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蛮王节的历史溯源及其回归展望 一一以乌江中下游地区为例谈蛮王节回归土家传统的可行性

2019-12-23 10:34|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5461|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相

摘要: 蛮王节回归土家族传统,对于蕴含传承仪典文化、增进思想感情和构建民族精神家园具有重要意义...
    蛮王节在乌江中下游土家族地区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和丰富生动的事象表现。蛮王节回归土家族传统,对于蕴含传承仪典文化、增进思想感情和构建民族精神家园具有重要意义。本文试从蛮王节回归土家族传统的可行性方面进行探讨。

  蛮族,是曾经活跃在中原华夏周围的古老民族之一。甲骨文“用政方”中的“方”字,陈梦家认为“疑即蛮方”,说明可能在甲骨卜辞中已早见蛮族的记录。金文中也出现有蛮之族称的记载,如《殷周金文集成》记录的“虩(xì)事蛮夏”之“蛮”,《閟(bì )宫》:“淮夷蛮貊(mò)”之“蛮”等,都是蛮族之意。《史记·匈奴列传》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 (xiǎn)狁(yǔn) 、荤粥居于北蛮”。在西周以来的先秦古籍中,蛮多是对非夏族的通称之载,并且是与夏族对举的民族,被人们并称为“蛮夏”。

殷周金文集成拓印·图片来源网络

  先秦时期,华夏族居中原,其周围分布着夷、蛮、戎、狄少数民族,所谓“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仅仅是为了方便记忆的一个笼统说法,以致史书上常有“蛮夷”并用,“戎狄”统称的。所以,先秦时的“蛮方”又是指“狁”或“鬼方”﹐皆处于我国西北方;如《虢季子白盘》记述了虢季子白因征伐猃狁有功,周宣王赐给子白铜鉞的故事;《梁伯戈》也有“鬼方”之称;“百蛮”亦指北方民族,如《诗·韩奕》:“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  而称“蛮荆”者,才指南方民族。南蛮的总称,大约出现于战国时期。《孟子·滕文公上》称楚人“南蛮鴃(jué)(伯劳鸟)舌之人”。《吕氏春秋·恃君览·召类》说:“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礼记·王制》说:“南方曰蛮,雕题交趾。”在当今中国地图上,古代的南蛮,就是对今汉水流域、淮河中上游、长江流域、珠江流域以至云贵高原各个民族的统称,其族系较为复杂,但多指群蛮、三苗、楚、濮、巴等民族。如长江中游的三苗、楚、群蛮,长江下游及珠江流域的百越,长江中上游的濮与巴蜀,云贵高原西南夷的先民等。《后汉书·南蛮传》所记内容和《诗经》里“蠢尔蛮荆,大邦为雠(同"仇")”的诗句,记载了周宣王时讨伐南蛮的事。《南蛮传》所概述的西周中晚叶至春秋时南蛮的四次大的活动,都是指长江中游地区的群蛮,如卢、庸、濮、巴等南蛮。庸,亦抑或为巴人的一支。庸国故地在今湖北省竹县境内,其最盛时深入江汉平原和汉水中上游到达今陕西省安康、紫阳一带。公元前613年楚庄王即位后,庸与楚师、与秦国、与巴国都有屡战之实,直到公元前661年“秦人、巴人从楚师,群蛮从楚子盟,遂灭庸”。一些散布到中南、西南地区的,也被融于土著民族之中。余之群蛮,其部分留在长沙武陵一带发展成为武陵蛮。而巴人灭庸后,获得古鱼国(今奉节)的部分地方,巴国疆域东至鱼复(治今奉节),西至僰道(今宜宾),北接汉中(陕西),南及黔涪(古巴黔中,南极今贵州思南一带)。”也就是说,今贵州土家族的主要分布地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属于巴国版图。“巴是古民族,活动地域在今川东、鄂西一带,巴人以骁勇著名。春秋时期,巴国与中原邓、申、那处、楚等国多次发生战争,又与秦、楚联合灭掉了庸国。后楚国强盛,巴人被迫迁往今重庆奉节、四川宜宾,陕西汉中和黔东、湘西一带,再向今涪陵、重庆迁徙。公元前316年被秦国灭。”《十道志》记载的楚子灭巴后,巴子兄弟五人流入黔中成为汉时五溪蛮,辰溪在今铜仁、江口及松桃一部分,这些地方居住着土家族先民巴人。《世本》对巴国最早君主廪君的祖先,说是出自"巫诞"古老部族,即《山海经·大荒南经》所记的“巫蜑(dan)民”,按照《说文解字》“蜑,南方蛮也”的解释,南蛮是廪君的祖先,也就是土家族的先民了。

  南蛮在历史上实际也是对土家先民族的统称。清同治《江夏县志》称:“马歧山亦名来王山,在县东北二十五里,南有蛮王冢。”这是蛮人在湖北活动的历史见证。据《百苗图》注释:蛮人是一个土家族群体。土家族和朝廷一直保持着紧密关系,“以十月晦日为大节”的朔望季节的掌握,是深受汉文化影响的结果。《傩堂庆仪图·土人》中有土家族击鼓为节、集体耕作的生活习俗。这一记载最早见于陆游《入蜀记》。贵阳尖山打鼓、打鼓新场等,都是贵阳一带土家族曾经聚居过的历史陈迹。《百苗图·十月祭祖图题文·蛮人》中有“在思南府之沿河司,有冉家蛮,俗类相同”的记载。由上述可知,历史上土家族先民被称为“巴方”“蛮”“夷”或“戎”。春秋战国时期以国命人时,称土家先民为“巴方”,秦汉时期多以区域指称时,土家先民巴人被统称为“南夷”或“巴戎”,三国时期称武陵地区居民为“五溪蛮”,辰溪和酉溪就是土家族先民所在地;南北朝时有把巴人后裔纳入“盘瓠之后”,但此属讹传。总之,宋代以前,先后将土家族先民冠以地域之蛮,如居住在武陵地区的土家族与其他少数民族一起,被称为“夔州蛮”“彭水蛮”“辰州蛮”或“武陵蛮”“五溪蛮”者居多。宋代以后,土家族就单独被称为“土丁”“土人”“土民”或“土蛮”等;改土归流后,随着汉族移民的增加,“土”“客”“苗”往往对举,以对武陵地区的土家、汉、苗三族进行区分;如《嘉靖思南府志·校正本》记:“蛮僚杂居,言语各异。若印江,若朗溪,号曰南客,有客语,多艰鴃不可晓。若婺川,若沿河,号曰土人,有土蛮。” 而“土家”作为族称,是在较晚时期出现的,民国《咸丰县志》将土司后裔的“支庶之家”称为“土家”。

  一、土家族的蛮王与蛮王洞

  蛮王,到底何许人呢?顾名思义,蛮王即蛮族之王或蛮民部落之首领,是有功于这些南方少数民族的首长。如古代廪君蛮,廪君为巴蛮部落之君主,廪君死后魂魄变为白虎,巴人的崇拜对象即为原始的白虎图腾以及与白虎图腾有密切联系的部落首领廪君崇拜或向王天子崇拜。《施南府志》记:“都亭山岩高百余丈,山腹有穴十二,皆藏柩之所,相传为蛮王墓。”以及湖北东湖南望山的“蛮王冢”等,这些蛮王墓就是廪君墓。因而,土家族在历史发展和生活中,由于有了自己的图腾和崇拜神,也就有了本民族的传统信仰,并成就了本民族遵守传统文化生活的仪典。蛮王就是土家族自已的传统信仰和崇拜的一个对象,并以在蛮王洞里竖蛮王神像或将溶洞命名为“蛮王”的内容承载,并通过定时祭奠形式形成了本民族固定的仪式。向柏松教授认为虽然因土家族民间信仰具有历史性特点,这种历史性表现为土家族民间信仰的演变转化与本民族不同历史阶段相对应,有时又是这个历史阶段实有的人物,蛮王并非特指廪君、田好汉、向老官人、彭公爵主等土家族历史上实有的人物,大多是民间传说或多个民族共同崇拜的人物,但祭祀蛮王的仪式活动会经常性地进行,仍具体仪典文化民族性、阶层性、交融性、历史性、地方性、继承性和变异性等“七性”特征,因此形成了祭祀型的蛮王节。

沿河自治县蛮王洞外景山形如马饮水

  查阅文献资料,对蛮王或蛮王节的记载文字寥寥无几,但从网络上可查到有关“蛮王洞”的词条,却比比皆是。如陕西漫川关蛮王洞、四川乐山沙湾蛮王洞、襄阳城南土城山南麓的蛮王洞、贵州绥阳县宽阔镇的蛮王洞、凤冈县的蛮王洞、务川县的麻王洞(蛮王洞)以及沿河新景镇境内的蛮王洞等地在十多处,都是由来已久、名声远传的古迹胜地。但从以上蛮王洞里祭拜的蛮王来看,并非确指某一人,也非专属男人或女人,而且各地、各民族、各个时期所崇拜的蛮王皆各有不同。如攀枝花的蛮王传说有三个版:一个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平定南中时,孟获的部将彝族蛮王;一个是明洪武年间的摩挲土酋长贺纳莫尔;还有一个是明洪武年间,惠民乡西北蛮王寨的傈僳族首领柴蛮王。沿河蛮王洞里的蛮王主要指廪君、盘瓠、田宗显、冉安昌、杨再思、张恢等。也有传说蛮王是一位财神,即流传于乌江流域“酉溪四财神”严、罗、冉、唐四大土家族首领。他们在黔东北渝东南的土家人中代代流传,并被供在神龛上。还有田姓认为,蛮王就是他们的远祖“田茂获”。清道光《思南府志》(卷三):“财神阁,在龚滩,去城北四百里,东岸属酉阳,西有蛮王洞,峭壁陡绝,深且无际,俗传孟获藏兵于此,因以名,洞口肖有孟获像。”当然此孟获是三国时之人还是田氏祖先?尽管不得而知,但却真实地反映蛮王祭祀的历史性、民族性及地域性等特征。

  而从供奉载体和仪典内容来看,上述列举的有蛮王传说的地区,多数对蛮王的历史渊源和祭祀活动都很简略,唯重庆龚滩古镇对面的位于贵州沿河自治县境内的蛮王洞内恒常举办的蛮王节,最能体现土家族民众的历史意识,包含土家族浓烈的民族情感,仪典特征最明显,仪式程序最为完整,可以说是南方各民族传统民间信仰比较具有特点的地方,完全是对蛮王崇拜文化活态的演示。

沿河自治县蛮王洞石碑

  沿河自治县蛮王洞位于酉阳县龚滩对面乌江西岸绝壁上。因洞内供奉“蛮王”神像而名。蛮王洞口高30米,宽12米,平直深15米。洞口左边的自然石壁高约3.2米,宽约1.6米;右下有一通高约1米、宽0.7米摩崖石碑,正中书“蛮王洞”,下刻字若干,右边立书“孟获之神像”,四边有花纹。洞内距洞口9米处的蛮王像台高15米、宽3米,像台基石上雕刻展翅雄鹰和常青藤图案;台上蛮王像为站立姿,高约5米,身材魁梧威武;蛮王像建于明代,清咸丰年间(公元1851-1861)对庙宇曾进行过维修。洞口三层木质吊脚楼“财神阁”内也有孟获像。洞内石碑两通,碑序记载了当地人维修蛮王像一事:“常思神以民为主,而民因之起敬,神遂从而赐之以福。则是神,是以民实相维系,益相依附者也。庚戌秋,余等同游河西蛮王洞,见其神像倾覆,身首异地,心伤者久之。询其住持,则云:像系泥塑所刻,洞顶石浆滴下以致浸坏。嗟夫,神既以民为主,而忍令其败坏乎?于是商及同游此,欲易之首,成金其身,亦仅助得塑身之费,而洞顶不能绝其浸漏,则洞顶之年而仍败坏不止,徒费筹措之财,究竟不能安神龛于久远矣。乃欲绝洞顶之浸漏,约计砖瓦之费,工匠之资,非数十金不为功。兹得仁人君子倾襄乐助,共成其事,致令神像焕然一新,则神灵丕显,均叨福佑于无疆矣。因将众善姓字上勒石,以昭来世,此为序。咸丰元年小阳春浣”。

  另一石碑序语言生辉:“古有蛮王洞者,冈陵叠翠,屏障嵯峨,石壁临江,鱼龙争跃,洞门无锁,猿鹤来游,此虽天造地设以成一胜景;而因洞立庙经营,拮据前人之力居多。值祭祀之秋,虽未能丹楹桷涂金垭绡,上为神色而以补葺之微芳,继创始之伟功,务期翼绝洞顶之浸漏,堪历久远,兹既功成一旦,众仁君设爰为神像焕然一新,并记筹爰者之名,以志不朽云……”。

  相传古代有一位蛮王藏兵于此,后人为纪念他的历史功绩,在洞内建庙塑像,请住持高僧常年焚香膜拜。长期以来,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是朝拜蛮王的节日。蛮王节这天,方圆几十里的土家、苗、汉各族群众摩肩接踵,在神像前焚香献供。此日歪屁股船、打鱼船、麻雀船、三板船等当地各式船只并排在洞外乌江水面,洞内阁里阁外人声鼎沸。蛮王像前,香雾缭绕,诵朗声声,不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祭祀者及游观者皆尽兴完愿而散。

  风冈“蛮王洞”地方,在传说人物“蛮妈”生日这天,方圆百里群众用干茶、泡茶、米粑、豆腐等素食,摆放于“蛮王洞”焚香烧纸为“蛮妈”祭拜生辰,久而久之,形成了现在蔚然“茶风”习俗。

  为何蛮王洞众而蛮王祠或蛮王墓寡?这可能与南蛮,尤其是跟巴人后裔的族称习惯有关。

  史书记载“蛮不出境,汉不入峒”。峒或洞既是巴姓与共他四姓分别诞生于赤穴与黑穴的象征,也是南方其他部落的称谓。即使巴被秦灭后,其遗存后裔仍称溪峒夷人、洞蛮酋、寨峒主、合峒蛮、三洞蛮、散毛洞蛮、洛浦洞蛮、师壁洞蛮、大盘洞蛮、溪洞蛮西南夷等。而《酉阳直隶州总志·同治版》(卷三)记载的“九溪十八洞”的“洞”则为十八个土家族部落。“溪峒是宋朝在沅江流域和珠江中游地带少数民族地区设置的行政单位。编入溪峒的居民有土家族、侗族、壮族等少数民族。”土家人把蛮王供在洞里,并称其处所为“蛮王洞”,这与前述“四川师壁、散毛、大盘”蛮王之名加上洞后作为部落的族称一样,既体现了洞蛮的族称联系和族源史观,又表达服从溪洞管辖,“蛮王”作为土家部落首领的心理认同;《酉阳县志》记:在酉酬区三门滩酉水河右岸峭壁上品字型洞里有木棺,此为土家族丧葬特点;思南县彭家洞洞棺以及《施南府志》记载的山腹藏柩,《道真自治县志》记载的青球岩邱姓“先人洞”等,也都是“魂(神)归洞穴以获再生”的观念反映。

  二、蛮王节回归土家传统的意义

  在当今商业化气息横行、乡愁感失落,西方文化大势侵蚀的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时代,如何呈现符合自身民族特色的文化消费活动,让中国传统节日如蛮王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回归民族传统并更好地融入人们的现代生活,是当下传统节日回归的一大命题。

土家族跳傩堂戏场景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土家族传统节日包括蛮王节在内作为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增强人们对民族文化积淀的认同感,铸牢“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有其重要的积极作用和意义。

  其一,蛮王节是土家族民间信仰祭祀仪典大节日,在土家族地区具有重要的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蛮王是兼具南方民族尤其是土家族图腾神与始祖神特征的民族之神,在历史上起到维系土家族共同体的作用。土家族祭祀氏族神衹,并在不同历史阶段有着不同的对象。通过不同的如廪君,田氏,冉氏等“蛮王”崇拜,从而突出各历史阶段本民族氏族神的显赫地位及卓越功勋,形成一种以氏族神为中心的精神力量和心理归宿,增强本民族认同感和自信心。

  从沿河自治县和绥阳县的蛮王洞活动看,曾为满足生活在这里的人的生存与发展需要,凝聚起土家、苗、仡佬、侗、汉等各民族的需求和夙愿,起到了心理安慰作用,在当今仍具有积极作用和现实意义;三是也如同苗族和畲族的“四月八”、侗族的“祭萨”、瑶族的“盘王节”、仡佬族的“吃新节”、布依族的“六月六”、彝族的“火把节”、壮族的“敬禾”等节日一样,能为促进土家族传统文化的现代化找到切入点和突破口。

  蛮王节是土家族祖先崇拜的仪典示范文化,具有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作用。无论蛮王最初被认为是廪君的先祖,或被巴人后代又作为廪君或部落其他首领来崇拜,还是后来发展到蛮王作为本地的土官、土司、当地供奉财神及神话人物等“衣食父母”或保护神,但蛮王节始终是土家族原始宗教的信仰形式,却一直没变。这种祖先祭祀或图腾崇拜活动,作为没有本民族文字的土家族来说,元典文化通过蛮王节仪式祭典口耳相传,代代传承,对于体现土家族行为文化内涵以及背后的精神形态的阐述,意义不言而喻。在这种民族元典的传承和保护中,可以让人们回归对民族史源的认识,培养崇先敬祖的感恩情怀,凝聚起本民族勇敢、团结、慈善、向往美好等诸多精神力量,从而为民族发展振兴和营建精神家园提供源动力,这正是当今新时代下弘扬家风道德,家国情怀,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迫切需要的。同时,蛮王节周期性复现,既保守与强化着传统,又让人们回到神圣的土家族历史时空中,直接面对自己的祖先,反复重温传统、体味传统,从中汲取新的文化力量,这也是我们弘扬民族文化的初衷所在。

土家族服饰品上蕴含土家图腾花纹


  其二,蛮王节是土家族的文化盛会和宣传平台,在土家族诸多传统节日中,对于挖掘、交流、传承土家族优秀传统文化,增强对古人智慧的认同具有其特殊的地位。节日是文化传播和传承的重要载体,承载了厚重的文化内涵。中国的传统节日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积淀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资源,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中华民族许多优秀的文化都沉淀在其中,对于整个民族来说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对于塑造民族品质、培育民族精神都有积极作用。蛮王节的举办是土家族等南方少数民族节日宣传的重要形式,既体现土家族人民重根、重节的民族性,也反映了土家族开朗热情、向往美好的精神面貌和思想情趣;对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尊重,也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的关怀和民族平等的重视,非常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谐和交流,有利于保护各民族的平等权利和民主权利。我们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实质是坚持各民族平等原则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具体体现,蛮王节正是土家族等中国南方许多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重要载体。通过蛮王节大型节日活动,一是有利于维护民族团结,增进民族间特殊的感情,尊重民族风俗习惯,宣传少数民族节日文化。二是有利于繁荣和发展民族文化。蛮王节是土家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时代发展,人们观念的转变,精神文化的需要,往往在活动中不断创新载体,充实内容,以土家山歌、祭祀歌、傩堂戏诵唱歌等歌典,以“踏蹄”、摆手舞、跳丧舞、肉莲花、铜铃舞等舞蹈,以打金钱杆、踩竹马、扭扁担等土家传统体育和以土家美食品尝、工艺品展销等形式来演示和推动,从而保存和发展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艺术。

  三、蛮王节回归土家传统的途经

  在当今的中国,商业气息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许多地方,尤其是一些民族地区,在旅游和商业利益驱使下,把中国传统节日过成了市场消费的狂欢盛宴和经济唱戏的舞台,而那些蕴含在节日里面的仪典文化、纯朴习俗、纪念追思、感恩尊崇和亲睦团结等积极思想感情及民族精神家园方面的内容日益淡化,有的甚至被渐渐遗忘。如何做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的要求,让蛮王节回归土家族传统,我们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努力。

土家族跳傩堂戏场景


  首先要从认知层面了解"蛮王节"的含义,秉承传统不走样。蛮王节不单单是中国文化中的一部分,更是土家族的一个鲜明标志。我们首先是强化传统文化的了解和学习,理解蛮王节文化精髓,秉承传统,传播正统,让蛮王节源来久远、流传更长。重点是围绕了解精深内涵、彰显鲜明民族特色、传播悠久历史、秉承优良传统等文化,把蛮王节过成一个具有“土家味道”的民族节日。

  其次是从精神层面留住"蛮王节"的根脉,深挖内涵有创新。要让蛮王节重新焕发生机,就需遵循习近平总书记指明的“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创新”的工作方向,挖掘和恢复出更多最能代表土家古人智慧态度的方式、感情以及对智慧结晶的认同感。蛮王节是祖先神、氏族神的图腾崇拜,在历史长河中,巴人及其土家族往往把崇蛇与崇龙混为一体,是从中原传承而来的龙图腾的表现形式,与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观念一脉相承,这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基础和本源。在武陵山区,土家族通过神龛常祀、洞葬存棺、宗祠竖像、土王崇拜、舞蹈还敬等,形成认祖归宗、正本清源的系列丰富多彩的仪典文化活动。蛮王节还是对土家族部落君主廪君的祭祀而形成的白虎图腾观念以及相应的图腾礼仪,让土家族地区的宗教、还愿和丧葬等习俗,根深蒂固,蔚然成风。如土家族相信廪君魂魄化为白虎后,一切有关白虎信仰就融入居住、丧葬的生活中,并对土家族其他传统文化如肉莲花、摆手舞,庙宇祭祀习俗,土家服饰文化及惩恶扬善、因果报应、生育观念等产生深远影响。研究和发掘出蛮王节蕴含的文化因子和深刻内涵,才会使这个节日丰盈起来,常过常新,充满魅力。


  再次要从消费层面去扩大"蛮王节"的影响,宣传推介促发展。宣传推介是普及、展示、传承和发展蛮王节文化,扩大人们对蛮王节认知度、公认度和知名度的重要手段,但我们一定要洞见“守住底线与走出新路”的辨证统一和互为因果的关系,决不能将蛮王节里包含的风情、风物和仪式简单、机械似流传和演绎,而是要从过好节日角度去思考,让蛮王节体现出公认的价值,更加适应现代土家人的理念和生活方式,以新的创意,在蛮王节活动的内容和形式上进行创新,灌注以现代的元素和形式,创造一个鲜明的、动感的、富有趣味性的土家蛮王节。

  当前,贵州省唯独没有公认或品牌式的土家族节日,前几年一些土家文化专家和印江、酉阳、沿河等地有意打造“土家摆手舞节”,但因本节日所承载的精神文化内涵、历史渊源和厚重感不足等原因,而处于“小打小闹”“自娱自乐”状况,没有形成文化名片和节庆品牌。鉴于此种情况,笔者认为宣传推介蛮王节,可以将其作为一个民族性、综合性的盛大节日包装,如同重庆彭水以“蚩尤九黎城”旅游和湖南安化“蚩尤故里”宣传蚩尤文化、遵义汇川以“海龙屯土司城”推介“杨氏土司”文化、松桃苗族和浙江景宁畲族都以“四月八”祭奠祖先和民族英雄一样,把土家族的图腾崇拜、祖先祭奠、傩堂戏表演、土家山歌、摆手舞、肉莲花、阳戏和各种灯愿活动(狮子灯、燃烟火架、花灯、龙灯)以及民间传统体育活动等都作为蛮王节的活动内容,让蛮王节成为沿河自治县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盛典,将零散分布于民间信仰活动以及琐碎表演的文化活动能在蛮王节里集中展现(当然还包括土家饮食、民族服饰、传统手工艺及产品等文化遗产的展示与商品消费等),以梱绑包装土家奇葩文化的形式向外推介,形成文化消费效应,树立起土家民族节日的品牌。

  四、实施土家蛮王节工程的工作建议

  一是政府牵动,形成法定的民族节庆。政府要强化蛮王节“价值保全”意识,开展蛮王节举办及回归土家传统方面的规划,着力开展蛮王及蛮王节元典文化的古籍整理和研究,创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交流平台。在政府引领和引导下,让蛮王节回归土家传统的步伐动起来,让规范我县民间信仰活动的管理动起来,让广大群众从当今繁杂混乱的宗教神主崇拜转向本地崇先敬祖和敬奉土王神祗上来,引导民间信仰本土化发展。

     二是机制推动,确保节日得到回归传统。要将蛮王节及其举办作为深化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创建活动的载体和举措,把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中的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宣传,“三个离不开”民族关系教育和文化活动等内容与任务具体到蛮王节庆活动中;必要时,可以修改《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条例》,把蛮王节作为土家民族节日,同县花、县树、县歌、县庆日一样,写进单行条例条文中形成共识,固定时间,规范节庆举办程序等。同时,要建立蛮王节“非遗”申报,典祀礼仪传承人命名,兴建蛮王像祠城洞等象征性建筑,开展“蛮王”系列文化产品产业建设和服务体系的制度机制建立,促进蛮王节“价值再生”。


  三是民间联动,形成常办常新的文化活动。蛮王节的根在民俗,源在民间。《之江新语》有习近平总书记这样一句话:“群众的实践是最丰富最生动的实践,群众中蕴藏着巨大的智慧和力量。”像蛮王节这种根连民间、脉接“地气”的民族节日,具有对族群认同和整合社群的功能,通过节庆活动,让参与者有序相处、协同劳作、和谐团结,受到教育和熏陶,这是弘扬民族节日文化的意义和目的所在。所以,在有关蛮王节的所有工作中,都需吸收民间的智慧和力量,要通过组织发动群众广泛参加,让蛮王节成为真正具有民族性、民间性和群众参与性的节日,从而让“蛮王”精神力量回归到土家人心里,回归到土家传统习俗之中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