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头像看不出来是网图的(真人头像看不出来是网图的 学生男)

最近有很多朋友都想得到真人头像看不出来是网图的的回答。还有少部分人想弄明白真人头像看不出来是网图的 学生男。对此,武陵观察网整理了相关的教程,希望能帮助到你。

曾经靠短视频培训赚到第一桶金的刘茵,但现在我不得不退出市场。

7月6日,第一财经《谨防短视频培训骗局!只要你付了钱,那些“会长”“讲师”会消失》为题,详细报道了短视频培训行业的乱象和欺诈行为,但是刘寅说,整个短视频培训行业的乱象,远比记者报道的严重,迫使自己退出市场的原因,这不是行业不景气,不是说你们公司的业务能力不专业,但是这个行业骗子和公司太多了,“如果我想继续工作,或者你不得不附和他们,要么,必须转型。”

入场

自称连续创业者的刘茵,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已获得多轮融资,也是这家公司获得融资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短视频培训。

刘银说,自己进入短视频培训行业,其实挺偶然的,2017年时,以抖音、当以Aauto Quicker为代表的短视频行业开始崛起,出于兴趣,一边学习,一边录一些如何运营短视频的经验分享,之后,他以《短视频赚钱游戏攻略》为题,把这些小视频90人民币包装价格,上传到多个知识分享平台。

令他惊讶的是,本来“玩票”小视频包的性质,随着短视频行业的爆发,它很快就卖得很火60万份,销售额500多万元。

这让刘茵看到了短视频行业的创业机会,2021前半部分,刘茵和他的同事们在一起,开始了短视频培训的一系列版权开发,并于2021宣传和推广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

“当它第一次发射时,效果不错,它一下子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学生。”踌躇满志的刘茵,同时继续加大广告投放,一边组建微信群,在线辅导学生短视频运营。

但是刘茵发现,我公司的学生经常被“撬”。

“有一些人,先装成学生,加入我们的训练小组,使用微信账号提取软件,提取群友的微信账号,然后用新的微信小号,假装是我们的员工,并以短视频运营导师的名义私自添加学员,”刘银说,起初,他以为是同行之间的市场竞争,但是他很快发现,这其实是一系列涉嫌诈骗的行为“公司”混水摸鱼,他们以柳音公司的名义出售培训视频,但是收费比柳银公司高很多。

刘茵意识到,原本欣欣向荣的短视频培训行业,大量骗子公司涌入。他通过调查发现,这些欺诈机构,还具有明显的区域集中特征,比如,在他发现的机构中,大量注册地或总部位于湖南长沙。

第一次金融调查黑猫投诉、人民网留言板等平台发现,至少有近百起投诉与短视频培训有关,这些公司有一部分注册在长沙。

刘银说,在当地,在这些公司之间,通过朋友带朋友、师傅带徒弟,围绕短视频培训的利益链已经初步形成,他们相互“洗”流量,某公司被曝光,换个马甲继续躺着就行了。从裂变到10家,从10首页裂变到更多。

乱象

至于这些欺诈公司,刘茵认为,它们通常具有以下特征:

首先,大多数这些公司所谓的“讲师”,甚至不会亲自出现,他们的头,很多都是在线地图,但是他们会以官方名义招生,譬如,自称是某平台官方合作伙伴,获得交通支持,才能取得学生的信任,一些公司,甚至声称与某国家部委有合作,每个注册学生,也能得到国家的“就业、培训补贴”。

“如果我还以国家部委的名义‘补贴’名义,至少转化率可以翻倍10倍以上。但我做不到,因为我是真人,它是一个长期的品牌,而且,我们是获得融资的正规机构,股东也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刘银说,这也是一家投诉比较多的诈骗公司,他的公司没有理由抱怨,但结果是,但是自己做生意很难、学员被“撬走”。

第二,为了吸引学生付费,其中一些公司还会以各种承诺的利益进行虚假销售。譬如,学员第一个月能增加多少粉丝,能得到多少播放量,能赚多少钱等等。

“一些学生看一看,哇,这个机构太好了,确保我赚钱,也保证了我有粉丝、有播放音量,我被感动了。”此时,它不仅没有向学生承诺,相反,向学生强调“想做好,就得坚持”德银公司,似乎不是这样“香”了。

“实际上,你在网上搜索,几十块钱、几百块钱可以买几千个粉丝,数万次播放,”对于一些骗子公司来说,从培训费中收了三四千元,拿出几十块钱来帮助学生“买”播放量,自然是划算的。

“短视频行业,太浮躁了。”刘茵感叹,浮躁心态、对赚钱的焦虑、极度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很多学生想一夜暴富、迅速走红,但事实上,他们只是‘只看贼吃肉,我没有看到小偷被打’”。

“我也跟我们的学员讲,如果你想靠手机赚钱,你必须坚持,必须专业,你学完了还要提炼、优化自己,如果你没有专业知识,没有足够的时间成本,如果你连坚持都做不到,你短时间内赚钱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的行业已经很牵扯了,变得专业化了。”结果,很多同学听刘茵讲过这些行业的道理,摇摇头说“你太复杂了,那我还是换个公司吧。”

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短视频培训机构的说辞,水分很大。长沙某短视频公司所谓的讲师,在培训中,先后列举了几个短视频账号,这些账户动辄拥有数百万粉丝,他们都是在他们的指导下成立的,“做短视频很容易,他们能做到,你也能做到。”其中一个自称是“陶欣”女讲师指着一把扇子544万的“××影视”短视频账号向学生们声明,这个账号是我自己指导的,运作得这么好。不过,该账户的操作者向记者报告说,我自己也不知道“陶欣”,并提醒记者“不要被骗了”。

更让刘茵惊叹的是,就是对这些机构进行系统的防控,在这个系统中,甚至一些被骗的同学,我想善意的提醒一下新生,不要被忽悠了,也会发现,我一个人进不了这些公司的新班级,以免被举报,每节课,会改变链接,“每节课都是一个新网站,你事先并不知道这个网站,你进不去。”还有旧网站,下课后不久,它变得无效。

想投诉的老同学,无处抱怨,想想投诉渠道,也是线上投诉平台,或者线下市场监管部门。

退场

实际上,包括柳茵,已有多名老学员向长沙市市场监管部门反映被骗,包括第一财经、包括湖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在内的多家媒体也曾曝光过类似的短视频培训骗局。

为此,长沙市市场监管局还利用这些公司不正当竞争的名义涉嫌虚假宣传,这些公司受到了处罚,并要求他们规范操作,但是为什么诈骗公司还是层出不穷?

“我也很困惑,但现在我明白了,如果我是个骗子,我受到了惩罚,我会继续作弊,”刘银说,相对于骗子公司的收入,被罚款数万元,与每年赚几百万的诱惑相比,只有九根牛一头发,数万美元的罚款,还能拿钱吗、继续撒谎,为什么不做呢?“懂我意思吧,还是处罚太轻,没有太大的风险。”

刘茵也尝试过走法律途径,以知识产权的名义起诉对方侵权,但是律师告诉他,类似案例,第一,取证难,第二,损失难以界定,三则,像你这样的企业家,时间成本太高,而且,很容易被对方反制、报复。“花费这么多精力,哪怕最后亏了一万二,但是对我们来说,时间成本太大、跨度大,我真的没有信心做到这一点。”

“后流行病时代,本来(短视频)这是一个出口,但是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整个行业都是污秽的,也许结束了。”为此,不敢随便爬国家部委,又不敢胡乱承诺德银公司,好像有点“远远超过所有其他人”了,看着学生被骗、流量被拦截,无奈的刘茵,只能忍痛割爱,寻找另一个商机。

“(是的,这个生意)非常失望,我要打包转移。”刘茵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他以后不会再参与这种针对普通个人的短视频培训了。

(刘寅是文中的笔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卞人鸯
    我开发的短视频编导课程别人导出文字,又转手卖别人。最后还给我炫耀[捂脸][捂脸][捂脸]
  • 倪骂扛
    快手趁夜间管理员放松犯困,更是大行其道。诈骗都是晚上最多。
  • 龙骂蜕
    这个是不是骗子?
  • 封书皱
    实际上平台也在暗中推动着,使那些诈骗公司更加容易让大众得知
  • 侯存
    行业只要一火,绝对会被玩坏,这是定律。
  • 通仑
    我也被骗了好几千了
  • 梁丘润尧
    看到能挣快钱的都是一拥而上,电商,短视频,配音,小说,考证,每个行业都是从蓝海到红海最后变成诈骗集中地
  • 尤袖负
    想挣快钱的人太多,最后什么钱都挣不到。
  • 姬嘘
    做短视频的一定要看下,不要被骗了!!!!
  • 墨醋恕
    这行还有不是骗子的吗
  • 纪袖
    抖音上经常看到,不要上当受骗。
  • 胥窑
    还是我这个好,教你学一门才艺。到哪都可以把人送走,也能接活。[大笑][大笑][大笑]
  • 辛真篙
    想起了头条大V杜子建[捂脸]
  • 郏蕉
    哈哈哈,谁不想赚快钱
  • 蒯吉
    抖音太多太多了
  • 斜浮咱
    说的肯定跟我没啥关系,虽然我也卖一些专栏[偷笑]
  • 全童
    想挣快钱的人太多,最后什么钱都挣不到
  • 巢碾
    我只能笑笑,谁都想不劳而获。
  • 胡噪庸
    看啥都费劲。
  • 能宫
    在头条上经常看到这类的

    联系我们

    9384018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baban3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