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陵观察网 首页 武陵文化 多彩文化 查看内容

【作家笔下的铜仁】张勇:真滴!石阡这家伙值得认真晒一晒

2020-10-25 18:44| 发布者: 武陵君| 查看: 14092| 评论: 0

摘要: 卷中石阡(组诗)


卷中石阡(组诗)

恋上石阡苔茶 

关注茶业已是经年累月,尤喜石阡苔茶。它是茶树品种和产品名的总称。之所以叫"苔茶",是因为这种茶树新长出来的嫩梢持嫩性好、木质化速度比较慢,就像菜苔一样鲜嫩。乡亲们把这种茶树叫作"苔茶树"或"苔子茶",久而久之就叫"苔茶"了。苔茶新长的嫩叶会随着气温升高而变红发紫,富含抗氧化的花青素,美其名曰"苔紫茶"。    

 

石阡苔茶    


峰回路转 山路十八弯

大山簇拥大山  仰望或者俯瞰

走遍石阡 翻检夜郎故地

古道旁  长亭外

一株株苔茶树缄默无言

伟岸与纤柔 梦与想……

左一脚2500年  右一脚2500年

跨越星辰大海

与唐朝人陆羽不期而遇

"往往得之,其味极佳"

《茶经》中的惊鸿一瞥

为石阡苔荼打上了生动的标签

 

石阡苔茶聚凤茶园


茶者 南方嘉木

茶者 紫为上

月朗星稀 曾经围炉夜话

初闻饶登学贤兄如数家珍

石阡苔茶的前世今生

"中国温泉之乡"

"中国苔茶之乡"

"中国贡茶之乡"

"中国长寿之乡"

……

掀起石阡的盖头来——

呼一声:石阡!我们诉说衷肠

唤一声:夷州!我们热泪盈眶

从发黄的历史典籍到现今《中国茶叶全书》

追寻的目光穿越千山万水

香高 味醇 耐冲泡

等等 石阡苔茶香溢天下

恋恋不忘  拽住匆匆忙碌的脚步

世界这么大"中国泉都"这么靓

品茶 摆古 扯谈 附加的是新闻采访

一杯苔茶 飞流直下三千尺

滋养着天下闻香而来的嘉宾


     

石阡苔茶之誉    


邂逅陆羽

从绿到紫  跋山涉水

石阡苔茶名动天下

老茶树疙蔸青春焕发

在全县成千上万的茶人中

新闻通讯《陈海纳和鸿云茶庄的故事》令人感动

走南闯北 勇往直前  她用纤纤之手推介石阡苔茶

还有一个叫苔源的网名聚焦了目光

其实他姓王名飞 有人叫他飞哥

一直想写篇《‘茶痴’王飞》深度特稿

名副其实 他亦是一棵老茶树疙蔸

在历史资料上一个叫夷州的地方

在石阡绿水青山中一个叫新华的村庄

山山岭岭绿了 飞哥的头发白了

茁壮成长 山岗野地侧身过来

"苔茶古镇·云端新华"

 天上的街市  石阡苔茶一路芬芳


    

眺望"苔茶古镇·云端新华"    


好茶叶 石阡造

一片茶叶  一份憧憬

一片茶叶  一份担当

1958年  挑担茶叶上北京

火遍全国 石阡苔茶走进了中南海

周恩来总理亲笔题写了一面奖旗以示勉励

"茶叶生产,前途无量"

开枝散叶 北纬27°的这片叶子温润如春

有阳光照耀与陪伴  云中茶园绿意中吐出紫色

在石阡与夷州交汇点上撑杆起跳

煮茶论英雄  乡亲们激情澎湃

"做最干净的人 ,做最干净的茶"

一生一世认真熬制三杯茶——

一杯敬天地

一杯敬自己

一杯敬未来


  


偶见龙川河

秋夜凌晨,见好友黄云霞信手随摄的石阡古城夜景照片两帧,遂在微信朋友圈转推其中之一。山水画卷,人文石阡,我曾踏访过多次的美得让人心痛的地方,那里的情谊温润如石阡温泉、纯正似石阡苔茶,美好中"国水泡国茶"!人间烟火与尘埃,触动了我对石阡之念。

 

高高挂起  那一盏盏大红灯笼          

惊艳了龙川河一池秋水

五老峰  启灵桥  白塔……

地-老 - 天-荒      

一转身  那个在转角处遇见的人儿

如一滴源至佛顶山的晨露

悄无声息   消失于阡城深处       


 

灯火阑珊中的石阡古城


一半是石  一半是阡

谁在聆听《情姐下河洗衣裳》

谁在品鉴石阡苔茶

谁的惦念在流浪

大路朝阳   阡陌链接黔东

踏歌而行

眺望思州之南  抚摩夜郎故地

龙川河水啊深千尺

带走了春夏秋冬

带不走一颗初心

一直在线等待

望不穿秋水  那个挂上大红灯笼的人

也许明天就回来

也许永远不回来

灯火阑珊处  惦念如炬

向天再借500年

阡城中央  龙川河畔

你来  或者不来

总有一盏红灯笼为你坚守

 



打卡佛顶山 
 

 

不抵达佛顶山麓的尧上走一遭,就不能说已到过石阡。有缘,我多年前第一次游走尧上的场景历历在目,古村、古树、古巷,小桥、流水、人家,是镌刻在我脑海中的山水画卷。来来往往,我的尧上之行不再屈指可数。有好事者评选"全国十大非著名山峰",佛顶山榜上有名。它与世界自然遗产地梵净山并称姊妹山。

 

石阡佛顶山    


可以劈柴 不能放马 也不写诗

尧上春晓 乍暖还寒

火塘中的松树柴燃得很旺

面对熊熊烈火 返乡青年黄秀金打开心扉

一场平常的新闻采访正在进行

一问一答  清泉石上流

我就这样第一次认识了佛顶山

松树柴火烤洋芋 余香绕梁

10多年后 黄秀金已是乡亲们的顶梁柱

"放下斧头搞旅游"

我当年报道的主题早已切入村庄的肌体

石阡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打卡佛顶山

四季轮回 山谷里始终激荡着乡亲们的笑声

天下熙熙攘攘 我与春风皆过客

打卡佛顶山  有一种牵挂叫石阡之恋

面朝大西南 春暖花开的风口上 石阡翩翩起舞


     

石阡万寿宫

咚-咚-咚-咚

石阡嘣嘣鼓敲响四方

前世500次回眸 换成今世不再擦肩而过

打卡佛顶山 我们又来了

一山一世界  一步一景致

仙人街真的没有仙人

只是我等凡夫俗子飘飘欲仙

品一品石阡苔茶

泡一泡石阡温泉

再嗨一碗木姜子石阡绿豆粉

油辣椒 包谷烧 黄糕粑 神仙豆腐 六和三角宴 ……

正在排队等待检阅

舌尖上的石阡更是天宽地阔

一次次点燃了人间烟火 


牵手梵净山 以石阡古城为圆心

打卡佛顶山  向世界问好

楼上千年古寨

五德万亩桃园

凯峡河原生态漂流

鸳鸯湖国家湿地公园

佛顶山温泉小镇

……


石阡温泉    


聚成一团火 散作满天星

在神秘的北纬27° 天赐石阡

温泉夺名"天下第一神汤"

苔茶斩获"全国驰名商标"

想念石阡  我们踏平坎坷成大道

上天入地  我们奔跑成一道道风景

继续煮茶论英雄 故事精彩得永远无法结尾

人在江湖 多少往事要付笑谈中

打卡佛顶山 谁许以石阡一次若言

这里就回报谁一个饱满的明天



拍了拍本庄河闪渡


源至乌蒙山,千里乌江千里画廊。滔滔不息,石阡本庄镇与乌江牵手40多公里。石阡的历史和兴起,与乌江贯通的龙川河息息相关,更与乌江河闪渡有关联。乌江梯级水电开发改变了山川:高峡出平湖。其中,河闪渡由此又是话题。

 

热爱书香 热爱生命

真的 我不大喜欢线装书

厚重如山 生涩的文字刺痛眼睛

度娘不靠谱 她心中的石阡太浅薄

跨越龙川河 我拍了拍本庄河闪渡

渡己 渡人 渡心

在历史与现实之间

走进岁月深处的石阡  解读夜郎故地


大美乌江    


山高水长 以乌江为界

左岸是凤冈县天桥乡漆坪村柳塘组

右岸是石阡县本庄镇庄乐村河渡组

霍闪渡 葛闪渡 葛商渡 和尚渡 和善渡

它的历史也是一堆乱麻

剪不断 理还乱

向诗人李白看齐吧

人家醉眼朦胧中依然很质朴——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畅游乌江  有些文人墨客咬文嚼字太累了

壁立千仞 无欲则刚

拍了拍河闪渡 词穷的我就直呼其名

在贵州铜仁  在石阡本庄

它是一个挂着面纱的地方

它是一个山水和鸣的村庄

 

从乌蒙山出发 乌江翻山越岭千里奔袭

歇歇脚 它驻足本庄

凝目对视 河闪渡两岸连峰数十里

山挽山 水连水

洞套洞 洞连洞 洞叠洞

"桃源迷宫"  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

"万古桃源"  文化人意气风发楷书

拍了拍河闪渡  划过黔中喀斯特

乌江船工号子  还在"V"字型峡谷中游荡

上至余庆构皮滩电站 下至思南思林电站

150公里的浩淼烟波收藏了乌江的桀骜不驯

高峡出平湖 乌江从此温润如玉

驻足河闪渡 我曾与主政本庄的卓天明点燃对方——

我亲爱的乌江 我们的乌江 世界的乌江

 


人在江上行

但爱乌江鲶鱼美

模仿古代诗人 我在梵净山下遣词造句

冥思苦想 也道不尽对乌江的一往情深

拍了拍河闪渡 劈波斩浪的不是我

有人借用了传说中的"赶山鞭"

造化万物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乌江天险"变通衢大道

数以百计的古渡已无渡

一桥飞架 两岸联动

涛声不再依旧 乌江继续奔跑  或者飞翔

通-江-达-海  

驰-骋-天-下

你好,乌江!

世界,你好!

集结乌江  追梦人重整行装再出


      作家简介:不是作家,从文学少年成长为新闻记者,是码字为生的中年大叔。张勇,1973年12月生,中共党员,铜仁日报社编委、融媒体指挥中心主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