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新闻 国际国内 查看内容

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2019-12-24 09:19|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4075| 评论: 0|来自: 新华网

摘要: “十三五”期间贵州实施易地扶贫搬迁188万人,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最多的省份

  新华社贵阳12月23日电 题: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新华社记者李银、杨洪涛、汪军

  “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12月23日,贵州省经济工作会议上传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按照规划,“十三五”期间贵州实施易地扶贫搬迁188万人,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最多的省份。

  从数量上看,贵州易地扶贫搬迁规模相当于冰岛全国总人口的5倍多;从时间上看,贵州仅用了4年;从安置方式看,贵州95%以上实施城镇化集中安置,将彻底挪穷窝、换穷业、断穷根。

  告别穷山僻壤 住上城里新居

  月亮山区,在外人看来是一个美丽的名字,但在贵州却曾经是贫困的代名词。这里山高、坡陡、地势切割大,既阻挡了群众出山的通道,也成为脱贫路上的“拦路虎”。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1)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搬迁后在社区当保安队长的张先金在贵州省从江县贵运社区安置点巡逻(1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今年,全国人民都在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的时候,我们也搬进了新房。”月亮山区腹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贵运社区安置点46岁的苗族群众张先金,10月6日搬进了新房,至今难掩内心的喜悦。

  他老家在从江县丙妹镇上歹村,住的是破旧木房。由于家境贫困,他被迫去西藏、四川、重庆、湖南、江苏等地打工,走南闯北的经历让他搬出大山的愿望更加迫切。然而,面对搬到城镇所需的巨额资金,他一次次“有心无力”,梦想也一次次破灭。

  2015年12月2日,贵州省新一轮易地扶贫搬迁启动。这一消息,让他重燃梦想。

  “摸底调查时,我马上报名搬迁。”张先金说,现在一家4口如愿住上了城里的新房,他在社区当保安队长,妻子在社区做保洁,有了稳定的收入,两个孩子一个中专毕业、一个在县城读初中,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张先金生活的变迁是贵州188万移民群众的一个缩影。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2)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这是贵州省从江县贵运社区安置点(12月2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全省有9000个贫困村、493万贫困人口、贫困人口数量排全国第1位……这组沉甸甸的数据反映的是2015年贵州省的贫困情况。

  全省92.5%的面积为山地和丘陵、73%的面积为喀斯特岩溶地貌、全国唯一无平原支撑的省份……这是贵州自然条件的真实写照。

  贵州省生态移民局党组书记王应政说,从省情实际和贫困群众长远利益出发,贵州坚持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脱贫攻坚“当头炮”,不断拓宽生存发展空间,从根本上改变生产生活条件,最大限度释放易地扶贫搬迁红利。

  围绕“人往哪里搬、钱从哪里筹、地在哪里划、房屋如何建”等问题,在实践中,贵州探索出了“六个坚持”,即坚持省级统贷统还投融资机制、贫困自然村寨整体搬迁为主、城镇化集中安置、以县为单位集中建设、不让贫困户因搬迁而负债、以产定搬以岗定搬。

  然而,“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自古以来,安土重迁的思想深深烙印在群众脑海。短期内动员上百万人搬迁是何其艰难?

  一遍遍讲政策、一次次摆道理、一本本算收入账……为了说服群众搬迁,数万名基层干部走进田间地头,深入农家庭院,跑断了腿、说破了嘴,最终一一解开了贫困群众的心结。

  “贫困群众最初不愿搬,后来争着搬。现在还有人问有没有搬迁名额。”铜仁市生态移民局长期从事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干部任煜说。

  四年多来,贵州交出了一份亮丽的答卷:全省建成安置点946个,累计建成住房45.39万套,安置188万人,整体搬迁贫困自然村寨10090个,上百万山区群众过上了城里人生活。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5)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这是贵州省铜仁市大龙经济开发区龙江新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5月20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各族群众“创新业” 增收致富“稳住心”

  “搬进了城、离开了土地,怎么生活?”这是每一名搬迁群众的必答题,更是摆在每一名扶贫干部面前的头号难题。就业情况如何,直接决定了搬迁群众能否稳得住。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推进,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百花齐放”的就业格局让贫困群众心里逐渐有了底儿。

  长期以来,受经济发展水平限制,贵州一直是传统劳动力输出大省。“既要继续鼓励外出务工就业,也要积极创造条件就地就近就业。”遵义市生态移民局局长黄泽越说,为了盖房子,很多贫困户要外出打工一辈子。现在有国家政策支持,在城市里安了家,不管在省内还是在省外,只要能就业,生活就有了保障。

  在很多地方,短期劳务输出仍是搬迁群众的就业主渠道。乌蒙山区娄山关下,家住桐梓县蟠龙社区的搬迁户娄方龙,经遵义富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介绍,到成都富士康工作3个月,收入2万多元,后来又辗转福建、深圳等地短期务工。“合同一般3个月,保底月收入4000元。哪里工资高,就去哪里。”公司负责人涂洪利说,公司总部在郑州,在全国80多家大企业都有专人对就业人员跟踪管理。

  在同样经济欠发达的从江县,为解决移民就业问题,当地除因地制宜发展百香果等特色产业外,着重在组织化劳务输出上下功夫,组建了县劳务就业工作专班、扶贫就业服务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对外出务工人员进行补贴。

  “工资准时发,一分不少。打工不再东奔西跑。”从江县加榜乡平引村“90后”小伙韦开平,经扶贫就业服务专业合作社介绍,今年10月到浙江杭州市萧山区一家食品加工厂上班,政府按照每人300元标准配备了行李箱、被子等,现在每月收入近3000元。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4)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搬迁户在贵州省从江县贵运社区安置点举办的电工培训班上学习(1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记者走访多地多个移民安置点了解到,由于实行城镇化集中安置,城市人口聚集效应日益凸显,安置区就业机会逐渐增多。

  去年9月,武陵山区铜仁市思南县南山村56岁的安景绪一家5口搬到200多公里外的万山区丹都街道旺家花园安置点。刚搬迁那会儿,附近还没有超市,他尝试着摆地摊卖生活用品。后来,搬迁入住的人越来越多,他申请到了贴息贷款、场租补贴,租了门面开起超市,如今每天营业额上万元。

  “养家糊口不存在问题。”安景绪说。见生意兴隆,他叫回了常年在外打工的儿子在安置点开了一家理发店。

  搬迁后,一些手脚勤快的群众找到了更大的就业空间。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6)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这是贵州省正安县瑞濠街道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10月1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做月嫂,每月收入7000元左右。现在订单已经排到了春节之后。”正安县瑞濠街道新龙孔居委会的移民户米莉说,搬迁前她丈夫外出打工,她带着两个孩子在乡镇上租最便宜的房子“陪读”。与日俱增的家庭花销,压得小两口喘不过气来。

  “前些年真是有点绝望。现在做梦都会笑醒。”32岁的米莉说。搬迁后,经过社区“黔灵女”家政培训,她拿到了月嫂初级证书,由于口碑好,订单应接不暇。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3)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在贵州省从江县贵运社区安置点,一名搬迁户带着孩子参加刺绣就业培训(1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上有老、下有小”的搬迁群众就业怎么办?贵州各安置点普遍采取在社区开设扶贫车间、设置公益性岗位等做法破解就业难题。

  地处滇黔桂石漠化地区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册亨县,布依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76.8%,是贵州省深度贫困县。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十三五”期间,全县搬迁8.75万人。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8)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在贵州省正安县瑞濠街道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一所幼儿园,老师指导小朋友做手工(10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为解决广大搬迁妇女就业问题,册亨县借助全县70%的布依族妇女都掌握纺纱、织布、染印、刺绣、制作手工民族服饰技能的优势,开展“锦绣计划”打造扶贫产业。如在“百口新市民居住区”开设的扶贫车间,提供绣花、织布、纺线、缝纫等就业岗位1000余个,因就业方式灵活,广受欢迎。

  据贵州省生态移民局统计,截至目前,全省搬迁劳动力累计就业创业65.55万人,户均就业1.62人。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7)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贵州省正安县瑞濠街道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在为搬迁户抓中药(10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安置小区展新颜 群众跨入新时代

  黔西南州,晴隆县三宝彝族乡,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

  《晴隆县志》记载,三宝乡的苗族、彝族群众在明清时期为躲避战乱而迁徙至深山。

  地处石漠化片区、全乡村寨都“挂在”半山腰、全乡只有一条公路与外界联通、乡内无一条河流……躲进深山的先辈们保全了性命,却让后代陷入了贫困旋涡。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9)壮阔大迁徙——写在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之际

  来自贵州省晴隆县三宝彝族乡的两名搬迁户在阿妹戚托小镇里刺绣(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搬!整乡搬!2016年,省、州、县、乡多次研究后,最终决定在县城城郊的山坡上打造一个阿妹戚托小镇,对全乡1233户5853人实施整乡搬迁。

  如今,走进阿妹戚托小镇,只见褐墙灰瓦、花窗雕栏的安置房依势而建、错落有致,硬化的串户路干干净净,不时会有热情好客的三宝人邀请你去做客。一个朝气蓬勃的“新三宝”已然诞生,正在昂首跨入新时代。

  搬迁只是手段,脱贫才是目的。因病致贫是三宝乡群众贫困的主要原因之一。未搬迁前,全乡卫生院7名医务人员中没有一名执业医师,仅能提供门诊服务,而村卫生室更没有稳定的医务人员。

  阿妹戚托小镇新建成的卫生院设有数字化预防接种门诊、肠道发热门诊、外科及全科诊室、内科儿科诊室等,并新配备了DR室、B超心电图室等,还开通了远程会诊系统,可满足上万人基本就医需求。

  “以前村卫生室只能打疫苗,没有药卖。去乡卫生院看病走路要1个小时。”30岁的苗族搬迁户杨登贵说,现在走路10分钟就能到安置点卫生院,从挂号、就诊到开药,每个环节都有专门医护人员,普通的病不出社区就能看好。

  为帮助移民“快融入”,贵州按照“安置点建到哪里,社会管理和社区治理体系就覆盖到哪里”的要求,及时建立健全管理机构、群团组织和居民自治组织。

  据贵州省生态移民局统计,2019年全省整合各类资金25.23亿元,新建和改扩建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学校197所;新建安置点医疗卫生项目326个,正在建设12个,基本满足搬迁群众就近就医需求;新建安置点社区服务中心(站)290个、居家养老服务中心215个、儿童服务中心184个。

  铜仁市万山区丹都街道龙生社区的“四点半课堂”今年12月9日正式开班,已经吸引了300余名小朋友。每天四点半一到,小朋友们便蜂拥而至,安静的楼道顿时热闹了起来。

  “小孩子在这里做作业更积极。”搬迁群众庹珍妮说,大儿子在安置点的学校读书,放学后功课有人辅导后,帮了家长们的大忙。

  当前,贵州各地正进一步全力构建基本公共服务、培训和就业服务、文化服务、社区治理、基层党建“五个体系”,全力做好脱贫之后小康路上的“后半篇文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