省。安抚司治初移水特姜(今思南),迁治于龙泉坪(今凤冈小谷庄),因司署火废,迁至都坪清江(今岑巩思旸老县城),称新治为思州,称水特姜旧治为思南。此时的思州安抚司地域庞大,人口众多,辖有今铜仁、黔东南地区及湘西、四川、广西的部分地区。元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改为思州宣抚司,隶湖广行省,领地大致东起湖南永顺、保靖,西迄贵州务川、凤冈、施秉一线,北达四川酉阳,南至黔南荔波、从江,几乎占今贵州的三分之二兼及湘西之一部,地域辽阔,远远超出唐宋时代的思州。元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升为思州宣慰司,治于岑巩的思州宣抚司隶之。至元二十一年(公元1284年)闰五月时撤思州宣慰司,思州宣抚司隶今贵阳之顺元路宣慰司。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年)复置思州军民宣慰司,隶湖广行省。至元末年(公元1294年)敕思州宣抚司迁水德江未果。

  田谨贤之后,授思州宣抚使者分别为:田宗显二十二世孙田维墉,二十三世孙田茂烈,二十四世孙田仁厚。

  元顺帝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授田仁厚为思州军民宣慰使,治岑巩,而以武功靖乱,加朝烈大夫。又于元顺帝至正二十五年(公元1365年)7月27日,派遣都事林宪、万户张思泉首先纳款,随即将田氏世守的镇远、古州(今黎平)2处军民府,务川、邛水、信宁(今重庆乌江东岸)等10个县,龙泉坪、水特姜、沿河祐溪等34州和长官司的地图册献纳明朝朱元璋,田仁厚仍为思州军民宣抚使,思州宣慰使司治迁今岑巩,隶湖广布政司。思州宣慰司掌军民之事,内设总管府,管内安抚司、镇抚司、管军万户府,总管府领23个蛮夷长官司,管军万户府系掌管军队的军事机构,设万户、副万户,下辖土军千户所、百户所,设正副千户、正副百户。

  元顺帝至正二十四年(公元1364年),田谨贤之孙、治设镇远州军民同知(知州)的田茂安不服其堂侄田仁厚的管辖,割镇远、思南地献农民起义首领的明玉珍后,被授思南道宣慰使,并创设思南道都元帅府。田茂安三子田仁智授龙虎卫职。

  元顺帝至正二十五年(公元1365年)田仁厚暗弃明玉珍遣思南道宣慰使都事杨琛领思南等处归顺朱元璋,获授思南宣慰使兼新军万户,隶湖广布政司。出于战略考虑,田仁智迁思南宣慰司治于龙泉坪,再移回镇远,复迁水特姜(今思南)。

  至此,昔思州宣慰司一分为二的思州宣慰司和思南宣慰司仇杀不断。

  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田仁厚去世,田宗显二十五世孙田弘政袭位,早卒。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思南道宣慰司改隶四川行省,思州宣慰司拨铜仁长官司归思南道宣慰司。此时的思南宣慰司辖有水特姜、蛮夷、沿河佑溪、思印江、朗溪、镇远溪洞金容金答、施秉、偏桥、邛水十五洞(团乐、得民、晓爱、陂带、邛水五长官司)、臻剖六洞横陂等处、铜仁、省溪、提溪、大万山、乌罗、平头著可、溶江芝子坪等17个长官司,加上思州宣慰司的地方,相当于今岑巩、玉屏、石阡、凤冈、黎平、锦屏、从江、榕江、德江、沿河、印江、施秉、三穗、镇远、铜仁、江口、万山、松桃等县和重庆酉阳部分地方。

  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78年),田宗显二十六世孙田琛袭职,思南宣慰使由田大雅袭,后由其子(田宗显二十七世孙)田宗鼎于明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袭职。而刚袭思南宣慰使的田宗鼎与副使黄禧结怨,朝廷改授黄禧为辰州知府(治今湖南沅陵),思州宣慰使田琛又与田宗鼎争砂坑,并与黄禧勾结,率兵攻陷思南,田宗鼎全家逃避,田琛杀宗鼎之弟,掘其祖坟,戮其母尸。田宗鼎上奏,田琛下狱。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废两思宣慰司,分置思州等八府,田氏在黔东200多年的统治结束。

  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改治今岑巩的思州府为思县,但思州名仍在;两年后,思州土司名完全消失,思州之名延续1285年。古思州沿革及治所变迁线路如下。

  1、思州两废四置年表:

  隋开皇  唐武德  唐贞观   唐永隆  唐天宝  唐大业  北宋政和  北宋宣和  南宋绍兴599一一621一一630一一680一一742一一757一一1117一一1122一一1132务川县   务州   冉思州   田思州  宁夷郡  田思州  移治离沿   务川县   田思州2、思州名及治所迁移线路:

  隋.务州、务川(治今沿河)~?~唐.思州(治今沿河)~?~唐.思州(宁夷郡)思州(治今沿河荷叶坪)~?~宋.思州城(务川县)(治故都濡今务川)~?~宋.思州宣抚司~?~元.思州军民安抚司(治今彭水、今凤冈龙泉坪、今思南水德江、今凤冈龙泉坪)~?~元.思州宣抚司(治今镇远)~?~明.思州宣慰司(治今岑巩)~?~明.思州府(治今岑巩)~?~思县。

  思州存世1285年间,其治所在今沿河地域内从公元630年至1117年共487年;田宗显及其后裔直接管辖沿河,如从田宗显公元582年“世居石马,遂居焉”到公元1410年(除公元1122年思州、务川县并入彭水县,县降为城,沿河辖地无名4年)田琛将思南宣慰使田宗鼎政权攻陷,沿河地实际受田氏政权直管824年。而据明嘉靖《思南府志务?古迹》记,务州改思州50年后,时年25岁的田克昌宦游巴峡,安居思州,于永隆元年(公元680年)建思州城,田氏涉事思州始祖为田安昌。笔者认为,田宗显卜居今沿河中寨石马,早已管辖后来的思州地,理应为思州土著首领,所以,田氏在思州的政权从田宗显算起。但瞿政平先生认为,田宗显之族自隋开皇二年入黔至唐永隆元年98年间只涉事黔州未经营思州,田氏入黔共经27世831年。

  开皇二年(公元582年)以黔中太守田氏一世祖田宗显率领张、杨、邵、安、李、何、冉、谢、朱、覃10大姓汉军将士,从鄂西清江流域,三峡之地溯江南进占据乌江彭水时,于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在彭水建立黔安郡署治。唐高祖于武德元年(公元618年),黔安郡归附唐廷,武德元年(公元618年)敕田氏二世祖田世康为黔州刺史,武德四年(公元621年),诏黔州刺史田世康攻潭州(今长沙)肖铣,占据湖南以长沙为中心的州5镇4的要塞之地。武德元年(公元623年,因渝州人张大智反,刺史薛敬仁弃城走,田世康等大智以众降,占据了渝州(今重庆)以下的长江地区。唐贞观元年,黔州刺史田世康率军南进开拓乌江流域,首先占据了盛产水银,朱砂的务州,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改务州为思州,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改罗蒙为播州,才有了唐宋年间“思播田杨”的政权辉煌。明朝以后,思州宣慰司一分为二为“两思”宣慰司,田氏政权逐步衰弱,尤其在田氏内部明争暗斗中,明永乐十一年,在改土归流废“两思”宣慰司之下,田氏彻底结束800年统治。

  二、思州由来及其涵义

  按照原铜仁地区方志办主任瞿政平的观点,思州名应为"非田氏思州(即冉安昌置)、田氏思州(即田克昌、田祐恭置)、田氏两思(思州、思南)、贵州八府思州。而笔者认为,按照思州治制和掌控者分,思州可为前思州、后思州时代。前思州时代从唐贞观四年到明永乐十一年,后思州为明永乐十一年到民国四年思州建置名称完全消失。而思州从经制州转为羁縻州治所在今沿河自治县地境和府制治所在岑巩,恰好各有五百年左右时期,而从故都濡(今务川)到明永乐十一年颠沛流离的前思州治所,经过今彭水、今凤岗、今思南、今镇远、今岑巩,中段时间不过300年,前思州到后思州时段比约为5:3:5。

  但由于思州田氏在乌江流域黔中地区所建的土司政权,其历史从隋朝开皇二年(公元582年)田宗显为黔中刺史始,至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 统治时间长达831年之久。"两思"田氏宣慰司为贵州四大土司中的两大土司,思南、思州(今岑巩)分别成为黔东北和黔东的两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改土归流"原因的直接发生地,为贵州省级建制的确立奠定了地域基础和前提条件。思州田氏土司是黔中历史上最著名的土司之一,世袭千年,领地幅员辽阔,史学素有"思播田杨,两广岑黄"的称誉。看得出,思州既是封建王朝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羁縻统治的标志,也是一个在中国西南影响深远、刻骨铭心的文化符号。那么,思州名从何来,又有哪些内涵呢?

  《元和志》:"思州,楚为黔中地…隋开皇九年,置务川县,属庸州,庸州黔江县地是也。大业二年废。武德四年,于(务川)县置务川郡(州)。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改务州为思州,思州之名始于此。管县三、开元乡十,元和乡六。州境东西二百三十里,南北五百十二里。"《辞海》注:"(思州)州、土司、府名。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改务州置,治务川(今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城东、宋移至今务川)。辖今贵州务川、沿河、印江和重庆酉阳、秀山等县地,唐末废,北宋末复置,不久废,南宋初再置。"民国《沿河县志》引《田氏宗谱》载:"随文帝开皇二年(582),黔中夷苗屡叛,大臣苏威保奏(田)宗显为黔中刺史,同子惟康赴任年余,黔中大治,文帝诰封为国公节度使之职。旋陕西天鹅山白莲教金头和尚为乱,调宗显往征,兵至天鹅山与贼战,贼败奔四川、成都。宗显追至,贼复败走渝城朝天门,潜往小河,追及复战,贼又败。兵至漆地安营,访贼至石马,问往民何地,民以石马即庸州答之,宗显详观地形,山环水抱,下居焉。迨贼授首,奉命镇管黔中思州十八堡,沿河四十八渡。旋加封为宣慰荣禄节度使金龙护国公,子孙世袭宣慰职,军民两管。"从以上记述知,思州是州名、土司名和府名。最初由务州改名,其域内十八堡、乌江两岸四十八渡,属田氏管辖地。历史上出现四置两废:唐末废治今沿河思州改宁夷郡(治在沿河),北宋末废治今务川思州降为务川县(改为城);唐初冉安昌置(治今沿河),唐田北宋末田祐恭置(治今务川),南宋初再置(治今凤冈)。

  《元和志·务川县郭下》:"本汉酉阳县地,属武陵郡。…隋开皇十九年置,因川为名。内江水,一名涪陵水,在县西四十步。"《旧唐志》"务川,州所治,汉酉阳县,属武陵郡。隋朝招慰置务川县。武德元年,招慰使冉安昌以务川当牂牁要路,请置务州。贞观八年,改为思州,以思邛水为名。"以上记录,文字不多,信息量却非常大。一是在隋朝,设置郡县,人们喜欢以当地江河命名,如酉阳县因酉水而名,务川因乌(乌、务同音)江而名,思州因思邛江为名,印江因将以思邛江命名的思邛县误写为思印县而名等;二是务川县为析原武陵郡之酉阳县地而置,初属庸州,后属巴东郡;乌江在隋唐时称涪陵水或内江水,在务川县治西四十步,说明务川县治那时在今沿河县城东田坝。唐朝黄庭坚《阮郎归·茶》就有"品高闻外江"之句,外江就是相对于乌江而言的,乌江之外的长江为外江。三是务川县置于沿河,沿河当牂牁要道,请置务州。说明正如思南田维华考证,乌江就是夜郎国时的牂牁江,夜郎国都在思南。四是思州之思,取思邛江之"思"而名。按《黔南识略·卷十六·印江县》:“思邛江在城南,源出府属朗溪司,北流入水德江,后讹‘邛’为‘印’,遂以名县。”按古僮语“思”意为“溪”,思印江即印江,县以印江为名。我们是否这样解释:“思州就是有河水的州呢?”这倒与沿河的地理环境十分贴切,因为乌江自从秦司马错伐楚以来,就一直很有名。以江命名,自然而然。不过,也有人认为,思邛江不应该是印江河,而是今沿河思渠河的谐音。思州是否以思渠河命名,除《旧唐志》有"然今安化县北三百里有思渠场,在乌江西岸,渠、邛声近,窃恐尚是援引思邛而误。"之外,今无其他有力佐证;而经考证,"思渠"是土家语,是土家语“思溪”[ci35  tshe21]的音转,土家语“思”是“肉”,“溪”是“称”;“思溪”按照汉语就是“称肉”;说明思渠以往是小市场,人们在此卖肉和称肉。也有认考证认为"思南"也是土家语,是土家织锦"西兰卡普"[ci35  Ⅰan35  ka53  pu53]的"西兰"音转而名,在土家语里,"西兰"是铺盖的意思,因思南盛产土家织锦而得名,但目前尚无史料有力可证。

  而田维华先生在《十字派田氏鼻祖田宗显开疆拓土入黔记》中说:田世康始终没有忘记先世黔中太守田宗显创意的以田姓为首,以十大姓为中心的“思”字建置政署之作。在他执管的黔州乌江流域营建了以“思”字冠以政署的名称中,最使人显目的是“思州”这个署名。作为州级的称呼,自然要比县级政府级别要高,黔中剌史田世康于公元630年在乌江流域下游北部创建的第一个州级的“思州(务川)”政署,这是标志着黔州剌史田世康麾下的汉氏政权,已经从黔江(彭水)进至乌江流域(古代贵州省的北部)等语。但据《说文解字 》解释:"思"者 “容也”。古体字为"恖",所以,“思”并非"以十姓为中心"之意,思州之名,应与田姓掌管思州等地无多大关系。

  三、思州记忆及其回归

  "地名是民族文化遗产"。思州从今沿河发轫在今岑巩消失,历经了千年沧桑,成为以黔东土家族为主的"非遗"之宝,非常重要,深入人心。无论朝廷实行的思州、思州府经制,还是实行思州安抚司、思州宣抚司、思州宣慰司等土司羁縻制,思州之名背后都承载了隋朝到民国湘鄂黔渝以沿河为中心的许多历史,代表那些时代风云变换的封建政治和冉氏、田氏等家族政权,它是沿河、务川、思南、凤冈、镇远、岑巩等地人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虽然因岑巩思旸镇内的思州古城被撤除,古思州之名永远成为历史记忆;但是,思州作为一段历史标志和文化符号,它的名字重新出现在人们生活中,它将回归到现代社会和人们传统中却又是必然的。无数实践证明,人们善取传统文化精髓,又将传统文化回归现代生活,譬如把古地名转化为新行政区划名,完全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四个讲清楚"的重要论述,体现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和民政部《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和精神。因而,在改革开放后,人们将思州从文献典籍和口口相传的记忆中对思州的特殊涵义进行解读,并转化为思州石砚、思州古茶、思州文旦柚等文化经济名片,或以思州作为现代地名和商业酒店、店辅冠名等,启封思州这瓶文化老酒,利用其文化价值和精神营养,为当今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这既是思州的记忆的苏醒,亦是让思州回归现代生活的途径和体现。

  我们欣慰地看到,中国地名研究所已编制的《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总体规划》报告和世界上第一份《地名文化遗产鉴定》标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誉为“一件令人关注的力作,是重要的举措。”这是我们保护和利用古地名的重要政策和重要文件依据。据中国地名研究所所长刘保全介绍,我国千年以上古县800多个、千年古镇1000余个、千年古城(都)300余个、古村落近10万余个……这些地方留下了数不清的古老的地名。

  “老地名承载着古老的文化,记载着古代的地理人文,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我们的根。” 所以,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在2015年前后,相继命名"思州新区"、“思州大道”、“思州酒店”“思州温泉”“思州公园等,有各种以思州冠名的匾牌、牌坊、茶楼等实物建筑。现在又拟在思州新区析置命名一个“思州街道”,将4万多人口划归街道管理,这完全是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的文化“寻根”之举,是沿河土家人文化自知、自信、自觉的体现。

  一是以古地名作新地名是常见做法和现象。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就提倡"古为今用"、“古名今用”。尤其在地名和区划命名时,人们结合当地历史文化、当地民风民俗,取一个人们普遍认同、脍炙人口的名字,这是从古到今很常见的现象。如与沿河相邻的酉阳县就是一个老地名。2002年版《酉阳县志》,在(酉阳)县名考中述:"酉阳之名始见于《汉书地理志》。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于武陵郡置县,酉阳县隶其中之一。…遂酉阳之名在蜀汉亡后,史图虽不载,但城废而名未废,…袭酉阳之故名而名之。故酉水之阳,故名酉阳之谓是可以信服的"。这说明酉阳是继承汉代时武陵郡中的一个县名而来的。

  今四川省广安县按照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和民政部《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围绕“反映当地人文或自然地理特征”,采取“实地调查摸底、回忆广安历史、梳理重要历史事件”等办法,以历史地名“丰乐、元府和明州”取街道名称,也是古地名今用的实例。

  二是以大取小的地名符合命名规则和原则。以古代国、郡、州、县的名字作为当今地名和区划命名,已经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惯例。如重庆主城区巴县,就是因原来的巴郡治江州(今重庆)而作为街道名称的,这个地名成为重庆城市文化的重要部分。在我国现在行政体制中,街道虽然不是国家法律规定的一级行政区划,但在街道命名时,仍然需要顾及当地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地理、人口、国防、历史传统等多方面的因素。思州街道以古思州作为名称,就是结合沿河实际、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顺应当地群众意愿和向往,满足移民管理需要而命名的,它的命名与巴县命名类似,必将成为乌江要津、最美江城沿河县城文化的重要部分。

  三是共享文化符号能够增进民族认同和团结。如上所述,思州是以“思邛江”为名,虽然它从某些角度说,代表了封建社会田氏政权,但它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的集体记忆和共同精神家园,而不是某地、某族的专利。所以,只要符合取名原则,将思州作为一个街道名,既能增进最初入黔的田、张、杨、邵、安、李、何、冉、谢、朱、覃10多大姓为主的民族认同和自豪感,也能让今思州街道聚居的几万居民具有归属感和凝聚力。正如沿河县城有一位冉氏老人说:“每当我走在思州大道,我就会想起我们祖先冉安昌设置思州的伟绩,以及几千年来思州留下的那么多故事和传奇。想想我们和祖先都生活和奋斗在一个有着共同名字的土地上,我会觉得特别自豪和骄傲。” 这位老人的话,也许代表了千千万万思州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人的共同心声。思州作为一个地方集体记忆的载体,如同当地人们祖先的血和肉,熔铸进每一个的生命里。

  总之,古思州名承载着太多历史,让古思州回归,实际是对思州古名的保护,是对古思州文化的尊重和弘扬;将具有千年古韵的思州作为街道地名富有文化底蕴,具备地方特色,也能够实现艺术性、特色性和整体性的有机统一。由此结论,命名“思州街道”完全可行,很有必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