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松鬼楼(劲松鬼楼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

最近有很多朋友都在搜劲松鬼楼这个问题。还有少部分人想搞清楚劲松鬼楼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对此,武陵观察网收集了相关的内容,希望能帮助到你。

北京的张哥,房地产行业20年,熟悉这个行业的门道,我不做所谓的“专家”,只有20年的实践经验才能帮你解答问题。


这个系列只是回忆,钩住北京20多年来房地产市场的片断。只是一篇论文,既没有映射现实,或者预测未来。房地产市场的历史有点特殊,总是让人觉得幸运或者遗憾。


但没错,所谓普通人的生活,只是侥幸,一次又一次错失机会。后悔就好,让我们高兴吧,过去在这里。


一、

我第一次去劲松应该是8090年代中期,同学问我见过猪吗?我还没看过,一个月最多吃几次猪肉。我不仅没见过,我的同学几乎都没见过。也不要说猪,那时候,城里的大多数孩子都没见过狗。那时候,城市里不允许养宠物,猪和狗是绝对禁止的。猪很好理解,但是为什么不让一只狗呢,我还没想明白。


当时出了广渠门就很荒凉了,两边偶尔只有几栋小楼,大部分还是空地。劲松刚刚开发了几年,这座建筑建在卷心菜的边缘,和谐共处。不仅是猪,还有狗,还有鸡鸭。我无事可做。我抱住了公鸡,它不仅被咬了,好几天我都觉得自己闻起来像鸡屎。


这真的不是我的感觉,回到家,邻居大姐闻到了,问我为什么浑身都是味道。说实话,我去劲松看猪了。结果大姐立马变了脸,你怎么敢去那里,你不知道这里闹鬼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地名,也没人跟孩子谈这个。


第二天我问同学,这里闹鬼真的是传说,极好的。什么?半夜有人哭,鬼火在跑什么,最神奇的是他死了99个JC。


我们是一群小男孩,听完这个我就不害怕了,反而有探索的欲望。于是那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就去了,7/8点钟吧。我忘了是哪个区了,反正那时候区少,不是三区就是四区,许多建筑仍然空着,真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忘记了探险的过程,好像是烧完火柴就回家了,家里快十点了,差点被揍。但就在那个时候,我爸的一句话让我醒悟了:你还在寻找鬼魂,看起来你们是大楼外面的幽灵。


对啊,我们在大楼里划火柴,不就是一根粗的鬼火吗?又有多少孩子发牢骚,估计能吓走几个胆小的。


其实这是每个鬼楼的真相,它们基本上是什么“刷夜”脱离流氓,然后就是流浪汉什么的,没有住的地方。过来凑合一下。胆小的看到了火,听到了楼外的声音,据说这里还闹鬼。


那些年都是福利分房,好房子不好分配,哪个单位是一堆官司,几年分布不清楚。所以这些无人居住的建筑中有许多已经变成了鬼屋,只有劲松是最早的。


对了,在那些日子里,李文华先生别无选择,只能被枪毙。谁也说不清哪栋楼是鬼楼,就说是在李文华的房子后面,后来干脆就在他们家隔壁。据说愤怒的老人想把这段话写成相声,我不这么认为,雾已经过去了。


二、

劲松,其实以前叫贾松粉。传说是铁帽子王的家族墓地,太多的松树正在茁壮成长,我们必须用木头搭建一个架子来支撑松枝,所以叫架松。


这个地方应该有很多树林,因为我的同学说,当他的祖父解放后第一次来到北京时,他喜欢打猎。如果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你将进入山区,如果不重复准备,就会被打得团团转,劲松是主要狩猎场之一。我觉得这个地方什么都玩不了,打个鸟抓个兔子什么的就行了,离城市这么近,不可能有大野兽。


劲松这个名字应该是70只有在20世纪70年代,那是在盖楼开始之后。据说要成立一个街道办事处,必须有一个名字。而且贾松粉也有人不喜欢,所以我借用了毛主席的诗词“看着暮色中的劲松”的词,又好看又有型。那些年很多人的名字也是“劲松”,其实都是主席写的诗,省事儿。


但是这个单词应该怎么发音呢?当然是指“劲”字。大部分人都看jin,也就是“进”的音。不对,因为这是个多音字,把它当作名词来读“进”,比如用力、劲头儿、较劲、精力充沛等等。


但是如果用作形容词,比如金旅、劲敌、强大有力、风知草知等等,形容一个强大的时代,读“jing”,也就是“静”的音。劲松也是,标准发音应该是“静松”。有点尴尬,不是吗?这是因为我没说习惯,等习惯了再说吧,大概率会感觉比较别扭,因为别人不习惯听。


三、

劲松属于北京程楠,很多人接受不了,我一直觉得这是朝阳的辖区,应该是东城的。我一开始根本没想过这些事,因为根据老北京的说法,南北城只是二环内的一个概念,最多算城市,出城就是郊区,分南北城没有意义。


但是后来就出现了房价走势这种东西,还有朝阳的南边,尤其是东南三环,升值稍慢,必须有一个解释。于是,渐渐地,这个地方也被划为程楠,统一使用“南北屋”来解释,这会省去你的麻烦。


如果真的想仔细研究,可以计算一下,因为北京程楠也分南北,以两广路为界。劲松一定在屈光路以南,所以把它算作程楠并没有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因为西方没有这个概念,广门外无南北城,到了六里桥就分不了了,南面有利泽寿经贸园区和冯轲园区,强行划分南北似乎有些矫情。


事实上,劲松乃至朝阳南部地区发展相对较慢,除了历史原因,主要是那几天没有计划。当时还是7/80年代,能给单位职工提供一套房子,太好了,谁敢奢望什么配套设施。所以和方庄的整体规划完全不一样,这几乎是野蛮的。


我也问过一个老设计师,当时的想法是什么?就两个字来回答:缺钱。当然,缺钱不是一个想法,但这是实际情况。所以我们只能把房子建得尽可能坚固,它能经受住唐山大地震,其他支撑的东西都是细节。


看看劲松有多少单位,就知道当年的艰难了。我只知道北中、北内、北汽、北人、化设、化实、轻工部、有机部、纺织部、市政府等等,至少三十个以上的产权单位。这么多单位,如果遇到需要共同出资的问题,谁牵头,谁协调,资金怎么分配就成了问题,尤其是工厂单位太多,逐渐关闭并转向,也影响保养。


当然现在好多了,老旧小区的维护成为工作重点,劲松、武胜潘家园周边的自然区域应该是重点。在今年的新年致辞中,罗振宇严厉赞扬了劲松的转型,“劲松模式”估计会成为长期学习的标杆和典范。


四、

我很想让劲松改变,否则,我们在这里都会受委屈。在90年代,虽然劲松不是一个富人区,但是美食街在北京很有名。那时,程楠有两条美食街,除了方庄,就是劲松。方有点贵,劲松更适合。


每年夏天,劲松都很忙,那时候没有那么多限制,一条街上都是桌子。我经常先去美食和炸酱面,不知道有多好吃,但是当我到达程楠的时候我愿意去。后来,炸酱面大王也开了分店,在红桥。传说生意兴隆,真的爆炸了,三天前我吃光了店里所有的存货,来不及进货了,不得不暂时停业。这是今天真正的网上名人商店,自带流量不宣传。


有一段时间,最受欢迎的菜是芝麻油,据说是最正宗的麻辣烫。但是我的胃令人失望,只要吃多了油,就会吵。但是为了看起来时尚,你得咬咬牙,乐在其中,痛苦和快乐。


2000之后北京到处发展,渐渐的,我不去劲松了。婆家小区就是这样,逐渐有越来越多的老人,年轻人的比例在减少,美食街没有以前的地位了。


五、

上次去劲松,被朋友拉着去的,那是六七年前的事了。他的远房长辈被骗加入了投资,我相信所谓的“以房养老计划”。房子被抵押了,不过别人的骗子也把前几个月的贷款还了,从那以后我就不再负责了。眼看着房子要被拍卖,我能怎么做呢?


没办法,这些骗子真是肆无忌惮,连老人最后一口棺材都被骗了。老两口水深火热,幻想找组织单位解决,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30年前了。房子是你自己的,怎么处理人家单位管不着。


然后不知道结果是什么,问这种事情就是给自己添堵。现在,这种骗子就在这个老社区里游荡,利用独居老人不理解和炫耀的心理。我有时会想,让CPPCC提个建议吧,6050岁以上的老人必须指定监护人,没有监护人的护送许可,不允许办理物业手续,也许能拯救很多家庭。


但这只是一个梦,不是吗,这是对老年人的不尊重,而且人老了,很多时候,是不合理的。没办法,比如这个老龄化的社区,再怎么维护,也只会维护,弄不好过几年依然照旧。前些日子听说是一区的114最后,重建了建筑的原址,好事儿,希望越来越好。


仅供参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9条)

  • 扶臻宇
    作者有学问[赞][玫瑰]读者涨知识[祈祷][耶]
  • 阎清募
    劲松,一九八〇年前后就已经建好了一大批预制板式建筑(苏联整体模板预制组装式楼房,同时期在大庆也有,叫大板楼)。当时劲松东西向的大街已经成形,我从北京站坐车到崇文门倒41路(那时候41路是从正义路始发到劲松的,后来延伸到富力又一城,前几年就改成从劲松到富力又一城了可以直接到劲松总站,我姨家就在劲松二区209楼,旁边的是眉洲东坡酒楼,记得当年就有这个店。东口南北向一条街,往北是垂杨柳,双井,那里有北京照相机厂的门市部,曾帮朋友在那买了部120相机。往南是沙板庄,有个公交场站,往东是很窄的一条公路,给人感觉是乡下了。劲松各小区楼房是国家各大部建的,其中文化部建了不少,姜昆家听说当年也住在这里,是路南的四区。往西走是光明楼,再往西经过部队大院丶铁路桥丶体育运动委员会等就到天坛了。到八四年左右,我姨家搬到东架松了,是歌剧舞剧院自建的楼。那时候我第一次去超级市场是在劲松东口的沙板庄。
  • 皮晒蛮
    时光匆匆!小学、中学在劲松念的,读了您文章满满的回忆,学生时光涌上心头?
  • 麹阎台
    听章哥论北京的房产讲老北京的故事,老北京每个区域的名字都有生动形象的来历啊
  • 仉斧
    肚子闹腾,应该不是香油的事,估计是锅底太辣,或者油有问题。
  • 于谚
    我98年开始在眉州东坡酒楼后面水利部家属楼住了两年,很多美好的回忆
  • 侯虹
    [赞][赞][赞][玫瑰][玫瑰][玫瑰][握手][握手][握手]
  • 毕绊尤
  • 杨允
    [玫瑰][666]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