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鬼故事(简短鬼故事讲给女朋友)

简短鬼故事?最近有很多网友对这个问题充满疑问。还有朋友想弄明白简短鬼故事讲给女朋友。对此,武陵观察网收集了相关的内容,希望能帮助到你。

一双鬼眼

张骞是一个美丽时尚的女孩,在袁鹏集团工作,袁鹏集团是北京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拥有巨大的潜力。最近,公司搬进了新建的办公楼——袁鹏大厦,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张骞也认为未来是光明的,精力充沛地工作,经常废寝忘食。

这天,完成手头的工作,张倩从袁鹏大厦走了出来。准备打车回家的时候,摸手提包,我发现自己把手机忘在办公室了,然后他转身回到大楼。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四部电梯都不在一楼,张骞等了一会儿,外面来了两个老人,胖瘦,这也像是在等电梯。张骞看着它,不认识。这栋大楼里有几十家公司,三友家快餐店,24营业时间,每天都有许多人进进出出,人与人之间不认识很正常。电梯终于下来了,是空的,张骞走进电梯,两位老人没有跟着进去。正当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胖老头看着电梯,对瘦老头说:“电梯满了,让我们乘下一辆公共汽车。”瘦老头点点头。电梯门轻轻地关上了,电梯开始上升,张骞津津乐道那个胖老头独自在电梯里说的话,很奇怪:明明电梯里只有一个人,他为什么说电梯满了?瘦老头点了点头,他们看起来都不像眼睛不好的人,这是怎么回事?看看你周围,张骞突然感到一股寒气顺着他的脊背冒了出来,他们真的看到自己被挤在周围吗“人”?终于到了公司的地方13层,张骞几乎连滚带爬地爬出了电梯,冷汗湿透了衬衫。

来公司吧,同事小白还在加班。听了张骞刚才的经历后,小白笑道:,你一定被捉弄了,走,让我带你下楼。拿走了手机,张骞几乎是挨着小白走进电梯的。小白一直想追求张骞,但是我工作很忙,一直没有机会靠近,终于,他这次遇到了。于是,试着握住张骞的手,我的心像泡在蜂蜜里一样美丽,表面上,他装作若无其事,说道:“别怕,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电梯不断下降,终于到了一楼,什么都没发生。拍拍张骞的肩膀,说:“你看,那里有什么?”张钱长松了一口气,我也相信有人刚刚捉弄了我。他们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小白在后面,忽然,他发出“啊——”一声尖叫,指着电梯的天花板。“怎么了?怎么了?”张骞刚刚放下心,又挂了。“我——我刚才——看到一双眼睛 ——在天花板上。”小白断断续续地说道。“妈呀——”张骞甚至不能马上走路,软软地靠在小白怀里,还一个劲地往里钻。这时,但是小白温柔地抱着张骞,苦笑。张骞突然明白了,小白故意占自己的便宜,连忙从小白的手里挣脱了出来,一双粉红色的拳头无情地打了小白。

为张骞送行,小白回到了电梯,想起刚才“艳遇”,小白愉快地哼着歌《老鼠喜欢米饭》。无意间,瞥了一眼白色小电梯的天花板——天哪!一双眼睛,透过天花板的裂缝,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是错觉吗?小白揉了揉眼睛,那双眼睛还在,眼睛转了三圈。小白的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从1层到13层,小白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到13层了,小白想逃离电梯,却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了。匆忙,小白用他的手机拨号110,但是总是很忙,看天花板,那双眼睛又不见了。

第二天,小白把他遭遇鬼魂的事告诉了张骞,张骞说了声“骗子”,再也不要和他说话了。小白不得不继续紧张地在公司工作,如果你晚上乘电梯,一定要有人陪着。一个20多岁的强壮年轻人,胆小,变成这样,同事们不会嘲笑他。

没想到,几天后。同样的怪事在公司接连发生。先是同事裴大勇在卫生间发现了一具老婆婆的尸体,穿着红色绣花鞋,叫人来看却什么都没有。然后,一天晚上,项目经理苏伟独自乘坐电梯,听到电梯上方格格的笑声,我抬头一看,电梯里的灯突然灭了,打电话给物业检查,但是一切正常。再一次,在凌晨一点钟,发现大楼保安13地板上灯火通明,里面也有很多噪音,结果,抬头,灯又熄灭了,声音停止了,我只看到公司的走廊里飘着一个白影。

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下子,公司陷入恐慌。大楼里的其他公司也在考虑是否搬迁,在三楼24小时快餐店生意很好,现在营业时间也被迫改为白天。每天下午5点,天还没黑呢,在大楼里工作的人像躲避瘟疫一样匆匆离去,再也没人敢加班了,袁鹏集团的日常工作受此影响,福利开始下降,股票也开始暴跌。像许多同事一样,张骞也开始秘密分发简历,联系猎头公司,考虑跳槽。

鬼手

中午,小白邀请张倩去一家咖啡馆,说话神神秘秘的:“我不会再在这里工作了。隔壁有个会算命的老头,还能看风水,人称“半仙”,他说我们的楼是建在首都前的乱坟堆上的,撞鬼,这里每个人都会倒霉。”张骞听到后惊慌失措,问小白该怎么办。小白笑了,说他已经联系好了另一家公司,明天上班,如果张骞愿意,你也可以介绍她进来。张骞一时拿不定主意,因为她在袁鹏集团工作时间不长,如果你现在辞职,你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小白临走前说,让老头顺便给张骞算个卦,如果她继续留在这里,三天后会有大屠杀。

第二天,小白没来上班。张骞熬夜到下午五点钟,就在她准备打包离开的时候,项目经理苏伟递给她一份报告,叫她加班,统计数据,明天公司开会要用。张骞看起来不情愿,苏伟说不要怕,我让保安吴勇在公司陪你,给你双倍加班费。说完,苏伟匆匆离开了。

天渐渐黑了,在空荡荡的公司里,这里只有保安吴永和和张骞。这份报告有很多数据,完成所有的统计需要大量的工作,张骞觉得有点饿,给吴勇点钱就行,让他趁3一楼的快餐店还在营业,去买两个零食带回来。谁知道吴用要去,再也没有回来。当张骞完成他的工作,已经是晚上十点一刻了。伸个懒腰,张精神,下楼回家有点不自在。

整栋楼像墓地一样安静,只有张骞的高跟鞋发行“嗒嗒”的回响。电梯门打开了,张骞走了进去。12,11,10……电梯上的数字在变。忽然,“咣当” 一声,电梯在4楼和3建筑停止了,灯突然熄灭了,好像停电了。张骞的心揪成了一团,小白说的“被谋杀的灾难”它来了吗?

“有人吗?”张骞大声喊道,然后她拼命地撞门,但是外面什么都没有发生。拿出你的手机,张骞绝望地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我得在电梯里等人,张骞突然瘫倒在地,振作起来。慢慢地,慢慢地,张骞感到他的头在嘎嘎作响,声音由小变大,好像有人掀了天花板。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张骞看到了,干的、僵硬的手从上方伸向她,手指还在滴血……“啊——”张骞一声尖叫,晕倒。

醒来时,张骞第一次看到保安吴勇的脸,然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房里。吴用先道了歉,说他那天晚上到的3层,却发现快餐店关门了,除了张骞和他自己,整栋楼都是空的。准备上楼时,他在电梯里听到一阵阴森森的笑声,因为害怕,我不敢再上楼了,而是回到了楼外的传达室。张骞问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吴勇说十点半左右,他听到有人敲传达室的门,打开门看看,一个白影瞬间消失了,张骞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所以我带她去了医院。

虽然张骞是个女孩,但他善于分析事物,按照吴用的话说,她分析,这件事绝对不是闹鬼那么简单。但是没有其他线索了,张骞不得不回到公司工作。关于那晚,她告诉吴勇要保密,我没告诉任何人,只说自己得点小病,我去医院看了看,没关系。

鬼火是几点

张骞再次邀请小白去咖啡馆,详细讲一下自己的经历。小白说“被谋杀的灾难”事情都是我自己信口开河,只是为了和张骞在一起,没想到是预言。张骞平静地说:“小白,我知道你喜欢我,但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帮我找到那晚在电梯里救我的人就行了,如果这件事能查出来,闹鬼公司的秘密可能会被揭露,公司的利益不会继续受到损害。如果你是个男人,跟我合作吧,底部,而不是做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 张骞的话,让小白羞愧地低下了头,最后,他不情愿地同意了张骞,两个人一起秘密工作,底部。

真相必须从电梯开始,这晚,大楼又空了,张骞和小白拿着手电筒,来到发生事故的电梯前寻找。天花板上的裂缝还在,让张骞·小白爬上去看看,小白支吾了半天,从口袋里拿出一叠写有红色符号的黄纸,挖苦地说:“我让我邻居的算命师画了这个,无论如何,你能不能至少勇敢一点!” 两人哈哈大笑。接着,把白色的小黄纸放在你的头顶上,打开那条裂缝,花了半天的功夫,爬上去。电梯里什么都没有,两个人决定今天先在这里调查一下,明天再说吧。

就在两个人到达之后1层,电梯门打开了,在门外昏暗的灯光下,有两个老人站着,胖瘦,一本正经的。“是他们说那晚电梯满了!” 张骞冲着小白说道,同时也是给自己壮胆。小白“哗”1拿出一张黄纸,冲两位老人,我没想到这两个老人比小白还要惊慌,转身就跑。张骞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冲着小白喊道“追”只是跟进。于是,两个年轻人紧紧地追着两个老人,在街上跑。

两个老人冲进一条小巷,七乖乖地,我抛弃了小白,只有张骞跟进。张骞看见两个老人掀开了井盖,进了下水道消失了,再回头看,它不见了,小白,说了声“真没用”,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跑去下水道。

但是,下水道的井盖是从里面扣上的,张骞通过自己的力量发现,反正打不开。环顾四周,直到这时,张骞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一间半拆的平房,现在我在一个小院子里,周围是几栋破旧的楼房。突然,沉默地,几盏昏暗的灯从院子的四面八方射出来,摇曳着向张倩飘了过来。什么时候火越来越近,张骞有点害怕,是这样吗“鬼火”吗?终于,火光是什么时候移到张骞的,是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男人和女人,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支点燃的蜡烛。这些老人默默地包围着张骞,仇恨地看着她,烛光从下面映出他们的脸,像幽灵一样。

张骞担心如何脱身,突然,警笛响起,老人们都吹灭了蜡烛,再次消失在夜色中。警察很快就到了,从警车里出来,小白,张骞关切地问:“你还好吗?”张骞再也忍不住了,我扑进小白的怀里,哭了起来:“呜呜,你这个懦夫,现在怎么了?”

警察很快在下水道里找到了两位老人。在警察局,张骞和小白明白一切。原来,这些老人都是袁鹏大厦所在地的老住户,因为我没有拿到袁鹏集团开发商承诺的拆迁款,至今,他们只能住在这些没人住的危房里,靠捡破烂谋生。为了收回欠款,为了复仇,他们互相合作,前往袁鹏大厦导演了一幕幕闹鬼的故事。躲在电梯天花板上的是一个干瘦的老人,那天去救张骞,我抬天花板时划伤了手。

不久,一系列反映不良开发商压迫城市拆迁户的报道在北京各大媒体频频曝光,从内容上看,完整准确的数据,证明,就好像显影剂里面有东西“奸细”。在政府和社会的关心下,老人们终于住进了崭新的回迁房。张骞和小白都失踪了。据说,后来上线了“不买运动”的网友“童话情人”是他们两个的别名,他们与不良开发者的斗争也一直在进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