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水底有多恐怖(水底最深处到底有多恐怖)

最近有很多老铁对水库水底有多恐怖充满疑问。还有一部分人想弄明白水底最深处到底有多恐怖。对此,武陵观察网收集了相关的攻略,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

第一章:捞尸人

在中国南方一个角落的卧室里。

刺耳的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对着来电显示皱起了眉头,是老张。

老张是民间尸体打捞队的队长,顾名思义,负责帮人打捞尸体,这通电话是通知我有新任务要执行,他在电话里大致描述了一下情况,听完之后,我打瞌睡了,穿好衣服,骑着二手电驴赶往案发现场。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的名字叫孙,有二十三个,他是灵隐事务所的创始人,主业是驱鬼捉鬼,和死人打交道,基本靠一张嘴过日子。

 但是现在骗子太多了,人的堤防心理挺高的,再加上管理不善,该公司濒临破产,

为了生存,我通过各种渠道,开始一些私人工作,

老张的尸体打捞队是我赚钱的渠道之一,我们是合作关系,他介绍我去工作,事成之后我会给他30%的佣金。

事故地点是长安村附近的一座天然水库,当我到达时,这个地方已经被村民包围了。

人们指指点点,被广泛讨论,低声和什么东西交流。

水库边上,一位中年妇女跪在地上痛哭,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但他仍然不停地尖叫,呼唤他的儿子回来之类的。

 “小超,这儿!”老张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陪同他的还有一名遗体打捞队的成员,我低下了头,打个招呼。

紧急情况,不说不必要的废话,老张详细地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

死者是村里的一个木匠,不久前,一名路过的醉汉在水库边小便时听到有人呼救,紧接着,他看见一个人在水中扑腾,没折腾两下就沉了,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一个人形的东西站在水面上,吓得他魂不附体,连滚带爬回村报信。

“会不会是那个人喝醉了产生了幻觉?”我干这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接触过很多尸体,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鬼,大自然不相信有鬼,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鬼只是人们的想象,简单地说,是我心中的鬼。

“不管他看到的是真是假,一定有人掉到水里了。”老张,木匠的自行车在水库附近被发现,另外,也联系不上他,你几乎可以确认落水男子的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卡彭特是过去两个月里在水库中淹死的第三名受害者,

另外两个是村里的小学老师和食堂的老人,

过去每一年,偶尔水库会淹,但基本上所有死去的孩子都不擅长游泳,意外死亡,身体没有任何损伤或异常。

但是小学老师的尸体站在水下,就像站在水里一样,

打捞尸体的专业人员看到了这一幕,转身就走,说你什么都不想做,最后,警方出动了军队,派人潜水去找尸体,从下面拖上来,

潜水的是村里的一个渔夫,回家后我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恍惚中摔下楼梯,死。

这一次,可以说是巧合,

但是当他们找到老人的尸体时,发现老人的尸体站在水底,我胸口有个洞,我的心不见了。

赶尸人还是循规蹈矩,只负责找尸体,却不敢打捞,还是警察派人带上岸的,

次日,参与行动的几名警察集体高烧,其中一人的头被烧伤了,

警方压制了此事,只有尸体打捞队知道一些内幕。

奇怪的事情不断发生,村民私拉出来说水库里有妖怪,有水鬼之类的言论,加上这位证人的口述,搞得人心惶惶,这个水库已被列为禁地。

老张说这个地方很邪恶,让我自己称一下,我不在乎,收拾好家伙,准备出发。

死者家属痛哭流涕,但是我们毫无顾忌地谈了价格,制造噪音。

 谈好价格后,我带上大灯和工具,踏上村民独自准备的小船。

“警告,别逞强。”老张跟我说了几句,他没有下水的原因,主要是怕打破禁忌。

这一行有很多禁忌,比如雷雨天气,不能下船取回尸体,

如果同一具尸体三次都没有成功捞到船上,说什么也不能再动了,

每次我们下船取回尸体之前,你必须崇拜当地的水神、河神,我们必须在船上绑一只健康的大公鸡,收船后,擦掉公鸡的脖子,把它扔进水里,对...表示尊重。

在众多规则中,最重要的禁忌是不能钓站着的尸体,不管多少钱。

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一句谚语,站在水里说明死者的冤屈还没有消失,还连着身体,谁碰了就要帮他完成未竟的心愿,否则,灾难就会发生!

但那又怎样?

老子不信邪!

我生来大胆,愿所有的禁忌都破灭;没有什么是禁忌,我上次抬尸体的时候跟他聊过这个城市GDP的话题,我也没见过他骗尸。

什么规则不是规则,都是空话,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赚钱!!

划桨划船,一阵冷风从我的脖子后面钻了进来,我不禁颤抖起来,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周围的温度突然下降......

第二章:一只手

根据从老张那里学到的知识,先搜索水库边缘,水在流动,溺水的人经常被推到水边。

水库面积不小,占地约六七十亩,水底深不可测,最浅的边缘位置也有七八米深。

从上往下看,水库是圆形的,周围都是湿滑的软土,人们可以想象,如果你不小心滑下了岸,如果不是水性的,就会死!

我控制前灯,船桨不停地拨弄着水面上的塑料袋和杂草。

“噗通~”

突然的落水声吓了我一跳,它应该感觉像一条鱼。

夜间能见度极低,水质混浊,很难找,离岸边越远,温度越低,

让我觉得自己在冰室里。

“嗯?那是什么?”借助灯光,我看到不远处的水面上漂浮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将船开过去,仔细看看,看起来像头。

“你找到了吗?”黑色的是人的头发,但这明显是长发,而且老张说木匠都是短发,

发生什么事了,

还有其他受害者吗?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拿着护目镜,收回桨,拿出一个多功能延长棒,试图用球杆头的一端拨开凌乱的头发,以便确认他的身份。

奇怪的是,拔掉你的头发,头发还露在里面,

我移动杆头,触摸水下,没碰尸体,

换句话说,这不是人头,那是什么鬼东西?

常言道,好奇害死猫,我对自己的大胆毫无顾忌,想用棍子捡起来,找不到,就像生根一样。

我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了,戴橡胶手套,我要在船上抓住它,弄清楚。

“为什么阻力突然消失了?”我没花多少时间,我把他从水里抓了出来,我没仔细看过,一个黑色的东西从我的头发里窜了出来,向上向上,

是嘴,

是嘴巴!

它击中了我的护目镜,落在了船上,我盯着它,刚张开嘴对我说,原来是一个黑色的扁蛇头!

我很害怕,猛地抬起脚,它被踩成了碎片,船体也剧烈摇晃起来,差点没翻了。

我迅速把头发扔回水中,摘下护目镜,看一看,

右眼的晶状体上有一滩米黄色的液体,这应该是蛇头的毒液,

如果我不戴眼镜,我的眼睛不是吗......

想在这里吗,我又狠狠地剁了脚,蛇头已经腐烂成碎片了。

之前在新闻上看到一篇报道,一名厨师切下眼镜蛇的头,扔进垃圾桶,结果,当倒垃圾的时候,蛇头突然从空中飞出来,咬了他一口,使其中毒而死,

刚刚发生的事情应该和它差不多,科学解释:这是一种神经条件反射,低级动物并不完全靠大脑指挥身体,更多的在他们的肢体上

第三章:跟屁虫

警察通过老张找到了我,让我帮他们打捞尸体,

经过深思熟虑,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一来,会得到一笔可观的佣金,二来,我生来就有探索精神,不要刨根问底,我怕我睡不好。

当我来到水库时,警察已经记录了村民们的陈述,在100米附近设置了警戒线。

”你儿子还好吗?“老张也在现场,我请求帮助。

我摇摇头,不要表现出阻碍,这时,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是警察部队的队长,叫于明。

当我亲口讲述昨晚发生的事情时,余明抬起下巴,陷入了沉思,良久,露出为难的神色:”你怎么想呢?“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点奇怪。”我又说了一遍自己的臆测,余明的眼睛亮了起来:”当然可以。哇,你,讲逻辑,有角的,和那些肤浅颓废的村民不一样。“

“反对封建迷信,人人有责,守护民事司法从我做起。”

”好小子,所有人都喝醉了,你独自醒来,太好了。“张开手打一拍:”设备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试试看它是否合适。“

余明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你居然想让我穿上潜水服去水下取尸体,

他娘的,谁帮了谁?

但是我的话已经说出来了,覆水难收,虽然不情愿,只有硬着头皮。

”我忘了对你说过的话,其他人避免它是因为害怕邪恶,你倒好,我被几个词弄糊涂了?”老张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警告。

”手表行业旅游,谁会下地狱?“我谢绝了他的好意,实际上,潜意识里,愿意承担风险。

纸上谈兵,感觉浅薄,要想知道这些,就得去实践,我想知道水里的是什么,我也想挑战赶尸人的禁忌!

为了安全,警察派了四名带枪的警察,两个人一条船,帮我完成任务。

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气球要小得多,但立场没变。

把我的尼龙绳缠在腰上,提醒船上警员两次:”切记,如果绳子剧烈晃动,一定要帮我拉起来。“

当我准备往下跳的时候,一名警官突然喊了一声,顺着他指的地方走,我看到一双白色的鞋底!

仔细看看,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

如果尸体是站在水里,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你怎么解释倒洋葱呢?

冲洗后尸体下沉,费了好大劲才把它弄起来。

受害者是木匠陈家豪!

浸泡了一夜后,他的皮肤早就变色了,白色和黄色,眼睛突出,还夹杂着尚未褪去的血丝,

不要失望。这是!

尤为关键的是,他的胸部有一个血淋淋的洞,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了它,就像食堂的老头一样,心脏没了。

陈家豪一家整晚都呆在水库边,他妻子哭得嗓子都哑了,看到丈夫惨死之后,她不禁激动起来,晕倒过去。

“驱魔救人~驱魔救人~~”

我一着陆,老张往我脸上喷水,他说已经点着了“佛水”,可以抵御阴邪的侵袭。

我无语了,我自己就是这么做的,我知道这都是虚张声势,当不真实时。

旁观者,

吃瓜的人,

心痛的家属和全力维护现场的警察交织在一起,周围一片混乱。

人群外,一个靠在树后的穿红衣服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像其他人,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蜡笔,就像画画一样。

不要谈论孩子,连大人看到这一幕都要乱了,还有什么心情?

我悄悄凑过去,站在她身后,听到脚步声,女孩再也没有回头,全神贯注地挥动手中的画笔。

在一本纯白色的图画书上,有六个不同的角色,

其中五个角色头上有黑色的角,像恶魔一样,

另一只没有角,在背后画一件红色斗篷,做出超人的经典动作。

这个女孩的画并不粗糙,有些细节很微妙,每个恶魔的外貌和形象都不一样,

四男一女,其中,两个恶魔在身上画了大大的十字,女孩正在为第三个恶魔画叉子,每一笔都描绘得极其细致。

“小妹妹,你......”

“你想要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问,一个响亮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是个长胡子的男人,当女孩看到他时,她站起来扑向他。

“多少次了,不要到处乱跑,外面有一些吃人的怪物。“络腮胡子盯着我,抱起女孩往回走,那个女孩转过头,对我做了个鬼脸,清白。

我也没多想,回到犯罪现场,我想和我的雇主讨论一下佣金问题。

“滚!离开这里!小杂种小牛!!”死者家属态度比较恶劣,不,警察拦住了我,恐怕我要直接开始了。

真的让我很开心,以前是礼貌的,你是怎么把人捞上来就翻脸不认人的?

“小超啊,逝者为大,这对你也不合适。”余明像个好人一样出现了,抓住我的肩膀,从口袋里拿出五十美元:“先拿着这钱,事情解决了可以私下沟通。”

“呵呵,余兑在开玩笑。”我强忍怒火,把钱拿过来。

此刻,我终于明白抬尸要价是怎么来的了,他母亲是被迫的!!!

但是很快,我的愤怒被震惊所取代,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陈家豪有六个手指,小女孩的画中有一个六指恶魔,会不会是巧合?

想在这里吗,我迅速询问了前两个受害者的特征,

那位老师近视,一年到头都戴眼镜,

而食堂的老头是个地中海人,很像少女画中两个恶魔的形象!

“如果一个女孩画一个十字来代表一个死去的人,那么剩下的两个恶魔就是下一个受害者?那个超人是谁,会不会是凶手?跟女生有什么关系?”我满脑子都是问号,主要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太不可思议了。

要了解两者的关系,首先要了解女孩的身份,村里的人基本都认识,打听一个人并不难。

在我深思熟虑的调查下,很快就有了新的线索。

穿红衣服的女孩是陈依依,络腮胡是她的父亲,戏剧性的是,陈家豪是她的叔叔!

按理说,弟弟死了,弟弟应该伤心欲绝,但络腮胡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在家族群体中,平静而令人恐惧。

 “也很可悲,这孩子脑子有问题,村民们不喜欢她。”

这是大多数村民对陈依依的评价,据说她家里条件很差,小时候,我妈被别的村的男人拐走了,络腮胡子为了挣钱,去了威海当水手,把我的女儿交给我哥哥照顾,一年回不了一次家。

前几个月,络腮胡子突然回到了村子,我自己花钱盖了房子,带女儿过去,此后,总是一个人,不要和人说话,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疏远他。

巧的是,死去的老师是陈依依以前的班主任,上学期间,她多次偷同学的东西,还袭击同学,所以被学校劝阻了,

食堂老头的店就在陈家豪家的斜对面,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整理你的思绪,我决定去陈依依以前的学校一探究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