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世界军费排名(2021年世界军费排名前十)

2021年世界军费排名?最近有很多热心观众都在问这个问题。还有少部分人想弄明白2021年世界军费排名前十。对此,武陵观察网收集了相关的内容,希望能为你解除疑惑。


原创 MoneyKing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其著作中写道《罗伯逊战争的历史》写了这样一段话:


It was the rise of Athens and the fear that this instilled in Sparta that made war inevitable.


翻译成中文就是:这是雅典的崛起,以及斯巴达因这种崛起而积累的恐惧,让战争不可避免。


2012年8月22日,美国政治学者格雷厄姆·艾莉森在这里《金融时报》这句话被引入网站,抛出了一个问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他认为,一个新兴大国必然会挑战其大国地位,而作为一个大国必然会采取措施对其进行遏制和打压,两者之间的冲突甚至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艾莉森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历史上大国之间的博弈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修昔底德陷阱”。


1913年,德国GDP第一次超过英国,次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二战后,日本、苏联经济发展迅速,震惊了美国的经济霸权,美日、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冲突继续发酵,最终,苏联解体、日本的经济衰退结束了。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时刻警惕修昔底德陷阱。


和平只是国与国之间的默契,关键时刻的关键力量一定不是经济,但是军队。


但是从数据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武装力量与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不匹配。


论军费,2021中国的年人均军费开支是203.1美元,在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中排名最后,仅高于印度。


相比之下,美国的人均军费开支超过2000美元,它是中国的10倍。


中国军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军事工业是一个“渣男”行业,股票价格波动很大,很容易陷进去。


但是自2020年开始,军事工业已经改变了。


2020年以前,军工行业波动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军工企业利润没有持续增长。



比如某2020一只自1998年以来股价表现优异的军转股,实际上,在2020年以前,性能没有增长,股价也一直不温不火。


但是2020、2021年,这家公司的净利润连续翻番,股价更高,自2020本年度截止到现在为止,该公司的股票价格上涨了8倍。


这种情况并非独一无二,熟悉军工行业的朋友一定知道,2020年以来,许多军工企业实现了净利润的大幅增长。


我调出了中证军工指数成份股的详细情况,68仅在成份股中,2020净利润的年均增长率为38%,中位数是21%。


彻底打消了市场对军工企业业绩增速的担忧,中证军工指数在2020暴力事件增加了67.91%,成为当年最杰出的板块之一。


其实,隐藏在军工行业利润飙升的背后,这是一个军事投资逻辑的彻底转变: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资本在军工行业的定位是战略价值,但是商业价值不高。简单来说,企业的地位很高,但不盈利,糟糕的股东回报,在资本市场上,股票价格波动很大。


但这种现象在两年前开始改变,中国军工的底层逻辑开始改变。进入‘十四五’中国的军事工业正在从过去赶上来、技术型发展战略已进入大规模安装阶段,随着整个军工周期的到来。


周金涛曾经说过,“生命取决于康博”。


在我看来,现在是军事设施需求催生的大工业周期和修昔底德陷阱周期的共振。


参与军工行业的投资机会,大概率是正确的事情。


不过,就选择而言,主动粉底是比较好的选择。



石公公题材股(A类份额:004698,C类份额:011592)这只基金只是军工行业的主题基金,与中证军工指数相比,自2020从...开始,这笔基金花掉了超过40%的超额收入,并且领先幅度长期保持稳定


这种超额回报并非无迹可寻。


军工和投资者更熟悉的新能源汽车、光伏和其他行业有很大的区别。


由于行业的敏感性,军事工业的最新信息,普通投资者达不到。因此,军工的研究门槛很高。


正是因为这个特点,军工行业的主动型基金更多的是从一些信息缺口中学习,获得超额回报。


石公公题材股的基金经理是曾鹏。


他是市场上众多基金经理之一,对内,他是博时基金的高管,和一个公司董事、总经理、投资研究整合总监的几个职位,研究能力突出。


管理一个如此多重身份的行业基金,这种情况在业内很少见,所以人们会亲切地称呼他“总监级”军事基金经理。


我看得出来,管理人对于石公公题材股这只基金还是很重视的。


用于军事工业,曾鹏已经很熟悉它了。


在其管理的博时特许价值混合基金中(2018年6月21日至今),就已经展现了其用于军事工业行业的嗅觉。


2020年3季度,曾鹏江洪都航空(国防工业)已经成为第一大重仓股。


2020年3季度,洪都航空的股价中枢大约是30左右,而2020年年底,洪都航空股价一度超过60元。


3每月翻倍,这是曾鹏交出的答卷。


在投资方面,我们有两种武器,一把是β,一把是α。


大部分时间,这两者中要得到一个是不容易的,更别说两者兼得了。


但是,军事工业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处于产业上行周期中,同时也有主动管理超额收益的行业。


这是一个难得的鱼与熊掌兼得的机会。


相信我们国家军费跟上经济增长的决心,相信基金经理的专业水平。


左手β右手α,在资本市场赚钱,没必要这么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