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旅游 旅游景区 查看内容

两个日鼓鼓· 联手造蟾宫

2019-12-14 18:53|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5146| 评论: 0

摘要: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多缤洞就与织金洞、龙宫被当时学界并称“贵州三大溶洞地质奇 ...
新概念

  日鼓鼓精神,是黔籍著名策划人王志纲先生提出来 的。所谓日鼓鼓,简单说就是倔、认死理、坚韧不拔、 百折不挠。


  题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多缤洞就与织金洞、龙宫被当时学界并称“贵州三大溶洞地质奇观”。1995年又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审定为省级风景名胜区。

  如今,织金洞与龙宫已成为蜚声中外的著名景点,每年吸引着大量的中外游客前往探奇览胜。而息烽多缤洞却因为当时交通原因,错过了最好的开发时间,依旧庭院深深,紧锁着满园春色。

  如今,多缤洞的开发外部条件已日臻成熟,帷幕已被拉开。这是怎样一个溶洞,它何时才能向世人展露与众不同的容颜?

  文/多缤哥

  两个日鼓鼓· 联手造蟾宫


  一个日鼓鼓,是老吴,大名吴枫。文化产业资深玩家,北京阳明之路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贵州阳明之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曾编写过《黔酒宝典》、《贵州绿茶》、《舌尖上的黔茶》等图书,是“贵州文化、全球传播”最喳声卖气的吆喝者之一。经年来沉迷于息烽多缤洞,竟说成修洞洞,是此生宿命。整天用一种要死不怕卵朝天的气概,快成洞精了,江湖绰号“多缤洞洞主”。

  一个日鼓鼓,是老杜,大名杜森。执传统雕塑之牛耳,国内著名雕塑艺术家,中国传统雕塑研究院院长。创儒释道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于杭州西子湖畔。因江湖名称太雄火,自成体系,艺冠天下。业界惊呼的文化旅游新锐力量“杜氏文创”,正在国内弥漫开来。因其长成一幅禅师样,又因每日每夜在多缤洞洞内画金蟾,说是要把多缤洞构造成“贵州洞窟艺术地标·中国最美蟾宫旅游区”,被称为“杜禅师”。

  两个男人,一个洞洞。一出好戏就开始了——

  

  已亥年初夏,多缤洞外的山坡上,满山满岭开满杜鹃花的时候,老杜来了。说来也是巧,老吴第一次见到老杜,是在距离多缤洞洞门口不远的九庄街上,当老杜还在百米开外时,老吴就眯着个眼,透过车窗一眼认出了老杜。过后,老吴说这可能就是量子纠缠,因为之前根本就没见过老杜,完全是用慧根在认。所谓缘分,就是正好你来,恰好我在。


  其实老吴和老杜都是贵州人,共饮一江水。一个生长在乌江中上游的遵义播州,一个生长在乌江中下游的铜仁思南。只是后来各自使命不一,一个去了北京,一个去了杭州。

  老杜来时,正是老吴意气风发,又满眼迷茫的时候,老杜遇上多缤洞时,恰是杜氏文创正处在点穴关键时期。所以,算是咖啡遇上了伴侣,瞌睡遇到了枕头。

  

  两个“量子”发生了纠缠,自然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老吴常年北京、贵阳两处跑,老杜几乎每两周都杭州、贵州两边跑,但都是以多缤洞为原点。


  老吴说话,老杜说画。老吴对老杜说,自从遇上了多缤洞,他的偶像就变成了唐僧,只管一路西行,不取真经誓不回。时不时就哼上两句,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哼着哼着,就变成了“路在洞里”。看到老杜后就变成了“终于等到你”…天亮了,天黑了。多缤洞内,永远只有晚上,终年不见阳光,时间对老吴和老杜来说,仿佛凝固了。高频率的进洞、出洞、爬山头、钻树丛,有时甚至要冒着生命危险,腰系一绳,从悬崖顶上,下吊到百米地心实地考察。两位洞咖,有时又变成了两个杠精,或洞内、或洞外、或城市、或乡村,只要在一起,就围绕多缤洞,永无休止在讨论、争论、辩论,面虽红,但耳不赤。


  老杜几乎每天凌晨五点就起床,大半夜了都还不想睡觉,整天都在巴倒想。随时随地从挎包里拿出画笔,永无休止的去描、去勾、去涂······魂像被洞洞勾走了似的。

  从初夏到隆冬,寒暑大半载。洞门口的田地里,从青青的秧苗变成了金黄的稻谷。于是,终于,多缤蟾宫,恢宏巨制出炉了。

  

  多缤洞内的石钟乳生得奇形怪状,各种造型千姿百态,竟有大大小小数千尊金蟾造型的石头。金蟾在中华传统文化中象征吉祥文化。传说,金蟾是通灵儒、释、道三界的瑞兽,能化煞、避邪、旺财,是财富的代名词,深受老百姓喜爱。


  老杜似乎天生与禅有缘,不仅自己长得一幅禅师样,多缤洞内的蟾与禅不仅通音,还达意。所以老杜来到这里,仿佛进入了自己的“祖庭”,气场十分相投,欢喜的不得了。数十年的艺术灵感,奇葩式地在多缤洞内爆棚绽放:蟾宫的艺术创造,将成为中国艺术史和建筑史的奇迹,将成为贵州洞窟艺术地标,将成为中国环境最美的蟾宫旅游区。学传统文化禅修到息烽,息烽洞窟文化美育天下。创造出引领中国蟾宫文化神圣艺境;创造出震惊中外的伟大艺术雕塑作品;创造出内涵丰富、功能齐全的文化经济公共建筑。

  一个个奇思妙想在老杜脑中形成。通过反复构想,在多缤洞的水洞用艺术表现形式,用科技加互动体验的新锐模式,讲述多缤蟾宫故事,使之成为中国最有文化内涵的地下溶洞。终于有了一个完整而清晰的思路,至此,一个贯穿全洞的超级 IP——多缤金蟾,就此横空出世了。

  

  洞穴,被称之为继南极、北极之后世界第三极。好奇是人的本能,许多人喜欢去猎奇探险。探洞的魅力,就在于你永远不知你下一步会看见什么,会发现什么。能满足你无限的想象和激发起你不断探索的欲望。


  多缤洞的地下,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在多缤洞的水洞入口,洞天之间隔着层地壳,天与地有一线相连。老杜说,我们要在这里开一个天窗迎接天神,必须要一个金烂烂地标点,引领天神下凡入洞,建一个人神共驻共游的专题财神景区。

  而最为神奇的是,在多缤洞的水洞深处,藏着一个鬼斧神工、壮美雄奇的地质天坑,从地下到地上高达200余米,是一个既挑视觉,又挑战触觉的灵魂景点。特别是当一道阳光照射下去的时候,形成一道十分罕见的光瀑布奇观,人笼罩在其中,瞬间感觉升华了,神圣得不得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简直是美得不要P脸,震憾得让人想下跪和嚎叫。


  景区开发好后,旅客将会从这里出洞,成为景区出口。用倒挂型悬空天梯,在200米的地心悬崖上,旋转出洞。这不仅是多缤洞旅游景区的一个亮点、爆点,还将会成为中国溶洞旅游一个标志性景点。

  

  老吴的公司简称“阳明国际文化”,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问老吴,阳明文化的精髓究竟是什么?每每如此,老吴都扯起脖子上的两根筋,眼睛瞪像牛卵子一对,盯着对方说:通常公认的就三点,心外无物、知行合一、致良知。我生性愚钝,悟不了那么多。我认为,就是像“拿烟不拿火,等于当没拿给我”一样。光递烟,不拿火,你让我啷个子抽嘛。说了就要干,知了就要行,就是这么简单。


  由于多缤洞的蟾宫需要艺术呈现,老杜是雕塑大家,是个玩泥巴的高高手。老杜在多缤洞的工作室,就设在洞门口桐枝驿村里一户村民家里。除了进洞,整天就坐在房间里面玩泥巴。一个大夏天,上身打个光胴胴,下身穿条红色短裤成了这位老兄的标配。除了眼睛外,全身上下都是泥巴,每天都能把自己整成一尊雕塑。

  巴倒想完了,啷个子整,老吴问。老杜一边坐在床上用泥巴玩多缤蟾宫造型,一边头也没有抬,就说巴倒干呀。从巴倒想到巴倒干,说整就整,说干就干。既然定位叫多缤蟾宫了,老吴说,那我们就搞个架式吧。


  已亥年壬申月庚子日,多缤洞金蟾文化主题旅游景区的开工典礼,就在洞门口,正式拉开了帷幕。七届、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原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王录生出席并宣布开工奠基,十八位各路英豪代表,数百位四方宾朋与当地老百姓一起,共同当了见证人。

  大咖云集,共商洞是。原铜仁市人大副主任张观涛、息烽县副县长张小明、息烽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陈舟游、知名学者葛振亚、诗人阿布阿诺,贵大教授郑国周、中东阿联酋贵州商会创会会长黄娟娟、内蒙古企业家赵百伟、金融专家刘江华、王卓林等济济一堂,一起洞是、洞势、洞式、洞事,一时无光无两,好不热闹。



  那一天,不胜酒力的老吴和老杜,都整了几杯洞藏美酒下肚。老吴说你老杜胆子也真是大,敢到物华天宝,人才浩如森林江浙去,还混出个日鼓鼓的样子出来了。人家那边容易出人才,而贵州土地贫瘠,风貌奇倔,信息闭塞,生存艰难,不具备大面积岀产人才的土壤。贵州的杰出人物就像贵州的山一样,不可能一下子批量成名,但是一旦从山旮旯里蹦出来,就是怪才、奇才、鬼才,你老杜就算一个。

  恭维一番后,趁着酒劲,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对着老杜又嚎了两句“终于等到你…”

  

  老吴还是老吴,老杜也还是老杜,每天都是一幅“生来就是劳碌命”的样子。既然架式拉开了,俩人就更忙碌了。


  多缤洞是我国一个不可多得的巨型溶洞,由旱洞、水洞两个部分组成,全长21.3公里。由于洞内特殊的地质构造,部分空间低矮狭窄。多缤蟾宫的重要部分是:“地心嗨场、地心秀场、地心道场、地心月宫、地心银河”,这些全都在地下的水洞部分。如果机械进不去,则蟾宫就出不来。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再像老吴以前修旱洞时,用肩挑背磨式的搞法,不知要猴年马月才能修建好,老吴和老杜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经过反复比对,又组织专家论证,结论是还得让机械进去。老杜戏称为要多缤洞“破处”。老杜说,多缤洞必须破膜,就如同女人生孩子,女性伟大之处,就在于能孕育生命,孕育生命前提是什么?就需要破了那层膜。多缤蟾宫的那层膜,就是如何让机械能够进得去,出得来。

  天下奇观,多缤“动”也。现在的多缤洞,已实现成功破膜,目前的挖机作业,已到地心嗨场、地心道场段作业面,一旦到达地心月宫,则视为多缤洞洞内建设完成过半,就有望在2020年底洞内全部建设完成。

  

  创业,本就是九死一生。其实不是为了发财,而是为了要做一件事情。是一种生命体验的过程,而不是成功与否的过程。


  马云说:和他一起创业的人当中,“聪明”的人都离开了。创业,就是一帮“疯子”带着一群“傻子”,在一起做一件未来很牛的事情。“疯子””带着的是梦想,“傻子”带着的是勤奋与坚持。“聪明”的人是不适合创业的,因为“聪明”的人喜欢走捷径,不想去学习、改变、成长,只想一步登天,快速成功。所以,真正要做成一件事情,必须要有疯子的梦想和傻子的坚持。

  老吴属猪,快年近半百。为了洞洞,几乎把在北京和贵州的其它主营业务版块全部搁下了。由于长期进出洞,相信并感应到洞内有神秘力量的存在,说是会抱敬畏之心,去开发建设好多缤洞。

  老吴说,多缤洞是天下人的多缤洞,不是哪个财团,哪个家族,更不是某一个人的。多缤洞屹立天地间亿万年了,她真正的主人是大自然、是时间、是这方土地上的老百姓、是芸芸众生的你我他,所以将与天下有缘人,一起共享多缤洞。


  老杜极具艺术天赋,十岁就开始跟着堂哥学画画。由于是艺术世家,一直受到正确的引导和规范的教育。家族中从中央美院到四川美院,出了许多艺术界的大咖。

  老杜似乎命中注定要吃艺术这碗饭,他对艺术的痴迷,几乎到了疯魔的程度。少年时期便走村串寨,在那个相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经常帮人画生前没有留下照片的老人像,画得人家后代跪下来直哭。曾为了“写生”,去买牛和马来杀,不要肉,只要骨架。甚至还干过帮人家画准生证之类的勾当…尤为恐怖和不可思议的是,十七岁的那一年,为了搞清楚人体结构,竟然去“刨坟”,挖了具下葬才五个月的无名尸体,把死人当宝贝,拿回家藏在箱子里,每天放学回来便反复摸头骨的起伏,画骨架,终日形影不离,生死相依。这一次惊世骇俗的行为,差点把进屋给他找衣裳的二舅娘,当场吓昏死过去。

  老杜的堂哥曾和他说,艺术可以改变他的命运,此话就像一块铁融了钢进去一样,让老杜充满了韧性和力量。他读书从贵州师院、读到广州美院、最后读到中国美院,一直“院”到三十四岁,差点读成“绝灭师公”了。

  老杜最后在中国美术学院落了地,生了根,夫人林玉香也在中国美院工作,除了担纲教学工作外,还是美院敦品的法人、董事长。老师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当代国内乃至国际上的大家,日子过得么么哒。难怪老吴说老杜是个“受虐狂”,放着“西湖歌舞几时休”的安逸日子不过,来多缤洞遭活罪。

  现在老杜时髦了起来,玩起了“一条龙”。相继成立了自己的研究院、文创公司和艺术工厂。研究院和公司都座落在美丽的西子湖畔,他的工厂恰处在杭州箫山国际机场的航线上,每次飞机起飞或降落时,他都会透过机窗,府瞰自己一手缔造的“大地景观艺术”成了一道永隽的机窗外的风景线。

  

  多缤洞的百米地心下,一道七彩的光瀑霎泻入洞底,这照拂了多缤洞亿万年的阳光,把老吴和老杜裹在了时光里。

  老吴和老杜现在不抬杠了。在一个冬日的午后,老吴眯着个眼,对老杜说起了自己的“昨天今天明天”:昨天我编写了几本书书,今天来这里修建个洞洞。等洞洞整完了,明天还是想回北京去,去跟随中华书院院长刘东昌先生,把贵州的几百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沿习大大规划的一带一路,到全世界赶转转场,去赚洋鬼子的钱钱…老杜跟老吴不说话,说画,顺手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画板,画了一个“串”。老吴不知其意,老杜说,这就是我的梦想,就像你修洞洞一样,视为是此生的宿命。


  除了你的洞洞外,还有浙江的世界孔子文化园、甘肃敦煌的大漠水珠儿酒店、贵州遵义的中国红灯、华夏茶窖、西安丝路起点、贵州鹊桥…等等。以后拿起中国地图,把这些曾做过的事情,可以画成一串珠子。听得老吴一愣一愣的,口中不禁喃喃:你牛逼,你才是真牛逼,难怪像个禅师,原来是在画胸前的一串佛珠啊。

  因多缤洞结缘,老吴和老杜多了许些共同好友。曾经有人这样形容老吴和老杜:他们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他们的世界就是一个空空的世界,这个世界叫洞洞……他们像是一个无可比拟的女人,因为他们处处充满柔情。他们又是一个无可比拟的男人,因为他们就是一个斗士。他们的世界,是英雄的世界,是理想的世界,是浪漫的世界,是肚脐眼下面挂着一把枪,冲锋陷阵而无所畏惧的世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