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枪不入图片(我们终将刀枪不入图片)

最近有很多老铁都十分关心刀枪不入图片这个问题。还有其他网友想搞清楚我们终将刀枪不入图片。对此,武陵观察网整理了相关的内容,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

这位“锅修理工”名字叫谢银生,拉风箱的人叫薛拉达。最近几个月,他们肩负着修理罐子的重担,流淌在唐庄周围。今天拿东庄来说,明窑泡西村。原来,他们是我们武进抗日政府的侦察兵。他们说毛金海,是他们正在寻找的,狩猎的目标。

茅金海,是谁呀?

他是武进二区邱东镇17号房的。年轻时, 以前是裁缝,推手推车。后来我把封建帮会头目谢锡麟当老头拜了,成为横行乡里、吃喝赌博的地痞。

图片来自网络

1937年冬,江南秋天,城乡一片混乱。毛金海借此机会,依靠封建帮会势力,打起“抗日”的招牌,召集一支武装部队。1939年冬,毛金海当上了武进县的治安大队长,他在当地勒索钱财、牵牛花绑架案、强奸妇女,并残酷杀害抗日干部,区委书记徐作贤、六一乡党支部书记石龙宝等地下工作者先后被毛金海杀害。

1943年3月,为了对付丹北部的敌人和伪军“清乡”,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到外线进攻。各级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权也暂时转入地下。然后毛金海就更加猖狂了,他带了20多支反动部队,与日伪合作,在武进横行的洛书湾、奔牛、安家舍、汤庄桥、西夏地区,摧毁新四军领导的青年抵抗协会、农抗会、妇女协会等抗日群众组织,对新四军的活动和反活动“清乡”这场斗争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1943年9月,丹北中央县委研究分析武进反党“清乡”斗争形势与毛金海部的破坏,认为为了达到反“清乡”斗争的胜利和发展,确保我和丹贝取得联系,为武进人民消灭害虫,我们必须坚决清除毛金海的武装。武进县委根据中央县委的指示,立即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张为第二区区长,负责侦察,寻找毛金海的活动痕迹,发现情况,及时报告。

张接受了任务后,立即组织侦察队,并做了具体分工:谢银生、雪拉大班装饰姜国,微量,地下交通员戴、唐桂英、邹负责传递信息,受伤在家搞隐蔽斗争的新四军原连长项·、苏坤达是地下党员,负责联系张传递信息。

侦察

毛金海狡猾多疑,行动鬼鬼祟祟,狡兔三窟――狡猾的人有不止一个藏身之处;他的行踪暂时在东部、向西走了一段时间,经常一天搬好几个地方。在三个多月的跟踪和侦察中,谢银生、雪拉大健跳秀果蛋,跑过鞋底,磨破肩膀。几个女同性恋为了及时传递信息,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下。他们看了几次才瞄准毛金海,当将要采取行动时,突然他又溜走了。

今天早上十点,他们扛着一个修锅的肩膀,我又拐到了唐庄桥。谢、薛两人正在商量去哪里找毛金海,所谓“你找不到地方”,来了就不费劲了!只见毛金海被一群喽啰簇拥着从远处走来,看起来很精神,招摇过市。谢银生、薛拉达看到毛金海的队伍渐渐靠近,然后悄悄避开。一凡监视着毛金海团队的行动,一边打听毛金海的下落。

追踪

中午,谢银生、薛拉达从村民那里得知:西村先生晚上在家有婚宴,请毛金海吃饭。另一个推着手推车的人证实了这一点:晚上他会把毛金海送到黄龙生在西江村的家。马上,向荣派人去找他们,告诉他们一个重要的信息:毛金海在黄龙生家办完酒席,我也想去陈家祠堂赌一把。

夜幕降临,毛金海在20多个爪牙的保护下,骑独轮车“迷人地”向迪克西江村方向驶来。他们悄悄地跟在后面,只有毛金海很狡猾,当车被推到西江村南的西埭头村时,他下了车,在路口留了三个岗哨,然后我带着一群人去了西江村。谢银生、薛拉达避过了哨兵,绕道去项在西江村的家,开了个会,决定分头在路口等,留意毛金海的行踪。

图片来自网络

毛金海一伙大吃大喝,已经下午六点了、现在是七点钟。毛金海和常宝寒暄了几句,他喊到了陈祠堂。陈家堂位于西江村东北二里路陈家村,这是一所孤零零的房子,离安家舍敌伪据点约三里。祠堂前有天井,但是没有侧门和后门,这种地形非常有利于我们组织进攻。经过商议,我们决定让项在西江村与我的进攻部队会合,然后去陈家祠堂。薛腊大、苏坤大、谢银生继续追查到陈家村。为了确保攻击的成功,薛拉达有很多优点,熟人多,也在祠堂里。

我看到这个祠堂里很吵,一团烟。毛金海和他的同伙在赌博,薛腊心中暗喜:老狐狸今天终于被我抓住了,这次没有什么能让你再逃跑了!在他确定了目标之后,快步走出祠堂,把这个情况告诉苏坤达、 谢银生。说完转身进了祠堂,找个桌子坐下,暗中监视毛金海的动向。

这一刻,薛腊心中十分忐忑,他不禁回想起最近三个月组织和人民的殷切期望,战友们努力完成任务,今天,我感到肩上的责任超过了一千磅?这个监视工作有好有坏,这直接关系到全歼毛金海一伙的任务的完成。想到这里,他暗暗下定决心,今天不能让这只老狐狸再溜了。这时,他多么希望我们的部队能快点消灭这些害虫啊!

奔 袭

张从项那里得到了有关的回转滚动的信息,赶往3区仁兴乡陈家村,向丹北中心县委、武进县委领导汇报。县委当即决定,由常希圣带领丹北队,与彭-一起避开敌人的封锁,挑一条小路绕过水塔口,经张村、梅村,向西江村进军,与见过你的项联系。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之后,向荣简单地向常希圣介绍了情况和地形,为了争取时间,他们在去陈祠堂的路上,一边快速行进一边进行战斗部署:用一个步枪班警戒家的方向,准备阻挡援军;用长矛小队从三面包围祠堂;剩下的用短枪、机枪堵住了祠堂大门。

当士兵们离祠堂几十步远的时候,被站岗的哨兵发现了。“哪一个?”哨兵没有听到回答,只要把枪栓拉到空中“叭”一枪,然后他害怕了,跑了。

这一声清脆的枪响传到了祠堂,喧闹的赌博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哪个混蛋的枪走火了? ”毛金海跳起来骂道。他没有听到任何人回答,只听见祠堂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顿时脸如死灰,连忙放下麻将牌,举手打汽灯,不顾一切地在黑暗中反抗。但他的一枪只是打碎了汽油灯的灯罩,灯芯还亮着,我看到祠堂里的人群在汽油灯光下乱作一团,表现得像个小丑。

就在那时,副连长张德根带着枪班和机枪堵住了祠堂的大门,陈祠堂很快被四面包围。随着指挥官下达命令,机枪、手榴弹像暴风雨一样射进祠堂,敌人当场倒下了五个、六个。这时,奄奄一息的毛金海带着剩下的爪牙,反击,回到右边的厨房,用快慢机火力堵住厨房门,试图阻止我军的进攻。

士兵们一时无法冲进去,指挥官命令集中火力掩护厨房的猛烈火势,短炮班班长孙春都带着两名队员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快速冲进天井,跳到厨房门的两边,紧贴着墙壁,几颗手榴弹被扔进了厨房。随着“轰、轰、轰……”爆炸声,房间里充满了烟,烟雾散去后,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

歼 敌

敌人的顽强抵抗被摧毁了,祠堂里渐渐安静下来。常希圣立即带领士兵冲进祠堂的院子。把群众和敌人分开,士兵们进行宣传:“我们是新四军,去打毛金海这个大坏蛋,所有人都出去.....。”

话不投机了,在房间里引起了一阵骚动,躲在大厅后面和厨房里的人听到了外面的新四军,每个人都有勇气一个个往外走。毛金海的特务队长钱冷光也混在老百姓后面,不顾一切的扛着快慢机走出来,我的长矛手跳起来,交出了他的枪,然后他被杀了。

毛金海把枪藏在厨房里,甚至连滚带爬的出去。我看见他穿着丝绸和棉布长袍,脸上带着缎子,戴一顶黄色花呢帽,他吓得脸色发白。“你是谁?”一个长矛手问他。“我是一个普通人。”长生循着声音,看着肥猪的尸体,然后喝一声:“什么普通人!你是毛金海!”矛手听说这是毛金海,把手举到他胸口就是一枪。奇怪的是毛金海刀枪不入,身体晃了晃,没什么不好......。我看见他扑向玩矛的人,说时迟,那时快,长艺声扣手里“王巴河子”的板机,面对毛金海“叭叭 ……”连续开五枪,毛金海终于倒下了。大家都看到了,虽然他已经倒下了,但是没有血液流出身体,我觉得很奇怪,这家伙真的会盖铁布衫吗?上去掀开他的丝绸和棉袍接受检查,原来这家伙穿着厚衣服,而且手枪的穿透力太小,六颗子弹插在他长袍的丝棉里,没有一个伤到皮肉,原来他是装死!一名士兵拿起步枪,朝毛金海的头部开枪,这个有罪的家伙,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像死猪一样躺在地上。接着,毛金海伪装成普通人的爪牙被当场镇压,消灭了20多名敌军。

毛金海全军覆没,除了对人民的巨大伤害,所有的人都鼓掌。这 一仗,不仅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同时,这也鼓舞了抗日人民进行斗争“清乡”战斗精神和胜利的信心,为进一步恢复和开展各地的抗日工作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禹便
    不相信,五六枪都打不透棉衣,战士们穿厚点,上战场算了。
  • 井严窖
    蚕丝头棉袍手枪子弹穿不透可能性大,我亲見过穿此厚袍被手枪子弹近距离击中未受重伤之人。
  • 束犁
    他穿著黃島主的那件內衣?
  • 关严忍
    什么枪?中五丶六枪没伤皮毛。
  • 琴艳
    七乱八糟
  • 鲍遇
    茅金海是烧死的,有火烧茅金海一说嘛。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