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公主肛裂而死(大宋公主肛裂而死电视剧)

大宋公主肛裂而死?最近有很多朋友对这个问题干到困惑。还有一部分人想弄明白大宋公主肛裂而死电视剧。对此,武陵观察网收集了相关的教程,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宁太平狗,不要做一个烦恼的人。如果有一天你穿越了,请祈祷不要经历宋朝的靖康时期,多祈祷,不要交叉成一个宋朝的公主……

一:被我的亲哥哥送到敌营来讨论和平

北宋,有个公主叫赵福晋,是宋徽宗的第四女儿,从小到大,我都是精致长大,也很聪明,被宋徽宗所爱,号称北宋第一美女,它的名声甚至被敌对国家徐金国所知。

赵福晋公主原名延庆公主,然而,宋徽宗觉得这个头衔并不能衬托出她女儿的美丽,给它起名叫莫德·迪吉。

茂者,美也,德者,才也,从这个标题可以看出,赵福金是一个充满爱和亲情的女人,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美女。

毛帝吉16岁时,嫁给宰相蔡京的儿子,迄今为止,毛帝吉的生活都是幸福美满的,直到那一天到来。

康元年,廖金淼,辽朝灭亡后,金立刻转过手指着宋朝度,这时的宋军已经很弱了,毕竟自己的皇帝只是个会吟诗作画的文人,因此,宋军无法阻止对徐金国的入侵。

然后宋徽宗匆忙退位,由毛帝吉的哥哥赵恒继位,打电话给宋钦宗,念靖康。

那一年,毛帝吉年方二十二,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但也是那一年,金国大军兵临城下,点名道姓要让宋徽宗送出毛帝吉作为议和的条件之一,否则会闯进帝都。

尽管宋徽宗极不情愿,但是情况比别人好,不得不答应徐金国不合理的条件。

此时的毛帝吉,反正我也想不到我最爱的爸爸,会把自己当成第一批讲和的歌手,宋钦宗兄弟亲自把他送进了鬼门关。

在被迫送去敌营的那天,后宫中的一根羽毛,被选中的女人哭了,闹了两声,上吊了三次,死活不肯去金军的阵营。

但是自从宋徽宗放下武器面对金军之后,放下皇室的信仰后,这些平日里金枝玉叶的公主再也回不去了,大宋和汴京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存在了。

可惜毛帝吉领悟得还不够深刻。

第一次被送到敌营,金国皇子完颜宗望一眼就相中了年轻貌美地毛帝吉,想和他做爱,但是毛帝吉宁死不行,结果,霸王被颜的手下灌醉后被迫低头。

毛帝吉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凌乱的衣物和隐隐作痛的身体以及身边躺着的丑陋的男人,聪明的她自然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被强行凌辱的毛帝吉忍住眼泪,掀开被子,拿起放在床边的剑,把这一切都忘掉,但是她的行动被突然惊醒的王艳红阻止了。

瘦弱的她,根本无法扭动双臂去争取从小就骑在马背上的强颜王宗。

毛帝吉拿剑的手被死死钳制,她看着那个夺走了她纯真的男人,一行清泪闪过我的眼角:“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颜王宗轻蔑地看着她,从她手里拿走剑:“汉族女人都这么无趣吗?也对,就连你们的皇帝也只懂诗画,没有什么是正确的。但现在你是我的女人,所以你不用担心,蠕虫仍然非法生存,为什么这样?”

毛帝吉嫩白的双手紧紧握拳,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放了出来。

严王宗没有说错什么,这就是大宋的命运,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为什么要让一个秀才当皇帝?

最后,只有弱者才值得流泪,只值得毁灭。

二:在敌营的日子

战时的女人很痛苦,哪怕毛帝吉是公主。

在第一批被派往金街的歌手中,许多汉族妇女被金人折磨,他们喜欢这些女人强奸时脸上悲伤的表情。

毛帝吉本以为自己也无法幸免于难,但是那天之后,王艳红好几天没来看她了,因为这是王子的女人,其他的金军也不敢对她动手动脚。

于是,那些天,毛帝吉也很少出去,整天呆在屋子里背诗词书画。

有一天,毛帝吉从其他一同过来的歌姬那里知道了短短十几天就已经有好几个姐妹死了,不知道他们是病死的,还是被折磨致死的。

青青悠悠我心,哟鹿鸣石页志平。无缘无故,毛帝吉想起了这句诗词,轻声朗读,我想起了和姐姐们在皇宫里无忧无虑的日子,但是在这个狂野的敌营里,根本没有这么美的句子,一切都那么庸俗。

看了这么多,不经意间有一行泪滴。

“中国女人就这么爱哭吗?”

突然那个熟悉而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毛帝吉杏目圆睁,怒斥:“你这个粗鲁的蛮子知道什么!只是一些只会折磨女人的蛮子人,卑鄙,无耻!”

颜王宗听后笑了:“我们是在折磨女人变得刻薄吗,还是把女儿或女人交给别人折磨更卑鄙?”

毛帝吉沉默了,长时间的沉默。

严走进的房间,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擦擦你的武器。

“你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你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吗?你呀,我应该向你父亲学习,毕竟,能救你一命。”

颜说完,停顿了很久,抬头饶有兴趣地想看看毛帝吉是什么反应,但毛帝吉一脸茫然,其实她也知道,现在她只能低头,只有低头才能保命。

所以这次,面对完颜宗望的求爱,毛帝吉没有拒绝,反正现在她已经没有灵魂了,剩下的只是一张死皮。

后来的毛帝吉也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从一开始的抵抗,现在安静的接受吧,没有喧嚣,毛帝吉只觉得自己这副适应了完颜宗望旺盛性欲的身体更显卑贱。

即便如此,毛帝吉也知道,我很幸运,和她一起被送到敌营的女人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现在在王艳红的占领下,相反,她可以多活几年,现在她不再考虑死亡。

毕竟,死在这里的女人,够了。

三:帝姬,死于的决裂

那些在在敌营的日子,虽然极其屈辱,但是在王艳红的保护下,毛帝吉过得还算比较幸运,但是即使在这样的一天,二十三岁,她成了奢望。

严王宗自从上次出去后就没回来过,毛帝吉也获得了短暂的宁静,但这种平静在一天下午被打破了。

那一天,毛帝吉被粗鲁冲进来的金兵带走了,就像一年前她被送到敌营一样,这次她似乎又要经历一次了。

“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我是王子的女人吗!”毛帝吉没有束手就擒,但是要努力抵抗。

“王子不久前生病去世了,现在你被奖赏给我们的首相,洪雁·尹喜勋爵,准备好为你的新主人服务。”

金兵面无表情地抓住她,把她送到另一个房间。

毛帝吉心中无比悲凉,一年前,最尊贵的皇族帝姬被变成了晋人双腿的奴隶,没想到之前的悲剧又重演了,燕王宗用强硬的手段夺走了她的贞操,但至少他还有一些人性,她也是仁至义尽。

但这一次,她不得不被当成商品扔给别人,在这个瞬间,毛帝吉的美貌也成为了一种罪过。

毛帝吉被押送到了宰相府,首相非常奢华,毛帝吉被押送至此后,一个会说中原语言的徐进女人把她带到后院,Brushly清洗她的身体,并送她回家。

等待时,毛帝吉几次都想自我了断,但毕竟我没有勇气。

这一刻,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恨,恨她的父亲为什么不抗争到底,相反,他选择让他的女儿去对抗敌人。

她恨,你为什么不在去的路上自杀,以至于现在我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毛帝吉有一瞬间也想过跑,但是你要去哪里?到处都是徐进人,就算武功绝世的侠客来了,也是飞不起来的,更何况她是个弱女子。

于是,这一次,毛帝吉没有了反抗,我再一次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我被一个与我的国家有深仇大恨的敌人羞辱了。

只是,这个洪雁·尹喜不像洪雁·王宗那样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她只是洪雁·尹喜的一个玩物,即使是最普通的士兵也会被羞辱。

在这里,毛帝吉被肆意地凌辱、玩弄,在这短短的十天里,她似乎流尽了一生的眼泪。

毛帝吉彻底成为了金国男人一个泄欲的工具。

在某一晚上,毛帝吉在被凌辱中,徐金国丑陋的脸逐渐消失了,相反,这是她长大的地方—繁华的汴京,她看到剧院又延伸了数英里,我看到一个乐队在敲锣打鼓,一个宁静而美丽的地方。

毛帝吉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划过我的脸颊,我再也没打开过。

关于毛帝吉的死因,历史上没有记载,好像在躲避,只有野史记载了四个字“裂谷而死”,也就是肛裂致死。

在和平年代,我们很难想象这个帝姬所受的屈辱,只有了解了她的故事,我才能感慨,和平来之不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