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遗址为什么不敢挖(731遗址还有病毒吗)

731遗址为什么不敢挖?最近有很多兄弟对这个问题充满疑问。还有一部分人想知道731遗址还有病毒吗。对此,武陵观察网准备了相关的攻略,希望能帮助到你。

731部队正在研究细菌战,这是国际条约明令禁止的、毒气战,用于活体实验,这是大量的中国人、朝鲜人和盟军战俘——一个接一个,活生生的人!

因为它被用作这支妖军的称号,“731”当这个特殊的数字组合出现时,总会有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

日本国立公共文献图书馆(相当于国家档案馆),在2018这一年是公开的731留在军队名册上3607成员的真实姓名。二战结束70多年后,这是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时期的罪行、臭名昭著的731军队成员第一次被公开。这个列表包括了几乎所有731军人实名,是全面的理解731关于部队组成的最珍贵的信息。日本政府保持详细的731部队的档案也首次得到确认。


▲日本侵略者731军队物证陈列馆锅炉房旧址。

▲731部队使用的木制卷柜,卷轴上刻有“石井部队”字样。


二战结束已经70多年了,犯罪猖獗731部队,但他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甚至长期被人为掩盖。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学者专家,包括有良知的日本人,继续挖、揭露731军队的各种罪证,但是换不来日本政府731对部队所犯罪行的供认和供认。

挖掘731军队的真相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不管日本承认与否,事实是那里,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铁证。

731军队的创建者和领导者,石井四郎。

避免东京审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在未来三年左右,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了二战中的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辉原健二、半正四郎、松井石根和其他战争贩子被判处绞刑,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东京审判码头28甲级战犯,没有人是对的731对部队的罪行负责。731军队的所有成员,没有人被指控、审判,甚至在东京审判的整个过程中,没提“日军731部队”。

唯一一次,731军队最令人发指的行为——“人体试验”,偶然在法庭上被一位美国法官提及,然而,点到为止,模糊的。

1946年8月29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美国法官萨顿宣读了它《南京地区法院监察室敌情调查报告》,它提到:“敌人的多摩部队将俘虏的平民运送到医学实验室,以测试传染性血清的功效。这个单位是最秘密的组织之一,这支部队的死亡人数无法确认。”

法庭庭长问道:“难道你不想为我们提供一些关于所谓毒血清功效的实验室实验的证据吗?”

沙子说:“目前,我们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拿出更多的证据……”

在浩如烟海的东京审判史料中,我找不到任何与“人体试验”相关的继续问。美国法官“不想拿出来”补充证据的措辞,现在读吧,引人深思。

沙子提到了多摩部队,是日本侵略者在华北、华中、华南三大细菌势力之一,但是和关东军下属相比731部队,可谓是“一个小巫师在一个大巫师面前――感到相形见绌”。731该军是日本细菌军的鼻祖,生了一群徒弟和孙子。

MNF的总部设在南京,叫华东调兵防疫给水部。

1943年6月25日,731高级军官在总部大楼前合影。


在日本侵略者的作战体系中,每个前线部队都有防疫和供水部门的指挥部,每个师都有防疫给水部,另外,各个防疫供水指挥部也有分部。这些“牟防疫供水部”,有一个统一的名字——“石井风琴”。“石井”它指的是731陆军司令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曾经发明了一种战场净水装置,在日军中广泛使用,不仅在侵华战争中,在太平洋战争后期,孤岛上的日军之所以能撑下去,这个净水装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些是挂着的“牟防疫供水部”羊头的日军,从石井四郎和731部队在那里学到的远不止战场净水装置,他们真正的角色,就是研究和进行细菌战。

731这支军队成立于1960年1932年,捂住眼睛和耳朵,相继被调用“加拿大军队”(来自石井四郎的家乡)、“东乡军”(石四郎偶像东乡平八郎)、“满洲659部队”、“满洲2522部队”等名字,一直对外界说“关东军防疫吉水总部”。

这支妖军盘踞在东北哈尔滨的山寨区,在日本的侵略计划中占有重要地位。甚至在日军中也有流传“小哈尔滨,达达平房”的说法。

731大量囚犯被关押在陆军总部基地,主要是中国人、韩国和苏联,其中,中国人占绝大多数。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参加抗日战争的战士,他们中的一些人是被判定为苏联间谍的情报人员,也有许多妇女和儿童无能为力。

当一个人进来时731军队的监狱,在那些冷血恶魔的眼里,就不再是一个接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一个个都有生命体征“马路大”(日语意思是“圆木”,引申意义“试验品”)。它们的价值,它只是用来观察细菌的注射、在病毒之后,身体被一步步吞噬的过程,直到你痛苦地死去。他们的尸体最终会被焚烧,一点灰尘都没有留下。

可怕的人体实验,远不止这些。冻伤实验、毒气实验、压力抑制实验、活体解剖这些让人一听名字就不寒而栗的反人类实验,在当年的平房区731部队发生过无数次。3000至10000人死于731部队活体实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际法明确禁止细菌战,日军对此心知肚明。进行反人道、违反国际法的细菌战研究,性质极其隐秘。

731基地最初建在黑龙江五常县尹蓓河,19351989年迁至哈尔滨方平地区,圈定6在一平方公里范围内建造细菌部队的设施。这是一个极其机密的巨大、综合项目,4一家日本建筑公司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完成。

731至少有76栋建筑,指挥中心的所在地“四方楼”,占地面积约为l5000平方米,有各种各样的细菌实验室、冻伤实验室全年开放、监狱、解剖室等,也有人处理人类和动物的遗骸3火葬场。

以731陆军总部是核心,关东军撤出了6平方公里“特别军事区”,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杀人洞穴。

731十几年来,部队作恶多端,一直处在日本侵略者的高度保密之下。1942年4月,中国向世界公布了日军在华细菌战书面报告,但我当时并不知道731是军队细菌战幕后黑手。

1945年8月,苏联向日本宣战,出兵东北。关东军被打败了。石井四郎8月10日本率部仓皇退守日本。撤退之前,掩盖他的罪行,石井四郎下令轰炸所有主要建筑,烧掉大部分绝密信息,并且屠杀了当时特别监狱里剩下的人300多名“马路大”。

731军队的秘密,似乎在一声巨大的爆炸中湮灭。

但是,日本侵略者对731军队精心策划的保密工作,这不是它逃过东京审判的真正原因。事实上,东京审判前,美国对731军队的邪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为人所知。

1945年12月,逃回日本老家的石井四郎被美国情报人员抓获。他对日本军队进行的细菌战负有直接责任,731部队总司令,日军上尉将军,不管这是不是犯罪、职务、军衔,足以将他送上东京审判的被告席。

然而,石井四郎最终逃脱了审判。不只是他,731军队的大部分核心人员、研究人员,战后他们都安全回到了日本,甚至继续去日本上学、医院、和其他部门。这些前“凶手”,洗掉你手上滴下的血,做表面的改变,变成了日本社会“精英”。石井四郎经营着一家诊所,直到1959年因病去世。

他们制造的残忍、恐怖的历史,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历史上隐藏的一章

1981年秋,一个是约翰·W·鲍威尔的美国记者在《原子能科学家通报》讯奇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历史上隐藏的一章》。

那段隐藏的历史是一笔肮脏的交易:石井四郎是领导者731部队,条件是向美国提供细菌战信息,逃脱了东京审判。

世界一片哗然。

于鲍威尔1919年出生于中国,父母都是美国人。他的父亲是一名著名的记者,出版于上海,名为《《中国评论》或《远东札记与质疑》》的杂志。受我父亲的影响,鲍威尔也成为了一名记者,足迹遍布中国。

在中国,鲍威尔经历过“细菌战”。1940年5月、6月间,731部队飞了出去,大量鼠疫蚤散见于中国浙江。瘟疫很快在中国城市蔓延开来、在农村地区传播。

鲍威尔后来回忆道:“当时我正好在宁波……日本细菌战在当地的结果,许多中国农民像昆虫和蚂蚁一样被杀害……我很生气。”

1953年,鲍威尔回到了美国,他写了许多关于中国的文章,成了著名的“中国通”。在中国的经历,让鲍威尔始终对日本侵略者实施细菌战罪行耿耿于怀。他一直在收集相关证据,并写了几篇论述,但收获甚微。

直到1981年,鲍威尔是美国国家档案馆堆积如山的文件之一,发现关于731部队的线索,并且找到了日本侵略者研究和实施细菌战直接证据。

这些文件,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和盟军总司令部麦克阿瑟之间的密件,它特别记录了权利731审讯军队中的石井四郎等首要分子并移交有关人员。

鲍威尔后来回忆道:“很久,这些文件被列为机密。由于实施‘信息公开法’我刚刚得到它。”

实际上,远在太平洋战争之前,美国军事情报部门知道日本正在进行细菌战研究。日本投降后,1945从下半年到1946年底,美国情报机构收到了许多关于日本在中国东北进行细菌战研究和实验的匿名信,美国军方确信日本细菌战研究人员进行了人体实验,并具有大规模细菌战能力。

美军占领日本后,我们很快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很多日本细菌战部队的专家和将领,尤其是石井四郎被美国情报部门发现并逮捕。立刻“石井被关押了一段时间7周的秘密审讯”,在这7周当中,美国军方也20许多石井信任的人物(包括一些军医)进行了审判。

美国军方的审判一开始并不顺利。因为日军在战败前把细菌战部队的物资全部烧掉藏起来了,同时,命令所有参与者严格保密,所以美军很难获得有价值的物证和口供。

而石井四郎等人不配合审讯,这不是秘密命令,相反,他们也意识到自己对美军感兴趣“价值”,待价而沽。他们太清楚自己在中国做了什么,如果公平审判必然是重罪。

石井四郎、增田智贞等731军队的核心人员,通过私下参与美军审讯的日本翻译龟井贤一郎引用给美国情报官员:“我们愿意合作……如果你能给我们提供一份书面的免责保证,也许我们能得到所有的信息。”

为了迫使美国同意赦免细菌战研究者的战争罪行,日本人也打了苏联牌。冷战已经开始了,他们很清楚美国对苏联的敌意,因此,增田明威胁地对美国审讯人员说:“如果我们和一个共产主义者取得联系,他可能会告诉苏联。”

这样的“要挟”这真的击中了美国人的心灵。

1947年3月21麦克阿瑟在给美国政府的报告中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苏联检察官要求审讯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郊区从事细菌战研究的中将·石井、朱迪大学、天大笑……他们强烈要求分享美国获得的相关信息(细菌战)情报……苏联的要求表明731军队大量生产鼠疫杆菌、霍乱和鼠疫跳蚤。”

美苏的要求自然遭到拒绝。他们对石井四郎等人的审讯,其实不是为了审判。一份从东京发往华盛顿的审讯报告清楚地表明:“石井等人迄今提供的信息证明了这一确认、补充、这对完善美国细菌战研究的某些领域具有重要价值,对未来研究的新领域也有启发。”

石井等人已经和美国当局打交道一年多了,最后得到了救命符。

美国国务院是1947年99月的一份秘密文件明确指出:“731部队细菌战情报价值远远超过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行为所产生的价值,这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极其重要。”“不要承诺石井等人免于起诉战犯,但(你可以告诉他们),为了美国的安全,石井及相关人员不承担战争罪责任。”

美国没有向石井等人出具书面承诺,却“言出必行”,不遗余力地给石井等人“救人一命”。

首先是屏蔽新闻报道。1946年1月,美国《纽约时报》媒体披露石井四郎被捕的消息后,所有关于日本细菌战的信息、731军队的历史数据和其他报告,不再有媒体。直到东京审判后很久,有关日本细菌战内容也一直没有在美国媒体出现过。

其次,在远东国际法庭,美国充分利用了它的优势地位,让石井等人根本没有被起诉的条件。远东军事法庭对日军细菌战调查,麦克阿瑟著“保密”为了防止。其他国家法官提出的指控,要么被美国认为站不住脚,或者干脆无视。

在美国的保护下,石井等人终于成功了1948年3月。从那时起,远东的军事法庭不再接受新的证据——恶魔逃脱了审判,不受惩罚。

作为美国的回报,石井四郎等人交出了他们掌握的日军细菌战资料。根据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份秘密文件:“19细菌战研究项目的一个关键人物写了一份长期的60第页的人体测试报告”,还有一个20对农作物破坏实验的研究进行了多年,和一篇文章19人写的对家畜细菌战研究;“8000张幻灯片及人体和动物细菌战实验研究中解剖和病理观察幻灯片。其中,是关于坏疽的、鼠疫、炭疽的3这份解剖报告,有两本书一样长300页,另一本书长达700多页,报告中还有数百张人体组织培养的幻灯片图片。石井写了一篇关于他自己的文章20过去几年关于生物战各个方面的特别报道文章。”

为了这个信息的价值,本文件对此进行了评估:显然,美国在实用武器的量产上远远领先于日本,但是,日本对人体的研究是无价的,因为相比美国人通过动物实验推测细菌战效果的方式,日本人在人体上做实验得到的数据更直接更完善。

这些报告作为“密件”,直到1978它只是在1999年被提起的。但是“解禁”只有法律规定这些文件可以公开,文件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很少有人知道,很少有人对翻遍堆积如山的文件感兴趣。

直到几年后,鲍威尔发现了存放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文件副本。

反光材料

在鲍威尔1981文章发表于,让全世界一片哗然,“731”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国媒体上。有关731部队史研究,一时间成为二战史的热点和显学。

而中国作为日本细菌战直接受害国、731部队的位置,相关的研究和取证工作已经开始。只是,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研究进展非常艰难。

在上个世纪80多年前,中国学者对于731军队的研究非常困难。731部队驻地已被日军完全摧毁,世界上唯一的信息来源是书面材料,然而,由于美国和日本故意隐瞒这段历史,中国学者能看到的资料很少。

仍然,在信息闭塞的几十年里,中国学者还是尽力而为,最大限度地收集信息731部队和细菌战材料。

中国对731对军队历史的了解,最早的来源是苏联“伯利试验”。

美国人庇护石井四郎和其他人免受审判、享受独家细菌战信息的做法,苏联人对此心知肚明,但他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却束手无策。于是,苏联就在自己主导的对日本战犯进行的伯利试验中,审判日本细菌战犯,作为与美国角力的政治工具。

1949年12月,苏联单独扣留了12名731部队相关人员在贝里滨海军事法庭受审,确定了关东军司令山田以藏和731军成员,高桥龙都等12犯有制造细菌武器的罪行、人体试验、犯下细菌战等罪行。其中,山三被判有罪:在1944年至1945在他担任关东军司令期间,“他曾经领导过他所管辖的师731河堤100部队准备细菌战罪恶活动,鼓励两支部队使用细菌武器进行各种试验,对成千上万条生命的肆意杀戮。”

1950年,苏联出版了它《被控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的前日本陆军士兵的审判材料》,同时指责美国窝藏日本细菌战犯。当然,这些行动不仅未能阻止美国与石井等人的交易,相反,他们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就更秘密了。

▲731从四方楼遗址收集的血清瓶。

▲731部队使用的注射器。

“四方楼”航拍照

2014年“四方楼”初步挖掘后的航拍照片。外围区域是细菌实验室,中间的两个长方形区域是关押普通人的地方、关押抗日军人和外国人的特殊监狱。

锤骨培养箱的鉴定。


石井四郎家庭成员合影,右边一排是石井四郎。

▲Q报告封面。

田在苏联劳改营服刑6个月,根据新中国政府和苏联政府达成的协议,包括他969一名战犯被移交给中国,关押在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在这些侵略中国的日本战犯中,包括少量的原料731军队成员。除了山田,他已经在苏联受审,也有一些731部队成员,中国的转型、感化下,主动交代了自己犯下的罪行。

蛯原姫奈是其中之一。1945年2月,他接受了731军队初级士官的训练与教育,成为731军队的一员,并且经历过731撤军和销毁证据的过程。

根据他后来的回忆,抚顺战犯管理所,他没有遭受酷刑,但是得到了优待,这使他更加后悔731部队犯的错误。他和其他一些人731部队成员,我主动写了下来“反光材料”。

50年代初,这些由731部队里下级士兵写的“反光材料”,成了当时中国能掌握的东西、为数不多的关于731军队的重要数据之一。

1956年4月25日,在中国沈阳设立了特别军事法庭,对在押日本侵略者战犯中的36对一个首要分子进行了公开审判。包括731冯军林口162支队的榊原秀夫,还有11著名的抗日军人秘密派往731关东军宪兵队和特种高科技特工对细菌进行了活体实验。他们在审判中供认的罪行,也是731军队犯罪历史的又一证据。

只是,无论是榊原秀夫还是蛯原姫奈,都是731军队的下级,而且加盟时间很晚。甚至山田以藏,当他成为关东军司令时,他已经1944年,日本侵略者和731部队已经山穷水尽了。他们的证词,对于完全还原731军队的历史远远不够。

中国学者掌握的书面和口头材料,只是731一些内幕的黑暗角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对中国来说731部队研究,一度处于停滞状态。

直到80早期年龄,又出现了一个重大转折点。有良知的日本人,揭开了731军队的阴暗角落。

没有带进坟墓的秘密

几乎就在鲍威尔埋头美国档案馆寻找的时候731同时作为部队的相关信息,在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森村诚一开始说对了731搜索军队中的退伍军人。

根据森村诚一的说法,他正准备创作一部名为“死器”的小说,小说的背景选在二战时期,所以在材料准备的过程中采访了大量的日本老兵。在这个过程中,他偶然得知了日本侵略者中的秘密部队——731。

对二战史和日本军事史了解甚多的森村诚一对此感到惊讶,他从未听说过这支军队。进一步采访了解到的信息,让他更加震惊。

731陆军总部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细菌战科研生产基地。除了总部,731细菌力量也有几个分支,分布在中国各地。

如此庞大的组织,涉及的人很多。在战败后的几十年里,731军队中的大部分参与者已经回到日本生活。其他日本军队的成员,总会有人以不同的心态回忆那段战争历史、在军队经历,却唯独731部队,很少有人向外界透露他们的历史。那些日本老兵似乎已经把在中国的经历从简历中抹去了。

直到森村诚一一一找到他们,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前几天,731部队收到了撤离指令。

关东军司令部参谋官晁范春回忆说,他飞到了新疆(今长春),我和石井四郎在军用机场的一个机库里交谈过1几个小时左右,并传达了军方的详细指示:731所有部队解散,成员将尽快返回日本,所有证据必须永远从地球上消失;一个随身携带5装载数吨炸药的工程中队被移交给石井四郎指挥,所有设施都必须被炸毁;内部的“丸太”(俘虏),必须处理,放在锅炉里焚烧,然后把骨灰扔进松花江里冲走;53拥有博士学位的博士,必须用军用飞机直接运到日本。

石井四郎听到命令后会回去,突然停止,转过头来,不甘心的问朝志:“研究资料不能拿回去吗?”

“不,不能收回!”朝志当即拒绝。

随后,石四郎赶回哈尔滨,向731部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根据许多日本老兵的回忆,撤退时除了执行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石井四郎也亲自下达了三个军令,第一,不能说自己731军队经历,第二,回国后不能担任任何公职,第三,不能互相联系。很多人也一致还原了石井四郎的激烈言辞:“731军队的秘密要带入坟墓!”

《日本侵略者731陆军细菌战资料选登》主编、东北地方史研究室原主任王锡良告诉记者:“这三个军令相当于‘封口令’,此外,大部分731回到日本后,所有的军队成员都得到了一些经济补偿,大多数人一生都选择保持沉默,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不光彩的履历。”

因为森村诚一的小说创作,偶然瞥见这个单元的内幕,他一个一个地参观731军队成员。很多人都打破了“封口令”,那些记忆,在森村诚一的笔下复原731军队的真实历史。

森村诚一放弃了写小说的计划——那些731老兵讲述的恐怖历史,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处理更是令人震惊。他听到了、准确地写下你所看到的,以纪实的方式完成报告文学《魔鬼的饱腹感》。这也是第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731部队历史的公开出版物。

《魔鬼的饱腹感》1981年116月在日本出版,300一万册已经卖完了,日本在中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这本书出版后,日本右翼曾视森村诚一为眼中钉肉中刺。一些人建议森村诚一不要冒政治风险,不要制造麻烦,但是森村诚一对所谓的“危险”不要害怕。此后,他又在日本了、美国和中国做了进一步的深入采访,对原著进行了大幅删减和补充,日本Kaokawa图书馆出版了三卷本的新版《魔鬼的饱腹感——日本细菌战部队揭秘》,这三卷后来被翻译成中文,进入中国读者的视野。

《魔鬼的饱腹感》一本书的出版,在上个世纪80s在中间、日语和日本研究731军队的激增。

从日本方面来说,731军队中的许多参与者仍然活着,他们是最重要的731部队证人。在日本舆论的影响下,很多老兵在良心的谴责下开始突破“封口令”,日本学者获得了一批珍贵的老兵口述史料和民间史料。

除了这些参与者的记忆,还有很多731军队时期的文件、在日本发现了档案和其他材料。虽然日本军方下令摧毁731所有军队的证据,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严格遵循了这个顺序,包括下达命令的石井四郎本人。他要爆炸了731同时作为陆军基地的设施,把8000张的细菌战实验、解剖学和病理学幻灯片被秘密带回日本,这成了他后来逃脱审判的筹码。

1983年,731两份军队在中国的人体实验“实验报告”在旧书摊上找到的;1986年,731部队《冻伤试验报告》被发现,此外也有一些参与者的日记在日本国内被陆续公开,比如《京本集》、《摘录自金元》、《田真日记》等。

虽然日本学者对731军队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但是王锡良认为,应该还有很多的秘密材料没有被日本政府公开。能站出来讲述当年历史的老兵,大多数属于731军队中的下级士兵,他们真正接触到的731核心军事机密不多。

在中国,除了平房区的碎石,很难再找到了731部队的直接物证,但是,一个证人731军史这个特殊的见证群体进入了公众视野。

日本法院的判决

1995有一天,做过8英语老师在,和老公一起去日本留学的王选,偶然从一份英文报纸上读到一条新闻:第一场会议涉及731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研讨会在哈尔滨召开,会上,两位日本学者报告了他们在浙江义乌崇山村的调查情况731细菌战情况。

这则新闻中提到的义乌崇山村,它是王选父亲的故乡,也是她年轻时插队多年的地方。她听她父亲说起过这件事,抗日战争期间,夹攻馆8一个亲戚死于当地的瘟疫。这时候,王选,还没有把瘟疫和日本侵略者的细菌战联系起来。

王选联系了那两位日本学者,她精通日语和浙江方言,协助日本民间细菌战调查团到冲山村调查取证。所以从一个村子开始,然后发展到整个义乌,然后宁波,然后是江西、湖南……

浙江是日军进行细菌战重点地区。1940年7到六月底,731组织一支军队远征,在石井四郎的亲自领导下,细菌炸弹五次投在浙江。1941年春,细菌战范围扩大到湖南等地。

1942年,石井四郎因挪用实验经费被撤职降职,调到南京当第一军的医学博士。不过,在1945年重返731在部队晋升为中将后,石井四郎解释了当年的降职:如果他继续从事研究,他的职业生涯将走到尽头。为了得到更高的官阶,他需要实践经验。

确实如他所说,在那三年里,石井四郎是从中国很多地方逃出来的瘟神,在浙江、江西、山西等地,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指挥和实施细菌战。他甚至给了300010多名中国战俘感染了伤寒,那就放了他们,让他们传播瘟疫。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散布的细菌、中国感染病毒的人数恐怕会有几千万,以及那些被夺走生命的人,已经数不过来了。

随着日本侵略者731部队的黑幕被揭露了,那些瘟疫的肇事者终于被发现了。那些从瘟疫中幸存下来的细菌战受害者,很多人一生伤痕累累——那是对日本侵略者细菌战最直接的证明。

上世纪90年代,越来越多的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站了出来,开始向细菌战元凶起诉索赔。在对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的诉讼中,王被选为原告团团长。

王选在中间跑来跑去、日本和中国的证据收集程序,其实也是还原历史的过程,她认为这场诉讼“一种让世界了解历史真相的方式”。

“王选在取证的过程中,从中日双方收获颇丰731军队目击者的珍贵口述资料,此外,它还得到了许多日本学者的学术证词的支持,这些都对还原这段历史有很大作用。”王锡良说。

经过几次上诉、败诉、再次上诉的经历,2002年8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认定了日本政府在中国研制细菌武器及实施细菌战事实。731被长期掩盖的军队历史真相,最终在法律层面得到认可。这是王选和诉讼团经过多年努力取得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然而,中国细菌战的受害者至今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

“日本法院和日本政府的态度不同,日本政府一直不承认这段丑恶的历史。”王锡良说。

迄今,悲惨的南京大屠杀、慰安妇问题,和臭名昭著的731陆军细菌战人体实验,日本政府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承认。

揭开731军队的历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中国学者来说,731研究中最大的困难是图书馆缺乏档案。“国内相关文献较少,大部分信息还在日本,然而,这部分信息的披露仍然不足。”王锡良认为。

美国国家档案馆、图书馆等地有相当数量的二战时期的史料,王锡良认为,他们公开了所有的信息吗731资料?也许画个问号。

2001年和2007年,由于国际社会和国内学术界的压力,美国的批对批“731档案”解密了。解密后的文件分别存放在国家档案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和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2011年,哈尔滨社会科学院731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负责人杨前往国会图书馆科技与商业部档案室查阅这些美国解密档案。

杨对说道:“让调查专家大吃一惊,石井四郎向美军提供了大量原始实验报告,关于摧毁农作物的细菌战报告、对牲畜等进行细菌战研究,731部队多年来对细菌战全面总结以及8000多重细菌检验病理学、幻灯片等。”

以及核心信息,是731军队成员写的解剖报告。有三份报告:也就是炭疽报告“A报告”,坏疽报告“G报告”,鼠疫耶尔森菌报告“Q报告”。这三份报告是731与美军秘密交易的部分核心信息,能够证明731军事人体试验中细菌感染的直接证据,填补了国内数据空白。

“从90从20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中国的731该研究已基本形成中外馆藏档案、口述历史、以军事法庭审判材料为核心的较为完整的史料体系。”杨对说道。

切开地下魔法洞穴

2000年8月8日,位于哈尔滨平房区日本侵略者731部队驻地,迎来了第一次正式发掘。此时,与此的距离731部队的大本营建起来已经六十多年了,它已经被日军摧毁了55年。

1945年8月中,伴随着剧烈的爆炸,731总部的核心部分——“四方楼”被夷为平地。销毁证据,日本侵略者把魔窟炸成了一片废墟。

王锡良告诉记者,在1945在1996年被日军人为引爆后,731部队主楼的锅炉房只有几个大烟囱,剩下的几栋附属建筑也是空的,宝贵的历史资料被破坏了。在中国成立之初,我还没有完全理解这个废墟的历史价值。731指挥部旧址东翼先后为平房区政府、邮局使用;西威哈尔滨第二十五中学、由162中学使用。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对731军队的历史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后,它是在前总部东翼的角落里打开的“731部队犯罪证据陈列室”。

1985年,经过专家学者的论证,得到了确认和保护731陆军总部19犯罪证据网站。它被确认为二战期间最大的细菌战遗址群,它与举世闻名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具有同等的文物价值。

但这只是地上部分,地下部分一直在沉睡55年。

731陆军地下基地,包括特别监狱的地下细菌实验室及其残余地基、“四方楼”地基部分和鼠疫实验室以及其他地下遗迹。此外,一部分用来运输气体、水、电、燃气地下管网设施。挖掘这些地下设施,你不仅可以找到731更多军队的历史证据,也能对731部队历史更准确、综合还原。

不过,731毕竟部队从事的是令人恐惧的细菌战研究,挖掘它的地下遗址,被挖出来的可能不仅仅是设施、器物,731军队恶魔的种子会被触发吗?

后为黑龙江省文物部门和国家军医学院、美国国家预防医学研究院和其他机构的许多论点,终于确认发掘了、和其他防疫技术条件已经具备,这个刚刚打开731地下魔窟的大门。

遗址的发掘地点是地下中央走廊的开口处。根据已掌握的史料和证词资料,挖掘的第一天,我发现了地下细菌实验室。

发掘的第三天,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发掘出一座较为完整的蒸压锅炉遗迹。根据原731部队成员在伯利试验中的证词,这些锅炉被用来大规模生产细菌。锅炉的发现,让这个证词和证据完全吻合。

类似的情况在挖掘过程中反复发生。比如,在挖掘中发现了许多陶瓷贝壳碎片。这种炸弹是石井四郎自己设计的,它的外壳由陶瓷制成,很少炸药,在外壳外面的凹槽中,它是用来装细菌的。这样,爆炸时,只有弹壳破裂,不会造成伤害和细菌。

731部队驻地的这一次大规模挖掘,总增益1200残存的文物。

2014年,黑龙江省文物厅“四方楼”为重点,再次对731部队驻地进行了发掘。

虽然“四方楼”在731部队撤退前被彻底炸毁了,但是在这次挖掘之后,中国考古学家“挖”出了“四方楼”的全貌。

这个区域位于731部队驻地核心区南部中央,总建筑面积超过15000平方米,细菌实验室、特设监狱、一条走廊和四个院子。

“四方楼”这就像一个巨大的庭院,实验室像外墙一样被细菌包围,四周有墙的封闭的三层建筑。这是对中国的侵略731部队进行细菌研究、生产、以及存放活体实验的主要场所。

特别监狱是两栋建筑,位于庭院中央,是关押“实验材料”活着的人的秘密地方。特殊监狱和细菌实验室有四个方向的连接走廊,有多少活人,正是通过这些渠道,它们被送到了实验室,进行各种灭绝的活体实验。

这次挖掘,再次发掘各种遗迹1000余件,其中有近百个保存完好的瓶子,有些瓶子还能隐约看到“毒”的字样。

是的,日本军队731部队驻地的发掘工作目前仍在继续,预计将持续到2021年。后续挖掘重点,有很多名字让人不寒而栗:焚尸炉、细菌炸弹装配储藏室、特种武器开发工厂……更多的历史证据将被发掘出来,731军队的罪恶历史将更加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事实是这里,没有,因为日军试图毁灭爆炸的证据,就把731军队在中国留下的犯罪证据被抹去了,也不会被日本政府的各种否认所否定,被从历史中抹去。

去年8而今年1月,日本NHK电视广播两次透露731军队真相纪录片:《731军队的真相:精英治疗师和人体实验》、《731部队——人体实验就是这样进行的》,详细介绍731部队当年在中国进行细菌武器研究和人体试验的种种罪行,并首次公布了原作731陆军参谋长20几个小时的忏悔录音。

在日本,政府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一次次让人愤怒、趁牙齿还冷,日本社会的一丝良知让人看到了希望。

今年4月2日,日本几所大学的医学教授联合成立“请京都大学731审核军医所授予学位的会议”,呼吁京都大学取消731军事博士学位。京都帝国大学,京都大学的前身,曾经为731部队训练、派出了大量的医学博士。他们应该救死扶伤,已经变成了一群嗜血的战争恶魔——包括一手建立,一手长期管理731陆军的石井四郎。

14日,“请京都大学731审核军医所授予学位的会议”宣布,日本国立公共文献图书馆公开了731留在军队名册上3607成员的真实姓名。

外界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公开731部队数据。2016年,日本政府透露了一些信息,但以“战犯的家人会被找到”为了使许多部分变黑。在外界的不断要求下,日本政府最终将其公之于众1945起初731花名册,它记录了52名军医、49名技师、1117卫生兵实名等、级别和联系信息。这一个包括几乎一切731军队成员的真实姓名清单,是全面的理解“731部队”构成了最珍贵的信息。

在历史的镜子里,731军队和细菌战反映了邪恶、残暴。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挖掘和还原这一历史真相,这是战争的折磨,也是人性的反映,文明的进步。(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饶颈
    《刀的哲学》
  • 暨锈牙
    但对世界的医学贡献,推动了数10年,没有731,可能现在这么多病,还有正在找治疗方案的
  • 俞态奢
    731和其它类似的部队之所以能逃脱,是因为和美军达成了协议,731交出全部试验资料和报告,包含照片,以及试验流程换取不被美军起诉。
  • 颛孙摩
    《荒原城堡731》
  • 羊舌昌
    又能怎么样呢?拿他们没办法。
  • 黎炮衡
    勿忘国耻!
  • 宁梨弛
    对这段历史极不重视,直到85年才在本部大楼的西侧建立陈列馆,当时大楼还被学校占着。
  • 尚姻
    仍有很多中国人去日本买东西,,他们早就忘了历史了
  • 禹柒
    逃过东京审判是因为很多实验资料给了美国和前苏联
  • 尚嫁阴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该付出的代价一点不会少,只是时间问题。
  • 红布仗
    发奋图强勿忘国耻
  • 司寇吭糊
    勿忘国耻!血债血偿!
  • 西门蹈禁
    为什么放他们回去
  • 石造
    中国为何放弃对日战争赔款!
  • 籍拐
    真的是不可想象这些竟然是事实[发怒][发怒][刀][刀][刀]
  • 蔚鼻攀
    说美国好的,看看石井就知道了。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其行为所产生的后果。
  • 岳油翔
    铭记历史,不忘复仇
  • 蓝旗蛛
    什么时候能去日本把国仇给报了
  • 童主烫
    中日只有再打一次才能真正和平
  • 云必
    听见没,优待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