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生桩真实案例(上海打生桩真实案例)

最近有很多朋友都想得到打生桩真实案例的回答。还有网友想了解上海打生桩真实案例。对此,武陵观察网整理了相关的教程,希望能帮助到你。

听过“打生桩”吗?

古代有这样的习俗,在大型项目开始之前,得抓一对处女“生祭”,比如在建桥之前,男孩和女孩分别被活埋在桥头和桥尾的桥墩里,这不仅可以保证施工期间的安全,还会把两个孩子的灵魂困在这座桥上,成为守护神。

据说最早的打桩是鲁班提出的,因为古代讲究风水,每次破土动工,都会破坏当地的风水,会带来不好的事情,为了扭转风水的局面,就要做桩。

在现代,打桩是一种封建迷信活动,自然是法律不再允许了。

但是真的在打桩的时候就消失了吗?

某市新建了一座跨河大桥,名为玄武桥,最近正在重建,施工队在拆除桥墩时发现了一些头发和衣服的碎片。当即就报警了。

警察赶到了现场,在桥墩的横截面上,发现一撮深灰色的头发从混凝土中伸出来,它大约有三四厘米长,还有一块满是灰尘的蓝灰色抹布,我还发现了一个暴露的弯指甲,种种表情表明,桥墩里很可能有一具尸体。

警察联系消防队寻求帮助,用分切机从底部切断桥墩,然后借工地的吊车把桥墩拖到旁边的空地上,然后用切割机一层一层的切割。最后码头被砍成了长合同2米,小于直径1计量钢瓶。

圆柱体被送到解剖室进行进一步切割,消防队员继续在解剖室忙碌2个小时,使用了切割机、液压钳和其他工具,只有这样,混凝土才会完全剥落。

最后,一个穿着衣服的骷髅出现在大家面前,骨头上有一些混凝土碎片。

这块骨头的表面是干的,虽然已经变白了,但是骨头是黄色的。警方通过技术还原了这具骨架的原始姿态:抬头挺胸,颈椎偏向一侧,高举双手,卷曲一条腿,伸直另一条腿,貌似在爬。

受害者穿着一件灰色帆布外套,穿一件蓝色圆领秋大衣,穿黑色裤子、灰秋裤,双手带着一副手套,穿黄布胶鞋,没有袜子。这件衣服让警方推断死者是体力劳动者,大概是农民工吧。

死者颈椎上挂着一根绳子,法医顺着细绳从死者肋骨间的缝隙里掏出一串钥匙。

法医检查,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是3到5年,那是春天或秋天。在骨头的右腿胫骨上发现了一个骨痂,推断受害者的胫骨骨折了,而且骨折时治疗不当,导致畸形愈合,所以受害者是瘸子。

法医将死者的头骨和牙齿浸入无水乙醇中,发现很多牙齿的牙根都变成了橙色,这就是“玫瑰齿”,说明死者生前有窒息现象。而头骨保持不变,也就是没有骨影现象,也就是说头骨没有受到暴力袭击。

法医描述了死者:偏胖、圆脸、跛足、青少年、体力劳动者、本地人可能性更大,因为在水泥块里发现了一串钥匙。而死者的特殊姿势反映了一个问题,死者被水泥掩埋时并未死亡,而且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呼吸可能会有困难。

根据上述特征,警方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死者被活埋!

但是活埋的情况很多,可能是意外摔倒,你可以故意跳进去,可以推进去......

但不管是什么,将尸体倒入混凝土墩中,不管有没有知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肯定和当年的施工队有关。

通过深入调查,发现玄武桥建于五年前的秋天,4年前建成通车。拜访了几个当年的建筑工人,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

据几名建筑工人说,建桥时有一些障碍,因为某些原因有一个码头,钢筋不能打入地基,让施工队很担心,另一个专家,又是道士,十多天了,后来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了。

令专案组惊讶的是,当年,所有施工队员异口同声地说,施工过程中没有发生事故。不过,建桥的时候,一个工人失踪了,和一个蹩脚的傻瓜。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专案组很快找到了施工队的负责人,问到了那个工人。负责人说孩子脑子不好,工作不敏捷,和一个临时工,人们不在乎他们是否失踪,家人和施工队都没有报案。

专案组拿出模拟画像给负责人看,他只看了一眼,就确定是那个失踪的工人。

专案组通过线索找到了跛脚傻子的地址,他的父母在他家里被发现、兄妹。拿到了他父母的血样并送去了DNA房间测试对比,毫无疑问的身份,死的是那个瘸腿的傻子。

受害者的身份已经确认,工作队继续调查死因,通过纺纱剥茧,确保瘸子傻子基本被推倒挨打,而是因为时过境迁,很多证据都消失了,这个案子很难推进。

死者父母对此案漠不关心,我对我儿子的死不是很难过,冷静一点。专案组走访了傻子的几个邻居,都反映了一件事:自从那个傻瓜消失后,两年后,这家人盖了一栋新房子,经济状况有了很大改善。

刑警队先后走访了当年施工队的几名普通工人,他们的证词不一致,有点模糊,有的只是说不知道,完全不能说实话。

专案组的所有成员都被这个案子搞得不知所措,有实力,它像拳头一样打在棉花上。这时,刑警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打电话来的人说是傻子的工友,傻子失踪那天工头安排他休息,他去网吧打游戏了,晚上回来,隐约看见傻子的父母从工地走回来。第二天,他再也没见过傻瓜。所有人都不再谈论它,也没人在乎傻子。

看这里,可能大家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但是由于缺乏有力的证据,傻子的案子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个案子涉及的法医叫刘晓辉,比在法医工作中更多15年,尸检超过800具。他一年到头都经常出现在谋杀现场,手里拿着手术刀,解剖着腐肉,断奇案。

刘小慧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法医科学家之一“最年轻的老法医”。他把自己亲自破获的案件整理成文字,写了一本书《非自然死亡——我的法医笔记》

刘小慧在数百个场景中进进出出,看过人骨拼图的案例、杀妻骗保案、高管裸死等一系列大案。他说真实经历已经够震撼了,没有必要美化这个故事,所以书中的每个故事都来源于真实的案例。

故事中涉及的专业知识、案件处理过程,都符合当时案件的真实情况。现场检查、自体移植,器官测试、毒物分析,甚至是自体移植的顺序,完全符合,像教科书一样准确。

他一直坚持一个信念:法医学是一门专门研究杀人的科学,只比罪犯强,为了揭露和遏制犯罪。不管是破案,还是写写破案,他坚持要专业。

刘小慧一直相信,像法医、这些刑警专业人士写的破案故事,不仅仅是娱乐用的推理小说,还要做到分析社会问题,帮助读者认清人性,起到保护自己和亲人的作用。

刘小慧说:“生命真的很脆弱,我希望有人读完这些故事后,学会站在法医的立场、刑警在审视社会和人性中的作用,更好地保护自己。”

所以这本书不仅好看,而且具有社会意义,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拯救生命。

经过近两年的反复打磨,这本书终于上市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甄彭
    生命真的非常脆弱,希望有人看了这些故事后,能学会站在一个法医、刑警的角色看待社会与人性,更好地保护自己。
  • 欧阳界
    太可怕了,太没人性了。这难道不是谋杀吗?
  • 缪舆侥
    天哪,那普天下这么多桥…
  • 宰认
    不光是修桥,有些其它建筑也有这种情况,初次听说也是一位做建筑行业的朋友提起,非常震惊。
  • 聂职
    打生装后就顺利了,还真有那么邪门
  • 支喊
    就听说那种桥墩很深,人掉进去根本就捞不上来了,有掉进去的
  • 郎异谚
    是不是打生桩后,工地上人们就害怕了。然后就好好干活了?
  • 廉辖
    现在也有打生桩的,
  • 赏虚柿
    当成意外事故,家属也谅解,没人追究
  • 庾漓
    不是说川藏线上有个桥墩里就有个战士
  • 习株
    这样的事情大工地很正常,都是“意外”。施工方都是尽快赔钱了事,不会把事闹大。
  • 曾梅怔
    知道这很残忍,但听老人讲过打过人桩之后基本就万无一失了,不知道为什么
  • 方藤
    另一方面也是反映岀古人的智慧。[捂脸]
  • 暨烬忌
    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 不过这干土木留下这“陋习”是真不好!
  • 鲍黎
    这广告植入滴真让我措手不及[捂脸]
  • 计燕居
    打隧道。各项大工程。不有点意外还出奇了。大家心照不宣。
  • 杨桨
    现在没有人愿意被打生桩,更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所以其实现在几乎没有这个现象了
  • 满绽罩
    我们这有座大桥的桥墩就埋了一个工人,有五十多年了
  • 漆雕虚
    这个弯拐得我措手不及啊。看到最后发现是卖书打广告的。
  • 农嫡脯
    说了最后那件案子也没破?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